達賴喇嘛說:

奧修是二十世紀成道的大師,用盡各種可能的方式,來幫助人類
克服意識發展的困難階段。



年少叛逆的拉賈──奧修小時候的名字

開悟前的晦暗時期





剛剛開悟,二十一歲,眼神豁然開朗。




學校畢業後



教授生涯






早期各地演講之時,能量沛然流動









奧修摯愛的外婆、母親和父親(他們兩人都成為奧修的門徒)


在阿姆山舉辦靜心營時期,像一把火在燒。


普那one的時期,奧修給予點化


能量加持


奧修去到美國


現代東方的老子在美國奧勒岡




被美國政府非法逮捕,他依然微笑



離開美國,展開盤旋空中的世界之旅


終於回到普那two,累了,也病了


在最後那段日子,還可以的時候,他撐著病體每天到佛堂帶領晚上的白袍聚會,
傾其剩餘的能量,燒旺普那two的靚火。


唯一的ㄧ次,他靜靜地躺在大佛堂裡,跟他所鍾愛的朋友們道別



然後他像普通人一樣被抬到火葬場,肉體灰飛煙滅


這是他的三摩地,現在除了提供給人們靜坐之外,也讓奧修靜心治療團體使用


他從無處來,也歸於無處


他說:我把我的夢留給你們



阿靚從1995年開始,就被他的夢給穿透了,不能自已,迄今。

附錄:

奧修小傳

1931—1953 早期

1931年12月11日:奧修出生於庫其瓦達、印度中部馬德亞普拉迪許省的一個小村莊。

他是耆那教布料商人的十一個小孩中最大的一個。他早年的故事將他描述為一個獨立而且叛逆的小孩,他質疑所有社會、宗教、哲學的信仰。在他青少年時期他開始實驗靜心技巧。
在1953年3月21日:奧修在二十一歲成道,當時他在傑巴普的耆那教大學主修哲學。


1953—1956 受教育時期

1956年:奧修從沙格爾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並獲得哲學頭等獎。

他是全印度辯論比賽冠軍,以及研究所金牌獎的得主。

1957—1966 大學教授與演講家時期

1957年:奧修被任命為拉普爾梵文大學的教授。

1958年:他被任命為傑巴普大學哲學系教授,他在那裡任教至1966年。

他是一個充滿活力與熱情的辯論家,他也在印度各地旅行,並對大眾演講,也在公開辯論場合中挑戰正統宗教領袖。

1966年:在九年的教學生涯後,他離開了大學而投入提升人類意識的行動。在一般的情況下,他一演講就會在印度大城市的露天場合聚集二萬至五萬人。在一年內他會舉辦四次為期十天的密集的靜心營活動。

在1970年4月14日,他發表了革命性的靜心技巧——動態靜心,它以一連串的無禁忌的動作與發洩開始,接著是一連串的寂靜與靜止。從那時候開始這種靜心就一直被全世界的心理治療師、醫師、教師以及其他職業的人所使用。


1969—1974 孟買時期

在1960年代晚期他的印度文演講已經出現了英譯本。

1970年:在1970年7月,他移居孟買,並在那裡住到1974年為止。

1970年:奧修在這個時期被稱為巴關希利羅傑尼希,他開始將尋道者點化為新桑雅生或弟子,那是一種自我探索與靜心卻又不棄俗的途徑。奧修在「桑雅生(門徒)」的詮譯上與傳統東方的觀點有很大的不同。對他而言需要被拋棄的不是物質世界,而是我們的過去、制約以及一代加諸於下一代的信仰系統。他繼續在拉加斯坦的阿布山區帶領靜心營活動,但是卻停止接受全國各地的演講邀請。他把他的能量完全投注於他周圍快速擴展的桑雅生團體。

在此時,第一批西方人士開始來到並且接受成為桑雅生的點化。這些人之中有一些是帶領歐美人類潛能運動的心理治療師,他們正在尋找他們自己內在成長的下一步。和奧修在一起他們體驗到了適合現代人的、融合東方的智慧與西方的科學的新式的、原創的靜心技巧。


1974—1981 普那教團時期

在這七年中他幾乎每天早上都有一場90分鐘的演講,並且在每個月以印度文和英文交替進行。他的演講對所有主要的靈性途徑提供了許多洞見,其中包括瑜珈、禪、道、坦特羅、蘇菲。他也談論佛陀、耶穌、老子以及其他的神秘家。這些演講被收集成超過600冊的書,並且被翻譯成50種語言。

在這幾年的晚上,他回答許多例如愛、嫉妒、靜心之類的個人問題。這些「達顯」被編纂成64本達顯日記,其中40本已發行。

在此時圍繞著奧修建立的社區提供了各種治療團體,它們混合了東方的靜心技巧與西方的心理治療。治療師們從世界各地被吸引而來,而在1980年這座國際社區贏得了「世界最好的成長與治療中心」的美譽。每年有十萬人進出此地。

1981年:他的背部出現退化症狀。1981年3月,在他進行了15年的每日演講之後,奧修開始了為期三年的閉關。基於需要緊急外科手術的可能性,以及他私人醫生的建議之下,他前往美國旅行。同年,美國的弟子在奧瑞岡購買了64000畝的土地,並且邀請他前往。最後他同意留在美國,並且讓別人幫他提出永久居留的申請。


1981—1985 羅傑尼希普南

一個模範農區從奧瑞岡中部的高地沙漠中產生。幾千畝貧瘠而且無經濟生存力的荒地被開墾出來。羅傑尼希普南市被組織了起來,並且最多可以供5000人居住。每年夏天舉行的慶典吸引了世界各地15000名訪客。很快的,羅傑尼希普南變成了在美國曾經出現過的最大、最受爭議的靈性社區。

隨著社區的成功,對於社區與新城市的反對也隨之而來。相對於在雷根總統主政時期美國社會各階層風行的反教派狂熱,各層級的政客也發起了反羅傑尼希的煽動性演講。移民局、聯邦調查局、財政部、煙酒管理局等機關,只是花下大筆納稅人的金錢,然後用非正式與枯燥調查來騷擾社區的其中一部份政府機關而已。在奧瑞岡州也有一些類似的花費不貲的活動。

1984年10月:奧修結束了三年半的閉關。

1985年7月:他每天早上都回到公開演講的場合,對集聚在佔地兩畝的靜心堂中的幾千人演講。

1985年9至10月:奧瑞岡社區被摧毀。

9月14日:奧修的私人秘書瑪.阿南德.席拉以及一些社區管理人員突然離去,而他們犯下的全部罪行——包括下毒、縱火、監視器偷拍以及殺人未遂都被揭發出來。奧修邀請執法官員調查席拉的罪行。然而有關當局卻將調查視為完全摧毀社區的絕佳機會。

10月23日:在波特蘭的一位聯邦大法官以相對較輕的移民詐欺罪秘密起訴奧修以及其他七人。

10月28日:在北卡羅萊納的加洛特市,聯邦與地區官員未帶拘票,並且用槍指著奧修以及其他人而逮捕了他們。在其他人都被釋放的同時,奧修不准交保而被收押了十二天。一段到奧瑞岡只要搭飛機五小時的路就花了四天。在途中,奧修被禁止與外界聯絡,並且被強迫用大衛華盛頓的假名在奧克拉荷馬州立監獄登記。接下來的事件都指向當奧修在艾爾雷諾聯邦感化院時可能被人用重金屬「鉈」下了毒。

11月:在奧修的移民案件上的情緒與宣傳越來越大。因為害怕奧修的生命與門徒的安危在瞬息萬變的奧瑞岡州遭到不測,律師團同意在原來35項控告他的罪名中選擇兩項行使阿爾福特式抗辯。根據這種抗辯規則,被告在可能被起訴時仍然可以保持清白。奧修與他的律師團在法庭上保住了他的清白。他被罰了四十萬美金,然後被美國驅逐出境。

在另一方面,在波特蘭的美國律師查爾斯透納,公開承認政府有意摧毀羅傑尼希普南。


1985—1986 世界之旅時期

1985年12月:印度政府試著藉由取消發給奧修私人看護的簽證來孤立他。

1至2月:他到達尼泊爾的加德滿都並且在接下來的兩個月中每日發表兩次談話。在2月時尼泊爾政府拒發簽證給拜訪他的人以及他的隨侍人員。他離開了尼泊爾並且展開了一段世界之旅。

2至3月:在他的第一站、希臘,他獲得30天的觀光簽證。但是就在18天之後,在3月5日,希臘警方闖入他住的地方,用槍指著他然後逮捕了他,然後將他驅逐出境。希臘媒體報導指出印度政府與教會的施壓促成了警方的介入。

在接下來的兩週中他停留、或要求准許進入美洲與歐洲的17個國家。這些國家不是拒發簽證,就是在他到達之後撤消了簽證,然後強迫他離開。有些國家甚至拒絕他的飛機降落。

3至6月:在3月19日他到達烏拉圭。在5月14日烏拉圭政府舉行了一場記者會宣稱他將可以獲得烏拉圭的永久居留權。烏拉圭總統山古那提,後來承認他在記者會的前一晚接到了一通華盛頓打來的電話。他被告知如果奧修獲准留在烏拉圭,那麼烏拉圭所積欠美國的60億美元就必須馬上歸還,並且不准再貸款。奧修在6 月18日被下令離開烏拉圭。

6至7月:在他被牙馬加與葡萄牙驅逐出境的次月。總計有21國拒絕他入境或者在他抵達後馬上將他驅逐出境。在1986年7月29日,他回到了印度的孟買。


1987—1989 奧修國際社區時期

1987年1月:他回到了在印度普那的教團,並且將之重新命名為羅傑尼希達姆。印度政府也重新開始拒發簽證給奧修的友人。

1988年7月:在每天晚上的演講之後,奧修開始舉行14年來第一次個人帶領的靜心活動。他也發表了一種稱為神秘玫瑰的革命性靜心技巧。

1989年1至2月:他停止使用「巴關」這個名字,只保留羅傑尼希的名稱。然而,他的弟子要求稱呼他為「奧修」,而他也接受了這種稱呼的形式。奧修解釋他的名字是起源於約翰威廉斯的字「海洋般的」,它的意思是溶入海洋。奧修說「海洋般的」是描述經驗,但是經驗者呢?對經驗者我們使用「奧修」這個字。同時,他也發現「奧修」在東方的歷史上也曾經被使用過,意思是「受祝福的人、天上的花灑落在他身上的人」(譯註:osho發音相對於日文當中的漢字──和尚,含意深長。)

1989年5至6月:奧修因為中毒的效應而處在休息狀態,在當時中毒已經嚴重的影響了他的健康。

1989年7月:他的健康情況好轉,並且出現在節慶期間的靜默達顯中出現兩次,現在這個節慶被改名為奧修滿月節。

1989年8月:奧修開始每天在佛陀廳晚上的達顯中現身。他為一個稱為「奧修白袍兄弟會」的特別白袍門徒組織揭幕。所有參加夜間達顯的門徒與非門徒都要穿上白袍。

1989年9月:奧修放棄了「羅傑尼希」這個名字,象徵他與過去完全斷絕關係。他簡單的被稱為「奧修」,而他的教團也被重新命名為「奧修國際社區」。


1990 奧修離開他的身體

1990年1月:在1月的第二週,奧修的身體明顯變得更虛弱。在1月18日,他的身體已經衰弱至無法到佛陀廳的程度。1月19日,他的脈搏變得不規則。當他的醫生問他是否應該準備心臟復蘇術時,奧修說:「不,就讓我走吧。存在會決定我走的時機。」他在下午5點離開了他的身體。在晚上7點,他的身體被帶到佛陀廳舉行慶祝儀式,然後被帶到火葬場進行火化。兩天後,他的骨灰被帶到奧修國際社區,並且被放置於莊子廳裡他的三摩地當中與他如下的墓碑銘文放在一起:

奧修

從未出生
從未死去
只是在1931年12月11日至1990年1月19日之間
拜訪了這個地球

摘自Osho World Foundation網站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14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