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ad Sea Scrolls is unique, and gave the scholars proof of the amazing divine accuracy of the Bible.

金京來的普通話讓人不會懷疑他是一個中國人,其實,他是一位地道的韓國人。他的長相可以用一個「圓」字來形容,臉圓,頭圓,地額方圓,頭頂亮圓。金博士更是個語言天才,能講、讀、寫希伯來文、希臘文、亞蘭文、韓文、中文、英文,還懂德文、法文、西班牙文和拉丁文等。他還是「死海古卷」研究的權威,然而,他的心卻在中國人之中……

從「斜陽」裡走出

一九五八年出生於韓國一個叫「斜陽」鄉下的金京來,父親以上四代都是獨生子,而他的父母卻生了九個女兒、三個兒子,排行第十的是金京來。父母家信的都是傳統信仰,只是後來金母單純地信了基督教,並常帶金京來去教會,且把家裡出一個牧師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小學畢業後,金京來到四十公里外的山外中學去讀中學,成績極之優秀,姐姐們希望他有朝一日進漢城大學讀法律,光宗耀祖。



「在中學時,我一個人去教會,認罪悔改,並決定相信耶穌基督,決意一生跟隨效法基督。中學畢業後,考進了道(省)裡最好的高中;高中畢業的全國統考分數甚高,成績足以進入韓國最出名的大學;但我卻選報了韓國基督教長老會最大的神學大學,且以第一名成績考入該大學。」金京來對聖經極其愛慕,信仰單純又堅定。

棄「軍牧」做士兵

一九七六年三月,金京來開始了在神學大學的本科學習,在校第一年就自修希臘文,隨後又是拉丁文,對讀原文聖經極感興趣。必須服兵役的他,在第一年就考上了隨軍牧師,可以在碩士畢業後直接成為中尉軍銜的牧師。

一九八零年三月,他開始了神學碩士課程,但在該年五月十七日,韓國發生了「光州慘案」,全國肅然。同年,全國最大的長老會和神學院也發生分裂,令這個由鄉下出來的單純年青人非常失望痛心,更感覺神沒有聽他的禱告,於是他決定離開神學院,也不做隨軍牧師。就這樣他退了學,並在翌年四月當兵去了﹗當時他禱告說:「神啊﹗把我派到最危險的地方去吧。」結果他被派到和北韓交界的最前線,做了一名情報兵。

在神軍隊裡當兵

在軍隊裡,金京來曾被選為最好的兵,但也犯過兩件事。一件是小事:部隊規定六點起床,他卻在五點起來躲廁所裡讀希臘文聖經,被發現後受到警告處分。另一件是大事:他所在的陸軍第九團扼守文山西邊,文山是南北韓交界處的要地。一天晚上,一個南韓人從他的部隊防區叛逃北韓,但他卻忘記了按時向上司報告,即時受到負重跑的懲罰,按軍法他還將會入獄。當時他向神禱告:「我不要再當兵,也不要進監獄;如果神救我,我要一生在神的軍隊裡當兵。」奇蹟發生了,不知為甚麼部隊沒有抓他,結果在一九八三年他退伍了。

轉到以色列讀書

一九八零年,在兩位臺灣牧師的鼓勵下,他到了臺灣讀書,從此開始自學中文。三年後的八月,他考上臺灣中華福音神學院(華神)的道學碩士班。初時,他並無宣教的心,直到有一次聽沈保羅牧師講道,牧師問有沒有同學願意為中國奉獻時,他站起來,心中有了真正的感觸。

在神學院的第二年,一個美國同學介紹他到以色列的 Institute of Holy Land Studies 讀書,於是,他決定放棄再讀一年就可以拿到的碩士學位,轉到以色列讀書。

金京來在八五年八月進校,八七年一月便拿到希伯來文碩士學位。當時,一位美國老師建議他到希伯來大學讀博士學位,他即時的想法是:「許多人在這所大學學習多年,都拿不到學位,我別在這裡耗費年青的生命了。但當我再向神禱告時,感到猶太人懂希伯來文,但不信耶穌,我雖是外國人但我是神的兵,我要留下來。」同年三月,他進入希伯來大學學習,研究方向是各種聖經原文和經文鑒別學;一九九四年則完成學業,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

得「天國獎學金」

金京來在以色列學習的近十年間,一直面臨費用來源的問題。家裡沒有條件資助他,但他本人卻想學習聖經原文,並從那時就開始有志於基督教教育;所以他想效法「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又將律例典章教訓以色列人」,為此給自己取了一個希伯來文名「以斯拉」。他向神禱告:「我是你的兵,我要裝備自己,求你給我『天國獎學金』吧﹗」果然神給他開路,既獲得愛心的資助,有了一些工作,後來又有太太家的幫助。由於他得到別人無私慷慨的資助,故後來他常常對人說:我是白白地得來,就當白白地給予。

「死海古卷」研究

「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被稱為二十世記最偉大的考古發現。從一九四七年開始,考古學家在死海西北的昆蘭地區的十一個山洞裡,發現了近四萬的書卷或殘片。這些書卷大都寫在羊皮上,儲存在瓦罐中,大部份是希伯來文,少數是希臘文和亞蘭文,成書時間在公元前三世紀到公元後一世紀,其中有近一千卷的舊約聖經,包括除「以斯帖記」外的所有舊約書卷,其中「以賽亞書」包存完整。

金京來在讀博士期間,參與了對「死海古卷」的研究,他師從聖經經文鑒別學的世界級頂尖級權威——「死海古卷」的總編輯 Emanuel Tov,也親自在耶路撒冷的Rockefeller博物館做過「死海古卷」的研究員。他認為通過對此研究,有兩點體會:一是「死海古卷」是對猶太人一個很大的禮物,神藉此會慢慢準備他們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並促使他們從看重「他耳目」(猶太人宗教老師對舊約律法的注釋書)到看重聖經。二是證明我們所用,來源於馬索拉抄本的舊約聖經是可靠的,因為「死海古卷」的抄本,儘管比馬索拉抄本早一千年左右,但其六成的內容幾乎一致,四成主要內容一致,差別極小;另外,其「以賽亞書」抄本抄得還不如馬索拉抄本中的同一卷書好。縱使在研究中也有過掙扎和疑惑,但最終他還是認為,聖經是完全可靠的,耶穌基督是完全可信的。

先結婚而後戀愛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在禱告中聽到神對他說:你快三十歲,單身生活該結束了。次年二月份,回家探望母親時,家裡給他介紹了一個女孩子。第一次見面時,金京來說:「我沒有工作,我是很窮的,但我的天父很富有;你若願意,下一次再來這次約會的地方見面。」幾天後,那女孩出乎他意外地來赴約了。兩個月後他倆結婚了。婚前女孩問他:「你愛不愛我?」他說:「我認識你很短,對不起,我不能說這句話;我有談過戀愛,我不太相信世界上人所說的愛;可是我是個基督徒,如果我與你結婚的話,可以保證:明天會比今天更愛你,後天會比明天更愛你,我會學習越來越愛你。」婚後,太太隨他到以色列讀博士,開始了先結婚,後戀愛的生活。後來他們有了兩個孩子,家庭很幸福。

離開韓國到紐約

博士畢業後,金京來回到韓國,在有一萬多學生的全州大學教書六七年多。這段時期是他事業的黃金期——他著書十餘本,其中的「現代希伯來文韓文字典」受到全國的重視;他在大學被按立為牧師,成為第二號的領導,並兼任宣教神學研究所所長、基督教系主任;後來還出任大學教會的主任牧師;經常出外講學和講道;可以說是名譽、地位和收入都令人羨慕。

也正在那時,他感到自己名聲大了,生活舒服了,他害怕自己驕傲,傳福音的心志卻弱了,所以在二千年底向神禱告:「我忙得不得了,忘記了你怎麼辦啊﹗」在禱告中,感到神要他到紐約去,但不能完全說服他的太太,甚至不能完全說服自己,因大學裡有愛他的學生和非常重用他的校長。但他還是在二零零二年七月正式辭職,到紐約華人開辦的「信心聖經神學院」當副院長。

心在中國人之中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金京來到紐約, 第二天早晨,他夢到參加韓國教會的早禱會時,聽到有人唱 Hallelujah(讚美神)時發 Hallilujah 的音(中國人容易把 e 發音成 i ),這是中國人的讚美啊﹗幾天以後,他到韓國教會敬拜時,口中竟不能唱韓文詩歌,只能唱中文詩歌了。霎那間,他確定神讓他到中國人中間去工作的呼召是可靠的。到紐約後,他週末到一個只有七、八個韓國人的教會去帶領,兩年多則發展到近八十人,但他沒有接納教會邀他留下的請求,因為他說:「我曾向神承諾,我要一生在神的軍隊裡當兵;我會遵守我的諾言,我的心是在中國人之中﹗」

金博士從「死海古卷」學術研究的高峰走到聖經教學上,從事業蓬勃發展的大學副校長,去到一個小神學院工作,從他極熱愛的韓國走到中國人中間,為甚麼呢?金博士說,他最喜愛舊約聖經中的「 以賽亞書」,我想該書中的一句話可能回答到這個問題。「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作者為加拿大華人神學院碩士班學生 權陳 )

  
《號角加拿大版20089月》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3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