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先同學著作等身, 2007年還推出大作 ----- 鷹擊長空 , 令人欽羡 !

 

由於我倆關係非淺, 他將已經於報章雜誌發表的文章電傳給我, 不好一人獨享, 獲得他的首肯後, 在我的格子裡特闢宋孝先專輯, 陸續發表他的大作供格友分享......




宋孝先將軍站在警戒室外的英姿




緊急起飛,對一個戰鬥機飛行員而言,有如生活中的家常便飯一樣,每一個戰鬥機飛行員,在其飛行員生涯中,或多或少都耗費了寶貴的青春歲月,在跑道頭的警戒室,擔任捍衛領空的任務。這就是戰鬥機飛行員的天職,我從事將近三十年的戰鬥機飛行員,也不能例外於這些屬於戰鬥歲月的生活。


早期的空軍,在二代機尚未換裝完成前,F-104是空軍當時唯一擁有全天候作戰能力的機種。因此,白天晚上都要擔任防空警戒的任務,所以F-104部隊的飛行員也就倍加辛勞,要多花點時間蹲在跑道頭的警戒室裡。


負責擔任警戒任務的飛行員,一次輪值就是24小時,吃、喝、拉、撒、睡,都在這個小小的斗室裡。除了睡眠時間以外,裡面的娛樂,只有看看書報、電視,最多打打橋牌。在那狹隘的空間裡,飛行員都是全副武裝,除了飛行衣,還要穿上抗G褲、沉重的救生背心及F-104飛行員獨有的馬刺﹝套在飛行鞋上,上飛機時連接在座椅下的伸縮鋼繩,萬一緊急事故要彈射跳傘時,可自動收回雙腳,避免受傷﹞,24小時穿著這些佩備,是很累人的。因此想要伸展一下筋骨,也只有走到警戒室門口,渡個方步。因為隨時都有意想不到的緊急起飛鈴聲響起,當那短促洪亮的緊急起飛鈴聲響起,就會看到待命的飛行員,急忙的衝向座艙;待命的地勤人員,也一擁而上,快速的協助飛行員起動飛機及一切必要的協助,然後機工長移開飛機輪檔,幾架飛機推動油門,發出鬼哭狼嚎的聲音,揚長而去。


在跑道頭警戒的待命方式,因著任務狀況的不同而有所區別,有些是5分鐘待命﹝意謂:接獲緊急起飛命令後,飛機必須在5分鐘內升空作戰﹞,有些是15分鐘待命,尤其在有節慶的日子,為了確保空防的安全,讓後方的百姓安心的過節,經常都是加強人數待命,警戒室裡的人多了,這個小小的斗室裡,就增加了許多熱鬧的氣氛。到了晚上床舖不夠,年輕的隊員,大家也都將就點,拉了幾個床墊鋪在地毯上,到了就寢時,橫七豎八躺了到處都是。這些年輕的隊員,自恃動作敏捷,可以在時限內完成著裝,不影響緊急起飛的時間,所以睡覺時就大膽的脫下飛行衣,放在床墊旁,睡一個舒服的覺。


有一次加強警戒的日子,筆者擔任15分鐘待命機的領隊,跑道頭的情況就如上述。到了第二天的凌晨,天還沒亮,「嘟~」!「嘟~」!那短促洪亮的緊急起飛鈴聲響起,值日官接起警戒電話:「Roger﹝知道了﹞,緊急起飛,5分鐘4……….5分鐘待命人員,已經沒有時間去聽後面的指示,每一個人都匆匆忙忙衝向自己的飛機,準備起飛。大膽脫下飛行衣的人,就邊跑邊穿上飛行衣及裝備,那種景象,看起來就像著裝賽跑一樣,是有一點狼狽。


5分鐘待命的小長機,外號「天槓」,昨夜跟我的僚機阿彬睡在隔壁,天槓身高一六多,阿彬身高一八幾。匆忙中,天槓抓起阿彬的飛行衣跑出去了,衝向飛機的那時刻,誰也顧不了褲腳的長短。


5分鐘警戒機順利的升空了,我們15分鐘待命的人,也起來遞補5分鐘警戒。此時,就聽到阿彬拉開嗓門大叫:「X的!天槓把我的飛行衣穿跑了。」這下大家回頭,才看見阿彬穿著一件七分褲,褲底還漏出一小截白白的小腿肌,警戒室裡剩下的人,此時都笑到不行。


個把鐘頭後,剛剛緊急起飛的飛機,也完成任務回來落地。我們其餘在警戒室的人,都走向警戒停機坪,準備看看我們天槓的糗樣。飛機停妥後,就看天槓從飛機上下來,過長的褲管,就像喇叭褲一樣,一路掃回來,臉上堆滿了滿是尷尬的笑容,給枯燥無味的警戒室,憑添了一樁趣事。

 

登於中國的空軍雜誌5月號



隨機文章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