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在半年多以前,硯硯開始了一個遊戲,就是算農場裡的動物有幾隻。一開始的問題是這樣的:聽說有個農夫好像在農場裡養羊和雞,有個人看到農場裡一共有10隻腳在走來走去,請問農夫可能養多少羊和雞? 

     為什麼開始玩這個遊戲呢?主要還是因為硯硯喜歡算數,總要大家考他,此外,他也喜歡想一些有的沒有的問題來算,由於玩得很兇,問題需求量很大,所以就只能天馬行空一直想,再加上就他住在農村裡,這些養牛羊雞鴨或是採收水果蔬菜的生活事件,就變成小朋友最能理解的題目。

     在某一次在硯硯的要求下,我實在想不出什麼新的問題,靈機一動想到雞兔同籠的問題,就突發奇想的編了農場裡10隻動物腳的故事,當時心想這麼難的題目包準可以讓他算很久還算不出來,不會再一直要我想新問題。出乎我意料之外,硯硯略為思索一下,就給了我落落長的答案:「有可能農夫有一隻羊三隻雞,也可能是二隻羊一隻雞,妳的問題問的是農夫好像在農場裡養羊和雞,所以也有可能只有養雞5隻,但是沒有養羊,一共有三種答案。如果妳問的是農夫在農場裡一定有養羊和雞,那就只有兩個答案。」當時我被回答驚的目瞪口呆,當下實在很難理解為什麼一個五歲的孩子會有這麼縝密的思考。

    然後,從那時一直到現在,硯硯就愛上了這個農場的算算看遊戲,接著堯堯也加入,我們從幾隻腳算動物玩起,加上硯硯堯堯的想像力,再玩農場裡動物共有多少眼睛、嘴巴、角和腳,接著還有種水果、採收蔬菜、準備飼料份量,到相同間隔種樹造景、甚至是坐多久火車才能到農場(速度與時間問題)…等千奇百怪的問題,無一不玩,玩著玩著就靠一張嘴,頂多加上十隻手指頭,有一天我赫然發現,才過完三歲生日的堯堯有了基本加減的概念,而滿五歲不久的硯硯則加減乘除概念都具備。也許8×2或是10÷5硯硯搞不懂是什麼,但繁複的雞兔同籠、倍數、分數、進位…他都用自己的方式理解,然後可以正確算出答案。

     其實算東西這個遊戲,在很早以前就開始了,起初只是我們聊天的話題之一而已,因為我們都愛講話,總是挖空心思在找話題,久而久之找不到什麼話題時,就開始胡謅了起來,算東西的話題就是這樣開始的。

     記得一年多前,有一次我帶硯硯到牙醫診所檢查牙齒,在候診時無事可做,硯硯又要我問他問題,我看著大門外的電線桿上的麻雀,就隨口問他飛來幾隻、飛去幾隻的問題,我們閒聊式的互相問答著,打發著漫漫等待時間,等到硯硯看診時,醫生問我是特別訓練他的嗎?他說從沒有看過說著台語(在鄉下大家都說台語),但是竟然在算數學應用題的母子,尤其孩子還那麼小(當時硯硯未滿四歲),那時我和硯硯異口同聲的回答,我們不是在算數學,是在聊天啦。

    我想這是很多人難以理解的吧!許多人眼中艱澀又惱人的數學,在不知道有數學公式、不懂+-×÷符號的小朋友眼中,竟然是充滿樂趣耍嘴皮算算看遊戲(正確來說,這是硯硯堯堯在洗澡時,雙手不能玩,只能有嘴巴能用時,最常要求要玩的遊戲)。每次看他們一邊洗澡一邊互問問題,算的不亦樂乎時,我就會悠悠的想起國中時,我焦頭爛額想了解黃金矩型證明題,當時老師卻只要我們死背解法的情形,強記讓我排斥不已,及至畢業,還是記不住黃金矩型課本中制式解法,而聯考時數學也因應用題公式少了一行,雖然答案對但被扣兩分,和滿分擦身而過。我當時就想,這麼有趣的數學,為什麼要用一定的公式寫出一定的答案,搞得大家都討厭它。

  現在好了,我終於有機會平反了,在硯硯很小對數字充滿好奇時,我就隨他玩、隨他亂亂想、亂亂算,我知道如果我稍稍提點他,他大概可以有驚人之舉,但是我不想這麼做,就放任硯硯在玩樂中,一點一滴的建立他對算數的喜愛,然後印證自己可以用自己想的方法算到很有成就感,及至堯堯長大,我發現當堯堯算錯或算不出來時,硯硯也不會直接給他答案,反而是會慢慢的跟他說可以怎麼算,然後再調整問題,多問他幾次,如果堯堯耍賴執意不承認錯誤,硯硯會語重心長的跟他說,你要用頭腦想一下啊,不再給他答案。

     我常想這不是很有趣的情形嗎?求學時我喜愛數學又痛恨標準解答方式,為了分數往往都只能妥協。但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我也可以把當時夢寐以求的樂趣重現,看著硯硯堯堯手腳併用的算著,雖然滑稽,有時繞了一大圈才找到答案,那又有什麼關係呢,這可是當年的我完全無法享受到的快樂呢。

(硯硯5.9ys,堯堯3.5ys)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