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說到從神木林一區逛了一圈回到車站,

車站附近有個吊橋,而吊橋的另一側就是神木林的二區,可以從這邊走去「姊妹潭」。

 

 

不知道是看多了開始麻木,還是二區真的比一區遜色一點,

儘管依舊有不少苔蕨將古樹妝點出不同樣貌,行走間慢慢少了點訝嘆。




 

 

照片拍了一卡車,還是對濃霧的場景沒什麼心得啊,

很容易就拍成了過曝,完全沒有視覺上那種幽遠的朦朧感。

難道真的要昂貴的大砲相機才能辦到嗎?



 

 

這棵似乎是此區最高大的,有仙氣加持看來更為壯偉,

當然要跟它一起多拍幾張囉。



 

 

棧道的末端出現這棵要倒要倒的分叉樹,感覺被雷劈過一樣。

然後我明明把某人的摧樹神掌對得很精準,結果還被他抱怨了一番。

欸,你自己幫我拍照才是敷衍不帶感情勒,

認真的攝影師都會努力找到對方最帥的角度,才不會說你本來就長這樣.....


 

 

棧道就這樣盡頭了讓我們感到非常困惑,地圖上的路不是直接連去「姊妹潭」嗎?

我往四周觀察,上方有群被導覽的人很可疑,聽起來像才剛進來似。

推敲過後,試著從不遠處的樓房小門穿過去,還真的柳暗花明,通到圍著商店的小廣場。

廣場對面是號稱全省最高的廟宇「受鎮宮」,裡頭敬著玄天上帝。


 

 

本來是想在商店街稍微覓個食,畢竟午餐還沒吃,可是逛了一圈都沒看到什麼中意的,

一堆賣山葵的又不能直接啃來填肚子,只好繼續找「姊妹潭」啦。

往「姊妹潭」必須再爬一段這樣的路,唉,又是階梯,腳痠了。

 

 

忘了某人為什麼擺這個POSE給我拍,等我飛踢他嗎?



 

 

 

拖著疲累的雙腿,終於進入了平緩區段,一旁這個說是「永結同心」,可是繞前繞後都覺得很牽強,

剛剛查了一下,呃,原來心框的上端已經斷了,難怪....

想到今年本來要去的九寨溝,之前拖著拖著想說沒差,

結果幾個月前被地震崩了,一堆知名的點就此消失,難過....



 

 

「永結同心」旁有這個神豬出巡,大自然真的好妙。


 

 

再往前走,就是跟「姊妹潭」齊名的「三兄弟」啦。

他們共生在上一代被砍倒的樹頭,其他類似的還有附近的「四姊妹」~~



 

 

逛完這些樹,終於看到「姊妹潭」啦,這個比較大有涼亭的是姊潭。


 

 

很多觀光客似乎簡單拍幾張到此一遊照,就直接去尋找妹潭了,

不過我們時間多,可以沿著環潭步道,慢慢逛個一圈,看涼亭長橋在池面劃出的不同意象。




 

 

棧道順著池岸彎拐,常常與傾枝形構出視覺上的趣味。



 

 

而這樣繞了一圈出來就到妹潭啦。

妹潭小小的,又沒聚焦的亮點,說實在的很難拍出什麼感覺,

我換了幾個角度,最後還是只能半放棄隨便拍拍,當記錄了事。




 

 

回程的路上,發現這個姊潭的拍照點,好像只要是觀光客都一定得跟這三個字照一下,

結果就是不管怎麼等都一定有人卡在附近,有個女的拍老半天就算了,居然還講起電話,

很想把她推下水...


 

 

順步道一路往下,旁邊這個塔山步道是明天會整死我的地方。(抖~~~)

 

 

走了好一陣,終於抵達了「沼平車站」,鄰近的「沼平公園」櫻花季時是被遊客擠爆的點,

但現在滿滿綠葉,自然只剩我們這種過客了。


 

 

這似乎是櫻果?第一次見到耶,所以跟櫻桃到底有沒有親戚關係啊?

 

 

為了增加賞櫻的樂趣,園區蓋了這種高架望台,讓人可以觀賞群櫻在不同角度的絢美,

可是懼高的某人看到這東西只是快步往前衝,完全不讓我有機會提議爬上去看。




 

 

本來以為看到沼平車站就離旅館不遠了,誰知還有一大段路啊,

穿過這些木棧道又走了好一陣,再跟鐵軌交相會,呼,終於可以找家餐廳休息了。



 

 

選擇晚餐又是另種艱難事,每家都破破髒髒的,看不出有花心思在經營,

自暴自棄的當口,剛好有某家老闆娘攔路招攬,就隨便她了,掉進賊窟也是命。

(真怪,晚餐真的只有這樣嗎?不是沒吃午餐?怎麼點得這樣寒酸?)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