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雪   

                                                           第九回

 

 

碼頭。

 

    中山弘一依舊帶著手下守在該處,可是依然沒看到齊藤進的出現。

 

    這時,對講機上傳來了消息:「呼叫中山警官!我是山本!花店這兒發生命案!經查證是你的專案,所以請你來看一下!」 

 

    中山弘一一聽不覺吃了一驚!

 

   「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去!請問現場現在如何?」中山弘一追問。

 

   「現場有六名警員殉職。還有一對中國籍夫婦,身上有傷,但已無大礙。」

 

   「只有這樣?沒有其他人了?」

 

   「沒有!」

 

中山弘一聽完,心中已經有譜,他放下對講機,對著身旁的弟兄說:「所有人員收隊!」然後飛奔到自己的座車,驅車前往花店。

 

    沿路上,車子飛快的急速奔馳,很快的就趕到出事的花店。

 

    他快步的走進滿佈查驗警員的店內,便看到叔叔夫婦兩人正坐在一旁愁容滿面,嬸嬸更是拿著手帕不停的拭淚。

 

   先生!」中山弘一走了過去。

 

叔叔一見到中山弘一便起身握著他的手說著:「中山警官!你一定要救救靜惠!他被那個雜碎帶走了!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

 

   先生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宮本小姐救回來的!她被帶走,我也要付點責任!對了!你們的傷無礙吧?」

 

   「這點傷算不了什麼!只要靜惠能夠平安回來,多受點傷也值得…….

 

   「哼!想不到這小子如此狡滑!好!那就跟他玩玩!」

 

   中山警官!你有想到什麼辦法嗎?」

 

   「嗯!雖然不是什麼好方法,可是總得試試!因為齊藤進這傢伙犧牲了他老闆宮澤智的交易。他引我們去破壞交易,然後自己跑來抓宮本小姐。所以我想放出風聲,讓他與宮澤智內鬨!這樣一來,搞不好還不需我們動手呢!」

 

 

 

 

    叔叔點了點頭,感嘆的說著:「唉!靜惠到底上輩子做了什麼孽,這輩子才要來受這麼多的苦?」

 

   先生!太太!請不要太過傷心!我現在要回警局去佈署下一步的計劃,如果有任何消息,我會儘快通知你們!」

 

中山弘一說完,便告別了叔叔夫婦二人,趕回警局。

 

    而就在隔天,齊藤進出賣宮澤智的消息馬上傳遍了整個億村商社

 

    也就因為如此,宮澤智一大早就衝進了齊藤進的辦公室興師問罪。 

 

   齊藤進!你告訴我!你這是什麼意思?!宮澤智一進門就氣極敗壞的對齊藤進吼著。

 

    齊藤進見到宮澤智憤怒的樣子,便說:「宮澤先生!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什麼事?你還真會裝蒜!你做的好事,還要我講明嗎?」

 

   宮澤先生!我真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了?」

 

   「好!你要我挑明講,我就告訴你!你說!為什麼找警方抄了我的貨?破壞我的交易?」

 

    齊藤進一聽,已經知道了端倪,他笑了笑,對宮澤智說:「宮澤先生!你認為是我找警方抄了那些毒品?」

 

   「當然!否則為什麼會傳出這件事?」

 

   宮澤先生!我做這件事,對我並沒有什麼好處。我不會這麼傻的!你應該要相信我才對!」

 

   「我是很想相信你!可是你為了報仇,為了宮本靜惠那個女人,沒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齊藤進思索了一下,走到宮澤智的身邊說著:「宮澤先生!你已經中了警方的計了!他們故意放出風聲,想讓我們內鬨,好坐收漁翁之利!難道你沒有察覺嗎?」

 

    宮澤智看了一下他,然後說:「是嗎?那麼那批貨怎麼解釋?這件事從頭到尾只有我們幾個知道,消息是怎麼洩露的?你說!」

 

   宮澤先生!難道泰國方面就不會出現內奸嗎?搞不好是那邊的消息走漏了!不是我們這邊!更何況帶頭的泰國人是個新手,難保他不是臥底!你說是吧?」

 

    宮澤智聽了齊藤進的一番話,氣已經稍微平息,於是便說:「最好是你說的那樣!我會跟泰國方面仔細討論這件事的!」

 

說完,便走出辦公室。

 

 

 

 

    但是,才剛從走廊一轉彎,便看到櫃台小姐慌慌張張的走了過來……

 

   宮澤先生!有幾個警察進公司要找齊藤先生和你!」

 

   「什麼?警察?他們來幹什麼?」宮澤智快步的走向櫃台。

 

    他一走過來,便看到中山弘一與五名便衣警員正站在那兒。

 

   宮澤先生!好久不見!」中山弘一一見到宮澤智便說著。

 

    宮澤智冷笑了一下,對中山弘一說著:「中山警官!今天怎麼那麼有空來我的公司?」 

 

   「哦!是這樣的!聽說貴公司走私一批毒品,所以我想來了解一下!」

 

   「你說什麼?毒品?中山警官!你可不要隨便誣賴!」

 

   「誣賴?宮澤先生!我們也是接獲線報,才來一探究竟的。而且昨天我們攔截了一批泰國走私過來的毒品,那些泰國人全部招認了,他們說這邊接手的人就是你!」

 

    宮澤智聽到中山弘一的話,突然說不出話來,許久才開口說:「這是不可能的!我是個正當的生意人!怎麼可能去走私毒品?好!我願意跟你回去與他們對質!」

 

   宮澤先生肯合作,那是最好!不過,齊藤先生也得跟我們走一趟!因為他涉嫌綁架一位叫宮本靜惠的小姐!他人呢?」

 

   藤則!去叫齊藤!」宮澤智向身旁的隨從說著。

 

    於是那叫藤則的隨從馬上離開了櫃台去找齊藤進

 

    但是過了一會兒,藤則慌張的回來向宮澤智說:「宮澤先生!沒看到齊藤先生!」

 

   「什麼?! 剛才不是還在嗎?等一下他回來,叫他到警局來見我!」宮澤智說著。

 

   「是!宮澤先生!」藤則點頭回應。

 

   中山警官!我們可以走了!」宮澤智中山弘一說著。

 

    中山弘一笑了笑,說:「宮澤先生!很抱歉!今天我們帶了搜索令來,就得把齊藤進搜出來。請你不要見怪!」說完,向身旁的警員說:「你們仔細的搜,但是記得不可以將宮澤先生的公司弄亂,也不可以打擾公司的員工上班!知道嗎?」

 

警員們紛紛點頭,便開始展開搜索,而中山弘一則陪著宮澤智

 

 

 

 

    宮澤智眼見警察展開了搜查,心中總不是滋味,一邊看著搜索的警察,一邊不斷的回頭看著中山弘一

 

    就這樣過了許久,警員們帶了一些文件回來:「中山警官!找不到齊藤進!但是我們已經將公司的一些帳冊收集了!」

 

   「什麼!帶走我的帳冊幹什麼?!宮澤智一聽見那些警員的話便大叫著。

 

   宮澤先生!唯有將你的帳冊帶走,才能還你清白!所以請你見諒!」

 

   藤則!去叫小林律師到警局找我!」宮澤智開始憤怒了起來,於是將律師抬了出來。

 

    中山弘一笑了一笑,示意宮澤智該跟他回警局了。

 

    宮澤智哼了一聲,回頭向藤則說:「藤則!等一下你順便通知松本經理,我前天晚上跟他提起的事,叫他馬上去做!」

 

說完,便跟著中山弘一離開了公司。

 

    藤則一見宮澤智離開,馬上跑到了松本經理的辦公室。

 

   松本經理!宮澤先生被警察帶走了!他吩咐你照他前晚跟你提起的事去做!」藤則一進入辦公室便劈哩啪拉的把整件事說完。

 

   松本一聽到藤則所說,立刻撥了通電話:「喂?中村先生嗎?我是松本宮澤先生指示:按照原訂計劃!找到他的人!立刻殺無赦!」

                                                                  (待續 )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