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煤橋上的輕便道

侯硐的選煤場

>>>>>>>>>>>>>>>>>>

清晨來到了九份附近的礦坑口
見到一位老太太正在為斜斜屋頂刷柏油
不禁擔心她會不會滑了下來
 
來自於宜蘭大窟
在家鄉租不到田
當不了佃農
夢想著有一塊田田裡有一間茅草屋
於是
與夫婿於五十五年前
開始以黑亮的煤炭為生活重心
 
為了避免同時罹於礦災
老婆婆只是從事清土啊尾等坑外工作
老婆婆七十幾歲了
只有關節炎等職業病
不像夫婿百病叢生
躺在床上
 
瑞芳鎮志礦物篇約略記載著
<<自從民國73年九份煤山煤礦發生坑內失火
犧牲了103位礦工
緊接著下半年
又發生了三峽海山一坑煙塵爆炸
導致93位礦工死亡後
政府開始注意到礦場的管理與存在的必要
 
又加上進口煤大量輸入
環保觀念越來越受重視
勞工權益逐漸獲得關心
更重要的是
石油已成為能源主力
又加上加入WTO的壓力
煤業已走入夕陽>>
 
 
因此
台灣煤礦的礦主非常辛苦
不得不
紛紛結束營運
 
而老婆婆所屬的礦業公司也不例外
 
煤碳收坑後
九份,侯硐,雙溪,牡丹...等煤礦聚落
二十年來
宛如電影裡美國西部荒廢礦鎮般的空寂
 
 
當時的礦業公司
或許是為了安定一千戶左右的家庭生計
同意全部未離開礦區的礦工可以選擇工寮或宿舍作為新居
不用簽約不用付租金沒有期限
 
 
總算領到扣稅後六萬元左右的遣散金
 
老婆婆夫婦失業後
依然無法回家鄉買塊田
於是跟會,舉債籌了數十萬
得到公司同意後
選了一棟石厝屋翻修成新家
這石厝屋便位在昔日<頭家厝>旁邊
種種菜,養雞養鴨,兼做水泥工
如此雖然困苦中倒也養活了五個小孩
 
這三年來
卻疲於奔命
因為煤礦公司要求她購買現有土地
否則必須遷離眼前這座石厝屋
 
公司開的價格
老婆婆負擔不起
最後
被一狀告到法院
開庭時
老婆婆怕見官
但也勇敢地
顫抖地懇求
可否
讓他們付租金
住到他們老死
 
公司兩位律師說
<老太太住這麼久挑夠了本吧?>
 
公司的監督也就是職員說
<住到老死?萬一您活一百歲那公司怎麼辦?>
 
法官說
<老太太你已經不是員工了,沒權利繼續住喔?和解吧>
 
 
她說她也曾找過民意代表
投票前
都說會幫忙
當選後
便說
<看起來,我們比較沒理>
 
百般無奈下
老起臉皮懇請老頭家的媳婦
那一天
她們一見到台北豪華宅邸
根本不敢跨進那門檻
 
好心的老頭家媳婦帶她們到西餐廳
那種氣勢是老太太不能想像的
嚇得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恍惚中只聽到
老頭家媳婦婉轉提起
現在都是由公司處理
她們老一輩也說不上話了
 
這幾天
公司表示願意依照慣例給十萬元補償金
如果不搬
就要請法院來強制執行了
 
放下油漆刷子
看了一眼剛擦完油漆的金黑屋頂
老婆婆帶我
走到屋旁老頭家生前的儉樸住宅
 
不勝懷念地說
假使老頭家還在就好了
 
我倒忘了問這一句話的意思
 
老婆婆並且說
一輩子作到透了
還是沒有田地或者自己的房子
 
法律我不懂
然而總感覺
法律之外
似乎還有些情與理不是我這非礦工人
所能了解
 
轉過身來
她巡視她那即將被強制執行的石厝屋
滿意地遮著眼眉望著
屋頂在陽光下宛如煤炭般的黑亮
 
老婆婆是不是像礦工下礦前一樣
心裡還存著一絲僥倖
 
是否可以像躲過炭坑災變般的幸運
繼續守護著這家園
守護著她的土地夢
 
這幾年九份地區
觀光事業逐漸興起
不禁為老婆婆
也為散落台灣東北角的老礦工們擔心
當我閒適地走在老礦區懷舊時
他們將來
如何安享天年
 
 
>>>>>>>>>>>>>>>>>>>>>>
lobo敬於20070701九份樂伯二手書店
 
 
 



美國人改善的礦工美援厝

礦工宿舍


三坪大擠一家七八口的宿舍

可愛孤寂老黃狗守著的礦工宿舍


還有老礦工住的宿舍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18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