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JY來到比利時參加研討會,我們規畫了五天的時間探索這個國家。

  因為實在太想去瓦隆大區(Wallonie)看看,這一區是人們比較不熟悉的地方,所以在Airbnb找了一間度假木屋,地點十分偏僻,位於那慕爾(Namur)和迪南(Dinant,見此篇)之間的小村莊韋皮翁(Wépion)。

  訂完房間才發現韋皮翁是比利時的「草莓之都」,在兩次大戰期間突飛猛進的發展,直到1960年代達到巔峰,幾乎家家戶戶都在種植草莓。

  如果想要品嘗「韋皮翁草莓(Fraise de Wépion)」,六月到十月是產季,在路邊或當地的水果攤都能買到。

--

住宿分享

  我們當天早上先參觀了新魯汶(Louvain-la-Neuve)的艾爾吉博物館(Musée Hergé,見此篇),接近中午的時候搭火車前往那慕爾,再轉搭公車到韋皮翁。

  房東Jean-Pierre非常客氣,我們入住之後主動問我們需不需要到賣場去採買,還開車載我們去附近的家樂福採購!

  我們在歐洲旅行都是自煮模式,在當地的超商也可以買到許多特產,因此我們買了許多啤酒淡菜,當然還有當地的零食

圖說:某一天的晚餐,酒煮淡菜和我最愛的芝麻葉

  我們入住的小木屋位於Jean-Pierre房子的對面,如果有問題很快就可以找到房東解決。

  小木屋位於樹林邊緣,外頭有秋千可以讓孩子玩耍,環境非常清幽、舒適。

  最貼心的是雖然小木屋裡沒有洗衣機,但房東願意幫我們洗。我們採買完衣服也洗好了,還讓我們把衣服曬在他們的院子。隔天我們玩回來,發現衣服已經幫我們收好放在房間了,真的非常溫暖!

  真心推薦給大家!

圖說:這間小木屋就是我們睡上兩天的地方,雖然面積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最重要的是非常有質感,我很喜歡!

 .網址:https://www.airbnb.com.tw/rooms/6035810

 .優點:可以烹煮食物、價格合理、環境清幽、距默茲河岸很近,走一段路就可以看到河景,很適合散步。

 .缺點:面積不大(只有25平方公尺)、浴室很小間、沒有提供洗衣機(不過房東願意幫我洗)、不在鬧區(但有公車可以接駁)。

--

旅途記事

  我們把一切都安頓好,就搭公車前往那慕爾市區。

  我們在距離那慕爾城塞(Citadelle de Namur)最近的公車站-軍事廣場(Place d'Armes)下車,興奮的往城塞的方向走去。

  途中經過那慕爾考古博物館(Musée archéologique de Namur),位於桑布爾河(Sambre)和默茲河(Meuse)匯聚處不遠。

圖說:途中經過的那慕爾考古博物館,為比利時最古老的博物館之一,前身是16世紀精肉業者的同業公會建築(Halle al'Chair),橋梁路(Rue du Pont)那側的西立面上有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的皇家紋章

  考古博物館對面有間火車模型店-火車箱(La Boîte à Trains),子台一看到就整張臉貼在櫥窗玻璃上,簡直想破門而入,無奈當時店家已經過了營業時間,我們好說歹說他總算願意繼續前進。

--

  過了橫跨桑布爾河的博物館橋(Pont du Musée)後,就來到了城塞山腳。

  那慕爾城塞是當地最有名氣的景點,時間不多的我們選擇只挑重點看,因此我們二話不說,開始走上山!

  平常就有在健行的子台腳力其實不差,但他最討厭的就是一直不斷的上坡,每次上坡就好像要他的命一樣,幸好上到城塞過程有許多可以吸引他的事物,讓他不致於一直哀哀叫。

  好不容易走上來,正當我欣賞眼前雄偉的建築時,子台竟然在這個時候想大號!

  我真的快被他搞死了!

  我們四處找了又找、找了又找,就是沒找到廁所,情急之下,JY只能帶著子台去樹林深處解決。

  過了半晌,他們父子倆回來了,子台的笑容有點詭異,JY的臉則鐵青著,我心想:「大事不妙!」

  原來是JY在子台大號完,發現他身上竟然沒有衛生紙,情急之下只好抓了片葉子擦拭,愛乾淨的他覺得渾身不對勁,一直想找地方洗手,無奈城塞就像一座荒城,連水源都沒有!

  我拿出飲用水讓他洗完手,他緊繃的臉部才略顯放鬆。

  至於子台的感想則是天差地別,他偷偷在我耳邊說:「媽,我覺得用葉子擦屁股好軟好舒服喔!以後我都想用葉子擦屁股!」

  聽完之後,我和子台相視而笑,媽媽一副「我懂你」的表情,轉頭再看JY的苦瓜臉,形成了強烈對比。

  不正經的我再也忍不住放聲大笑了出來!

--

  那慕爾是通往亞爾丁地區(Ardenne)的門戶,默茲河和桑布河匯流之處,自古以來便是兵家必爭之家。

  《那慕爾之圍,從凱撒大帝到霍奇斯將軍(Namur en état de siège. De Jules César au général Hodges)》一書講述了這段長長的歷史:凱撒侵略,中世紀也發生多次的圍城戰,第二次世紀大戰中著名的突出部之役(或稱第二次亞爾丁之役,Bataille des Ardennes)也是在附近發生。

  那慕爾城塞是歐洲最大的城堡之一,從最初的伯爵宅邸演變成擁有新式大砲的複合式軍事防禦建築,見證了一千多年的歷史。

  我們登上城塞最高處,俯瞰那慕爾市區默茲河,風景真的美到不可思議!

  默茲河是法語的念法,在荷蘭語中稱馬斯河(Maas),與流經巴黎的塞納河(Seine)同發源於法國的朗格勒高原(Plateau de Langres),經比利時東部,最後在荷蘭注入北海

  我記起我在2009年7月時在同一天造訪馬斯河流經的列日(Liège,見此篇)和馬斯垂克(Maastricht,見此篇),那天天氣陰,河水的顏色看起來灰灰暗暗的,一點也不若今日所見如此碧綠。
圖說:橫跨於馬士河的橋梁非常多座,圖為詹伯橋(Pont de Jambes),又稱默茲橋(Pont de Meuse),是一座歷史非常悠久的石拱橋,可追溯至羅馬時期,幾經整修,目前橋身共有七個拱,中央的拱較大,長145公尺,因連接默茲河左岸的城塞山腳和右岸市鎮詹伯(Jambes)而得名。

圖說:默茲河右岸是另一個村莊-詹伯,這個村莊的拼寫方式與法文的「腿(jambes)」一模一樣,實在有夠好笑!
圖說:橫跨默茲河上的橋梁眾多,圖中的三座橋代表著三種功能,由近至遠分別是人行橋-闊步橋(Passerelle l'Enjambée)、汽車高架橋-亞爾丁橋(Pont des Ardennes)和鐵道橋-盧森堡橋(Pont du Luxembourg)。

  古人喜愛登高望遠,今人亦不是如此呢?

  我們在瞭望臺上待了好久一會兒,從高處欣賞這座城市的風光,

  倏忽,刺耳的消防車警示聲不曉得自哪兒竄出,仔細找了一下,發現城市的一角冒著濃濃的白煙,警示聲持續了好一陣子才停止,不曉得有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我在Google Maps上看到城塞的腹地裡有一座名為法比奧拉皇后公園(Parc Attractif Reine Fabiola)的兒童遊樂區,子台吵著要去玩,於是我們往城塞後頭草地露天劇場(Théâtre de Verdure de Namur)找去,找了半天也沒找到。

  後來我們決定另一條林蔭小路下山,無意中還見到許多地道的入口,雖皆以鐵柵欄圍起,我們還是對著深不見底的內部窺視許久,心想要挖出這些錯縱複雜的地道,應該花費了不少人力和時間,也為那慕爾城塞贏得了「歐洲的白蟻丘(Termitière de l'Europe)」的美譽。

--

  下山後,我們再次來到軍事廣場,這裡好似是那慕爾人潮最多的地方。

  廣場上的建築,其前身為交易證券所(Bourse de Commerce),是一棟以磚塊和石灰岩建成的新文藝復興風格建築。

圖說:新文藝復興風格的前交易證券所的歷史很新,建於1932年,於1934年落成。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轟炸期間,軍事廣場上的數座被摧毀,戰後德國支付的賠款用於重建工作。目前是現代化的會議中心,為了紀念過去的功能,命名為「La Bourse」。

  我們走向後方的鐘樓(Beffroi de Namur),這鐘樓看起來沒什麼,可是它卻身躋世界遺產之列。

圖說:那慕爾鐘樓,又名聖雅各塔(Tour Saint-Jacques),建於1388年左右,原為聖彼得教堂(Collégiale Saint-Pierre-au-Château)的鐘樓,後因1745年的圍城戰後,教堂被毀,因此於1746年轉為城市鐘樓,除了報時,亦有警示與防禦的功能,與低地國南部其他的鐘樓相比,其堅固的外觀讓它顯得與眾不同。然而,相同的是,它亦為市政權力的象徵,因此以「比利時和法國鐘樓(Beffrois de Belgique et de France,共有56座)」的名稱,入列世界遺產。

  我有點想去看看那慕爾兩座知名的教堂-17世紀巴洛克風格的聖盧教堂(Église Saint-Loup de Namur)和18世紀混合巴洛克風格與新古典主義的聖歐平主教座堂(Cathédrale Saint-Aubain),不過已經快晚上八點了,應該都已經關門了吧?

  其實「比利時七大秘寶」之一-瓦尼聖物箱(Trésor d'Hugo d'Oignies)就在那慕爾古典美術館(Musée des Arts Ancien du Namurois)展出。除此之外,位於格羅斯貝克別墅(Hôtel de Groesbeeck-de Croix)的裝飾藝術博物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和收藏那慕爾至盧森堡教主教區教堂及修道院珍寶的那慕爾教區博物館(Musée diocésain de Namur)都值得一訪。

  不過我們想在兩個小時內把所有景點一網打盡根本是痴人作夢,抱著有點遺憾和惋惜的心情,依依不捨的踏上歸途。

--

不免俗的來點歷史

  關於那慕爾的名稱由來,有個十分廣泛的傳說。

  傳說中,聖馬特內(Materne de Cologne,活躍於四世紀)來到那慕爾傳教,彼時,當地人信仰高盧神祇「楠(NAM)」,於是他顯現神蹟,要「楠」消音不語,於是這座城市的名稱便由「沉點的楠(Nam muet)」變成今日的「Namur」。

  這當然只是傳說,不過聖馬特內的確是高盧北部傳福音的先驅,無論是亞爾丁或莫桑地區(Pays Mosan)都有關於他現神蹟的故事。

  從907年前一直到1421年,那慕爾一直都是世襲領主統治之下的城市,包括那慕爾王族(Maison de Namur,946-1196)、埃諾王族(Maison de Hainaut ,1196-1212)、庫特奈王族(Maison de Courtenay,1212-1256)、盧森堡王族(Maison de Luxembourg,1256-1263)、丹皮耶王族(Maison de Dampierre,1263-1429)。

  1421年,負債累累的那慕爾的讓三世(Jean III de Namur)在無嗣的兄長去世後,將那慕爾伯爵之位賣給勃艮第公爵菲利普三世(Philippe le Bon),從此那慕爾的歷史便與勃艮第公國禍福與共。

  瓦盧瓦王朝的勃艮第公國在最後一位繼承人-勃艮第的瑪麗(Marie de Bourgougne)死後,落入她的夫婿哈布斯堡的馬克西米利安一世手中,之後經歷了西班牙、法國、尼德蘭的統治,在1830年,比利時獨立,那慕爾成為比利時的一員。

--

散步地圖

圖片來源:https://www.namurtourisme.be/fr/bon-a-savoir/se-deplacer/plan-de-namur/


比利時行腳: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