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的行程不知不覺也到了最後一天,其實原本是把看日出排在這裡,前一天輕鬆爬大塔山,

但日出這種看老天臉色的事,想想還是早點去碰運氣比較好,失敗還有第二次,

所以就變成昨天走得要死,今天早上反而沒事。

 

 

既然沒行程當然要睡到自然醒,

不過吃完早餐居然看到有人把小貓遺棄在路邊,有夠沒天良,

難道以為鱈魚香絲有個魚字,小貓就會吃得很開心嗎....

儘管如此,我們這種匆匆過路客好像也不能幫牠什麼,

看了一陣,還是只能祈禱牠早日遇到好心人帶牠回家~~


 

  

回程的路上買了這個猛男瓶裸色奶茶~~

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有廠商夠勇敢,把第三點也作出來。

 

 

出了園區大門,瞄到山谷的雲海霧氣很漂亮,趕緊停車下來拍,

拍了一陣,發現對山有條從山壁挖出來的隧道,某人說那就是通往眠月石猴的鐵道,

認真看還真的被崩掉了一段,唔,好恐怖。


 

 

再往前開段距離,路旁出現一座望台,下車一看,

原來是個叫「隙頂」的地方,名稱不知來由自什麼典故,

雖然附近也有步道可以逛,但這幾天已經走夠了,就let it go吧~~



 

 

花了一個早上的工夫回到嘉義,當然要用冰淇淋補充能源,順道慰勞我這幾天的辛勞。

來時去的那兩家每天都是有不同口味在輪替的,原本想再去吃一輪,偏偏有一家剛好公休,

所以只能委屈點,用一家來填補心靈空虛~~

 

可是經過這麼久,我已經忘記確切點了什麼,只能根據照片說故事....

最上面白的應該是蘋果奇異果,雖然上次點過,某人卻說他當時去找停車位沒吃到,

看在他難得想吃冰,又不能讓司機生氣的份上就把其中一個額度給他揮霍吧。

中間那個應該是茶,不曉得是不是雖到跟上次出一樣,不過也沒差,是茶的話吃一百次都不會膩。

至於最下面的,是當日的隱藏口味火龍果混XX。(XX是什麼就別逼我了)

吃完這些頓時有種跟這家店其餘茶口味說「今生無緣來生再續」的感覺,

畢竟這輩子很難再有機會來嘉義吧。

 

 

吃完了午餐跟冰淇淋,最後的行程是拜訪前幾年才新開的南故宮,

根據簡介,這建築雖是走現代風格,其實仍藏著國畫的「濃墨」、「飛白」及「渲染」技理。

但對藝術文物沒興趣的某人一來到這邊就開始臭臉了....

很心不甘情不願地幫我拍這道通往館體的「至美橋」。

 

 

園區除了主館,周邊廣大的公園也有不少造景,反正離預約時間尚久,便四處繞一繞。

首先遇到的是這個融合噴泉的「藝術之丘」。

 

 

然後是另個也能通往主館的「至真橋」。



 

 

橋附近有一個頗奇妙的圓形廣場,裡頭水域雖設計成地圖,又只取了亞洲南部的地帶,

燈柱標的地名也很陌生,只能推測都是些古地名,用來表達當年的海上絲路吧。



 

 

園區的其他部分則穿插著小溪花圃,不知道這些樹苗要長成參天大樹得花上幾年時光。


 

 

從「至真橋」往主館走,可以看到這三顆金光閃閃的球,本來以為是南瓜,

結果一查資料居然是叫「戲分茶」,有夠光怪陸離不知所謂的,現代藝術真是深奧啊。

 

 

走近主館,放眼所見的線條也是曲曲折折的不規則風格,

不過相較於極簡風,這種多變化的設計還算對我的胃口。


 

 

很氣派的接待大廳,這一半有大量透光的是「飛白館」,

隔壁的「墨韻樓」為了保護展列的文物,屬於密封結構。

而由「至美橋」一路蜿蜒穿入的過道,就是將濃墨飛白串接一起的「渲染」。

 

 

隨著動線的引導,我們先到了三樓,第一間展覽的是「佛陀形影—院藏亞洲佛教藝術之美」,

所以很自然地,一進去就是各種不同風格的雕像啦。

這尊來自古印度的彌勒菩薩,體態很有西方風格。

 

這個西藏的「持鉞刀黑天」造型則跟上者完全迥異,是密教裡很典型的忿怒相。

 

 

然後有長這樣的華麗藏經盒。


 

 

這一類應該是立體造型的壇城,另種譯法是「曼荼羅」。

什麼是壇城?真的有人會想聽我解釋這種瞌睡的東西嗎?


 

 

另外也有來自印度的「佛塔欄楯」,完全體不知道長什麼模樣。

 

 

佛教藝術廳的隔壁是織品藝術廳,這邊展著亞洲各地民族的傳統服飾,

但由於大部分都偏樸實,所以很快就被我喔~的一聲草草逛過拋棄了。




 

 

逛完了三樓往二樓走,第一間是陶瓷展廳,一開始的花紋偏淡雅,

可能也因為年代較久遠,色彩看來暗淡模糊,所以逛起來有點沒勁。


 

 

不過後面的青花開始有複雜的主題構圖,就讓我停下腳步認真研究啦。


 

 

再往後色彩漸漸繽紛起來,忍不住相機端起來狂拍。(這樣是不是顯得我很俗氣?)

有些圓盤看似缺了一角,但其實是個剃鬚盤,

到底是哪個大戶人家錢太多啊,剃個鬍子還要拿作工這麼複雜的東西來接。





 

 

發現後面這些藍橘系列大多是日本的陶瓷,難怪跟中國的感覺很不同。






 

 

再往隔壁走,是茶文化廳,這主題很讓我湧起滿滿的期待。

不過走到這裡,才發現某人早就不見蹤影,然後沒多久接到電話說他已經出去,要我逛完去找他。

這種說詞搭配冷冷的語氣有夠令人不寒而慄,誰還有膽子好整以暇慢慢看啊....

 

 

於是快馬加鞭往前看著,這裡的展品包括日本那邊的茶具,同時附有字牌說明,

可是某人後來跟我抱怨,字牌只有名稱又沒解釋哪知道是什麼鬼東西,

呃,看來某些我覺得理所當然的東西,對沒有背景的人還是種障礙啊。

 

 

除了茶具的展示,也有茶席的示意重現,

日式茶屋那間剛好能印證我先前在某些文章看過的片段敘述。




 

 

這麼大管的應該不可能拿來泡茶吧,裝水用的嗎?

記得還有些展櫃說明了不同朝代的泡茶習慣,但匆匆讀過自然也飛快忘過了。


 

 

最後一間是「來自天方的仙工—南亞美玉特展」,

展品涵蓋清朝、蒙兀兒帝國以及印度土邦,

但在這邊又接到「你看完沒」的奪命追魂訊息,所以也只能概略掃一圈,拍幾張照交代了事了。


 

 

然當從展間走出,前方的出口閘門頓時讓我狐疑,

不是說國寶級的肉形石被搬到這邊展覽嗎,怎麼沒看見?

望著牆上的地圖板研究好一陣,似乎也真沒什麼漏掉的,到底是藏在什麼異空間裡還是我瞎了?

怕一出去就進不來的我趕緊抓了個工作人員來問。

「喔,肉形石在外面。」她笑笑回答我。

呃,意思是說不用付門票也可以看肉形石?

什麼邏輯啊,不是應該藏在裡面逼大家買票進來斂財回本嗎?

 

 

忘了是不是在這邊看到的說明,這東西其實並非天然就長這樣,上層的皮是經過鑽孔染色的,

我以前還傻傻相信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算了,反正肥肉本來就噁心,還帶皮的,繞著它轉過兩圈就快速撤退,免得外頭那個未爆彈爆發。


 

 

這就是先前說的把濃墨飛白接連一起的渲染之路啦。

我在這邊找到某人,幸好他雖然臉臭臭,但還沒抓狂。

記得早年他還會跟我去看畫展、博物館展,後來發現我這傢伙一看都是兩三小時,聽到就閃超遠。

真是的,身為音樂專業人士,怎麼可以不培養對美術方面的涵養呢,明明都是一家親....

 

 

來的時候是從「至真橋」,出去的時候我們改走「至美橋」,這橋的流線造型比前者好看得多。

本來想叫某人幫我在這拍張照,作為阿里山之旅的結束,

結果他走得飛快,好像多待幾秒就會窒息一樣,我只好摸摸鼻子自己胡亂拍拍作收。


 

 

好啦,落落長的敷衍版阿里山遊記交代完了,

寫小說把大腦養分全耗竭光了,就算用這種方式寫遊記也覺得好負擔啊。

到底何時才能解脫,好痛苦~~~~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