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年少就跟電動關係良好,所以對於兒子打電動,我從未排斥。只是堅持一個原則:不能因為打電動而荒廢了原本該做的事與擾亂生活作息。

無論我自己、爸爸或哥哥,都愛電動,但未曾因為電動而荒廢了原本該做的事,所以電動一直很自在存在我們家庭中。那時,我從沒想過,在弟弟開始意識到世界上有電動這種好東西後,我會跟他展開數年諜對諜的日子。

弟弟年紀小時,因為好玩的東西太多了,電動對弟弟吸引力相對低。但進入青少年後,打電動成為同儕交往的重要一環,一發不可收拾。從放任、自主管理、引導、監管手機、限制時間...到肅清家裡的3C,什麼方法都試過了,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弟弟永遠會有出人意料的破解之法。

只要有弟弟的地方,手機會在任何匪夷所思的地方被我挖到,即使監管了手機,我的平板變身磁鐵莫名黏在弟弟身上,就算我隨身收好平板,家裡工作用的幾台筆電,都會出現登錄痕跡,帳密無論怎麼改,或遲或早都會被破解。

當諜對諜已成生活重心後,母子間因電動而來的不滿,反而隨日子增長慢慢消磨殆盡,只留下彼此不服輸的一口氣,幾年下來,打電動已不再是雙方火併的主因,反倒是如何制服對方、使之心服口服,成為我和弟弟之間最重要的挑戰。

昨日,我從弟弟屁股下的沙發挖出發熱的手機後,再次在心中讚嘆,他竟能一邊背單字一邊保持優雅持書動作,以完美隱藏打電動的行為,神奇的是單字還是背下來。而手機被挖出後,弟弟面無表情,默默拿到我的房間充電,很平靜履行未來一週手機被我監管的共識。

其實我也不懂,當打電動不是受限制的行為時,為何弟弟還要用各種方式來挑釁家庭原則,隨著年紀長大,廢寢忘食打電動之不可行已然被弟弟接受,但理智上的理解,也許無法克制心理的慣性,"不應玩"與"很想玩"的拉距持續著,弟弟大概是用這樣整媽媽以找樂趣的方式來轉移自己注意力、緩解想打電動的渴望吧。

雖然,我們還是會被對方搞到暴跳,但那種自心中的不滿與焦躁已淡薄,暴跳反而成為一種儀式,宣洩直接情緒,交流著彼此。

當青少年風暴慢慢遠離,那些狂風暴雨的情緒褪去後,我們開始可以用幽默的態度來看待這些曾有過的莫名情緒,有些不捨、有些懷念,就像這些將要逝去的諜對諜時光。


*我希望再也不用再因電動而諜對諜,打電動這麼有趣,應該好好享受它。
*我也希望從這幾年的諜對諜中,弟弟可以真正體會到克制的重要,因為有克制,才有相對等的自由啊~

*圖:在沙湯玩沙的弟弟。成長似乎不是全然快樂,帶著淡淡孤寂,難怪要時時挑戰媽媽底線來找樂趣了...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