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每個團體、每個族群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質,刻板印象即是將某個團體或族群的特質挑選出來,特別的強調、類目他們。在現今的社會裡〝刻板印象〞,還是存在的,不論在電視節目、新聞媒體、報章雜誌,我們都有跡可循。 

  曾經讀過簡余晏的部落格,看到一小段他和他兒子的故事,故事是這樣的:「兒子的魚缸裡養了三種魚,牠們都是很和善不攻擊別人也不啃水草的好魚兒。有趣的是,多數時候孔雀魚只跟孔雀魚在一起游泳,紅蓮燈魚只跟紅蓮燈魚一起,三角燈只跟三角燈魚在一起游,兒子好奇的問:「孔雀魚母魚死了,公魚為什麼不去跟別的母魚一起游呢?」,我告訴他,這在魚的世界稱為「群游」,在人類的世界,稱之為「認同」,魚兒們自己建構了他者與我們。」 

  簡余晏告訴兒子的這句話:在魚的世界稱為「群游」,在人類的世界,稱之為「認同」,魚兒們自己建構了他者與我們。」深深的撼動了我,的確是這樣的,在人類的世界裡,我們努力的類別化、標籤化和自己不相同的人,拘限在自己認為的優越感裡自足,他者的死胡同也因此困住了我們的視野。 

  而他者再現的製造者,有一大功臣是不容我們忽略的,那就是媒體。在權力結構不平等之下,媒體充分的類目標籤化,少數族群,而身為閱聽人的我們,若沒有審慎的思考,這些媒體所製造出的「他者」將會漸漸的建構在我們的腦海裡。 

  對於媒體的他者再現,每當選舉到來時,我會有很深的體悟,偏藍的媒體,會攻擊、類目偏綠的候選人,偏綠的媒體也是如此,這時,就會創造出兩種族群,一種是愛台灣(支持獨立),一種即是中立(支持維持現狀,被稱為是愛中國),這時,媒體無所遁形的在閱聽眾前展示認同傾向敵我建構,拚命的類目不屬於自己的那個族群,並且加油添醋的攻擊,這種情況,雖然或許可以凝聚族群間的認同感,但對台灣的傷害卻也是不容小覷。  如下圖↓

 

 

    身為閱聽人的我們,理應抱持著一種比較審慎的態度,在閱讀報章雜誌時,更應該仔細地評估,這樣的報導會不會失之武斷,多方的吸收資訊、多元人際的拓展,將會有助於閱聽人在接收資訊的判斷能力,鑒於媒體所提供的只是一種「建構性真實」媒體只是透過他們的認知,看這個世界,因此媒體的判讀閱聽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而媒體工作者對社會的責任更重要,媒體所報導的資訊,將對廣大的人民有很大的影響,如何培養媒體素養是當務之急,報導資訊時,應先檢視新聞框架,別因為個人的刻板印象,或是族群意識而製造了他者,此時守門人的任務就更重要了,好好的把關每則新聞資訊,我想,媒體是用來幫助這個社會的,並非是不斷加強社會對立。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