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而神」的「群眾」──讀索羅維基的『群眾的智慧』
文/楊照

 

「愚而神」,這是當年徐復觀先生最喜歡用來形容「人民」的詞句。分別開來看,「人民」一個個都平庸得近乎愚蠢,然而當他們集合在一起時,卻能發揮神奇的智慧。


相信人民(或群眾)「愚而神」,是民主的基本前提。相信民主、提倡民主的人,大概不會主張去到投票所裡頭下一票的每一個人,都是聰明的吧。並不是因為任何單一個人的智慧,所以我們應該服從投票的結果,我們接受的,是群眾集體決定的有效性,乃至於,神聖性。


索羅維基寫的『群眾的智慧』書中,有一大部分在宣揚群眾「神」的部分。他的出發點,和當年苦口婆心向台灣社會推銷民主的徐復觀一樣。感受到許多力量不斷利用強調群眾「愚」的那面,來削弱民主,甚至反對民主,所以格外要雄辯滔滔地幫助大家認識群眾「神」的另一面。不過當然,索羅維基的雄辯,比徐復觀多了許多武器,最重要就是來自於社會科學,尤其群眾心理學上的種種實驗結果。
這些新知,有的令人驚訝,有的令人捧腹,構成了『群眾的智慧』無可取代的閱讀趣味。彷彿總也講不完的例證,在書中滾滾捲捲而來,讓人目不暇接,拍案叫絕。高度智識娛樂刺激之下,讀者很難不被索羅維基說服:啊,原來當群眾集體決定發揮功效時,會是那麼樣地聰明!


不過,這部分的雄辯,很容易就掩蓋了索羅維基比較謹慎細密的一面,誤導讀者化約地以為『群眾的智慧』真如書名所示的,祇是反覆彰顯群眾多麼了不起,一些認為群眾不值得信任的偏見多麼要不得而已。不是的,『群眾的智慧』還有一部分,索羅斯基小心翼翼地檢討著:群眾的智慧,需要怎樣的前提?群眾的智慧,受到什麼樣的限制?在什麼條件什麼情況下,我們非但不能聽群眾的,還要對群眾的意見避之唯恐不及?


這部分的討論,不應該被忽略。尤其是索羅斯基對於「獨立判斷」條件的反覆致意。群眾的集體決定,要能發揮神妙的智慧,構成群眾的個體,要越多元越好,而且他們在做決定時,應該盡量少受到暗示、導引,每個人依照自己不同背景具備的不同考量來判斷,最後的集體答案,才會是正確聰明的。


這個看法的反面,索羅斯基沒有否定的,是群眾容易受到煽動、利用的特性。如果群眾必須保持多元、保持獨立性格,才能發揮集體智慧,事實上這樣的「群眾」,就已經不是十八、十九世紀古典定義下的那種「群眾」了。這樣的群眾需要多元社會機制來養成,還需要具備一定程度的教育與訓練,換句話說,群眾要發揮智慧,先要使群眾中的每一份子都取得「獨立個人」的性質。索羅斯基看似在歌頌「群眾」,但他肯定「群眾」的出發點,畢竟還是強烈個人主義的價值。我們千萬別誤會了,以為索羅斯基會認定聚集在廣場上高呼「領袖萬歲」口號的群眾,有什麼智慧。或者是一窩蜂搶購蛋塔或甜甜圈的群眾,有什麼智慧。不經獨立思考的「從眾」反應,是愚蠢的行為,徐復觀先生如此認為,寫「群眾的智慧」的索羅斯基先生,也同樣如此認為啊!



隨機文章


調整文字大小

使用最舒適的文字尺寸瀏覽文章內容

我知道了 繼續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