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鹿鎮時,記得給我帶個風鈴回來,貝殼串成那種。」

出發前女友咬耳交代。

 她已經有很多風鈴,玻璃的,木雕的,金屬的,竹質的,磁的…分別散佈在各個窗口,門楣,屋樑,簷下,琳瑯滿目,絕色風景,走入的她的房間,你真要以為走進風鈴店。想圖清淨,絕對要避開這個地雷區;鈴的輕柔,鈴的溫馴,只有在單一或者獨二時候,過多的風鈴群集,一旦跟游竄的風不期而遇,嬉鬧起來,那時群鶯高吭便跟群雀呱噪沒啥兩樣,眾幟亂舞一番景像,更是讓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

 不過她好像沒有貝殼製的風鈴,也許是這樣子才指定要貝殼的。陪她閒逛市區風鈴店數次,好像沒有看過賣貝殼風鈴的。鹿鎮因為臨海,鎮日風大,風鈴因應而生,又因取材容易,可能又以貝殼風鈴見長,之所以執意要貝殼風鈴,就好比過濁水溪要買甜西瓜,經池上要買QQ米,到竹山記得買竹筍一樣道理。

雖是瑣碎,娘娘氣的事情,他滿口答應,也不敢不答應,否則肩頭不被她捶平才怪。

事先看過地圖,尋著既定的路線進入鹿鎮。

太陽升到中天,曬得他臉背發燙,摩托車鐵皮炙手。躦過一座牆面斑剝,古意盎然的隘口,輪底下紅磚舖道開始曲折巔簸,路寬僅容兩個車身,兩旁古厝磚造樓壁對峙,背陽這邊幾間,門扇敞開,像幽暝大口。車速不自覺慢了下來,小心翼翼游過每一個彎口,惟恐一個閃失,就要對不起孔子,孔子告誡: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巷弄很安靜,連條狗影子也沒瞧見,跨座底下的喧嚷,顯得突兀,爭議,彷彿異域闖入者,此刻正聲勢凌厲地向寧靜村落突擊,所喚起的騷動,不安,引發門後一對對耳朵慌忙尋求掩護,連帶詛咒幾句。

 沒來由的不安,跑馬適時感應到了,就像法庭上的被告,一旦犯罪事實昭然若揭,便突然委頓了,啞了。他急了,猛踩一下油門,沒有反應,再一下,還是無動於衷,我踩我踩我踩死你,把怨氣一股腦發洩在踏板上。他想,如果它是匹真馬就好了,安撫牠幾下,交流交流,說不定『馬』上又能四蹄奔騰。

鎖定一面紅磚牆,內圍的榕樹,傘蓋小部份探出牆外,剛巧可以遮蔭,使力將車子推往路邊,倚住牆壁。車子的老毛病不外是火星塞,或是漏油方面的問題,檢查了火星塞,又檢查了油箱,通通沒有問題,表示有了其他方面故障,這就成了大問題。打開引擎蓋,一陣白煙冒出來,差點沒把他的臉蒸成紅龜。裏裏外外的檢視,偏偏看不出個端倪。蹉跎了一陣,烈日天狗逐漸吞食底下弦月形樹蔭,熱氣不斷侵襲,他像一塊被搓揉地麥芽糖團,正被太陽手心的熱氣包圍,隨時準備融化。

決定歇歇手,休息一會兒。

倚牆坐下,探手往車藍掏出礦泉水,水已經被陽光煮溫,不過有勝於無。

水沿著喉嚨咕嚕下肚,眼睛左右溜轉了幾下。視線順著牆面延伸過去,盡頭一墩半圓形環狀物由路面隆起,好奇地移身過去,是井,井上有個轤轆,一條瓊麻繩在上頭圈繞了幾匝,垂下的尾端繫了個木片紮成的水桶子。俯身瞧,水面漾著金光,還是活井哩。井坐穿牆窟窿,牆裏牆外各佔一半,頓悟,莫非是半邊井。久聞大名,今日有幸一見。據悉這是宅心仁厚的屋主,將自家的水獻予路人分享。

有了腹案後,心安理得地把桶子扔下井去,搯水,舉起,當頭罩下,水,順著髮際流淌下來,奔越上身,竄過褲襠,夾帶他身上熱氣,潛伏到紅磚地底。暢快淋漓,夏天冰淇淋!

『咿呀』,木門推開,斜張出一朵人面桃花,撞見他,微微尷尬表情,倒好像她闖了空門,正巧被他這個屋主撞見。該不會自己…縮下頸頦,落入眼底的是,溼漉的汗杉緊緊貼貼住上軀,浮雕出肌肉男形體。

回過神,少女已閃身不見,門內嗡嗡一陣低語,好似微風下的風鈴,不疾不徐,嚶嚶泣泣。

佇立原處,微微不安,恐怕是打水聲驚動了人家,搞不好剛剛修車時的敲敲打打早已擾人午休清夢。還是快走才好,推車到別處去吧,不要只圖自己陰涼。

剛挪動腳步,門口隨及又晃出另一個蹣跚人影,向外探了探光景,是位阿嬤,開口:

「少年仔,熱,進來坐吧。」

「車壞了,在修。不好意思,吵到你們。」

聽得懂閩南話,卻不會講。

阿嬤略微茫然,隨即猜出他的意思。

「是哦,入內,等一下再修。日頭赤炎炎。」

一臉熱誠。

遵言,躬了一個身,隨阿嬤身後入內。

印花布大女襟女衫裹住阿嬤瘦小身軀。女衫襟口,袖口紫色碎花緞繡緄邊閃爍斑爛光彩。阿嬤灰白髮絲,由腦後綰成髻,插一根金簪。裏布小腳踩著秀麗金蓮,圓嘟的腳尖巔危危地點著地面,向前移位。他以為這個時候只要一陣強風就能輕易將她推倒。然而沒有,風鈴一樣,一陣搖晃,最後還是回歸定點。

古人,古厝,他彷若置身在古色古香境界。

穿過內院,步上門廳石階,阿嬤招呼他在簷下長板凳坐下後,摸起躺椅上的芭蕉扇,上半身斜斜靠上涼藤椅背。

芭蕉扇,有一下沒一下地扇著。

瞇眼,定定地看著他。微笑,問:

「你叨位來的?」

「台中。」心想,這個純樸古鎮,居民大都講閩南話,而他操一口外省口音,很容易被識破是外地人。

一時沒有了蹤影的少女,由護龍一間看似廚房的門口出來,手上端著一個大磁碗,小心翼翼護著慢步輕移。

留意到少女的腳微跛,然而瑕不掩瑜。

少女的皮膚雖不白但細嫩,鵝蛋臉,菱角嘴型,身材嬌小,有一股神似古畫上淡掃娥眉仕女那種古典美。 

碗內盛了九分滿綠豆汁,表面飄浮著碎冰沬。伸手接過碗,又慌忙伸張出去。

「阿嬤,您佬先請。」

「你呷,你呷,搵攏呷過了。」阿嬤揮手推辭。

少女一腳踏入正廳,裡頭悉嗦一陣,視線不及,並不確切她在忙些什麼。

坐下,右手唬口掐住碗的邊緣,拇指捺住湯匙,把綠豆汁呼嚕嚕喝掉,而後鬆動湯匙,搜括碗底的豆粒。

抬頭,阿嬤睡去,微微的鼾聲,隨著胸脯起伏抑揚頓挫。

突然感動,兩個女人不避嫌地招呼他這個不速之客。

擱下碗,起身準備告別。

挨近大厝公媽廳門檻,盯睛看,妙,少女忙的是風鈴加工,踏破鐵鞋無覓處,說不定裏頭就有貝殼風鈴。

「我再為你盛一碗。」少女由小板凳站起。

「夠了,謝謝!我可以進去看看嗎。」少女點點頭,不改羞怯。

他跨進門檻,蹲下身子。

少女跟前散放幾個扁圓竹篾,每個竹篾裏擱著彩色玻璃片,鍚管,尼龍絲線等風鈴材料,挑出細瞧都是穿了孔的。不過並未見到貝殼的。

「妳還在唸書?」由少女齊耳的清湯掛麵頭髮判斷。

「嗯。」手上串連的動作依然不歇。

「唸那裏?」

「彰女中。」

「那得通勤。」

「……」

「……」

少女有問必答。卻不主動話頭。眼睫低垂,眼光始終集注在手上材料運作。

一陣緘默,無以為繼,覺察到自己的唐突,醒悟到少女單獨面對陌生男子,難免矜持。

「啊!我該走了,十分感謝招待。」

「不客氣。」少女這會兒抬起頭,眼眸深黑。

踩過門檻時,身子突地拔高,頭部不明就理地撞了簷下繫掛物,尖銳邊緣劃過他額頭,搓揉當頭,不自覺地把頭往上抬。『喀嚓,喀嚓』,懸掛物猶在那兒驚魂未定。

少女 『啊』一聲,桃花綻放,呵笑連連,待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摀住嘴。他痴了一下,回過神。

「這是——?」

「牡蠣殼作的風鈴。」

「是嗎?」感覺新奇,雖然經常吃蚵,對牡蠣殼並沒有特別印象。

目光跟著游移到屋樑下掛滿著的各式各樣風鈴,以數量而言,女友的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

先前之所以沒有發覺,無非是因為無風不起聲浪,加上是高掛在自己視線所不及的頭頂上。

「每次做完一種,我就會掛上一個,算是樣品吧。」少女說,

「哦,那有沒有那種貝殼作的。」試探性地問。

「喔,沒有作這種的。」

少女的回答案出乎原先預料。

終於下定決心離開,再一次致謝。

放輕腳步,不敢驚動阿嬤。

少女領著他走出大門。

「哪兒有修摩托車的。」推動摩托車時問。經驗告訴他,不恥下問總是比查地圖來得迅速確實。

「天后官過去第一條街第三家,叫『吉祥』的。」

「天后宮怎麼個走法?」

少女顯然因天后宮名聞遐邇,故以它為地標。卻忽略他是外地人未必熟悉。

「門口這條路走到底,再右轉走到底,那兒挺熱鬧地,一看就知道。」

少女靠身過來,跟他併肩而立,指著馬路比劃了一陣,幽微的體香搔動了他的神經。

 **

 依言找到摩托車行,師傅停下上中工作,睨著他。

「外地來的?」

「嗯,能不能馬上趕給我,還得趕路。」

「儘量啦!」大致上查視了一下,「機油漏失,活塞不靈,四十分鐘後來牽。」

順著來時路回頭走過幾古厝來到剛剛經過的天后宮。

這次路過鹿鎮,原就有意巡禮古蹟名勝,作為他這十天九夜環島遊的完美結束。

天后宮外觀宏偉,內部金碧輝煌,香煙飄渺,悠揚鐘鼓聲中,香客進出雜沓。學著其他香客添了香油錢,由住持手中接過炷香及金紙。擎香在金鑾殿前跪下膜拜,祈求閣家平安,尤其是母親的病快好,又他的留學申請順利通過。媽祖天后保佑討海人海上平安,漁蝦滿載,會理會他祈求的這些瑣事嗎,說不定分身乏術呢。且不管,心誠則靈嘛。媽祖那被香火薰黑了的臉,莊嚴而慈祥地凝睇著他,彷彿在告訴他,「會的,我的子民,凡信我,敬我者,皆得如願以償。」

艱難地在人群間隙中迂迴穿梭,就像在火車站前擠身人潮摩肩擦踵,只不過這兒的香客縱然彼此陌生,至少有一個共通的信仰。

踱步到殿外,找到金爐,炙人的火龍竄出爐口耀武揚威,香客在金爐前圍成半弧,他插身其間,跟著他們忽前忽後,右閃左閃將金紙投入熊熊火焰中,汗氣淋漓地完成焚金任務。

空氣中,人的鼻息,煙味混雜香燭熱氣,金爐的火氣,加上磁石地面、琉璃貼片反光蒸騰成一片。直到風起,才稍稍沖淡一點熱氣。

耳朵似乎聽到了風鈴聲,四處張望,遍尋不著芳蹤,這兒人潮氾濫,人語|吆喝|小孩哭鬧|雜沓腳步聲交織成雜亂樂章。這麼細碎的聲響,理當被淹沒才對。因為有心,才聽得到吧。也許心繫少女,是她身邊的風鈴響起。

終於確定鈴聲來自上空,循聲登上樓頂,果然,平台當中突出的閣樓四個簷角各掛一個鐘鈴。

往前方放眼望去,滄海碧波,漁帆點點點,而一格格別出於藍的色斑沿著沙岸舖陳,則不知何物。回身向後,觸目所及則是鬱鬱青山。鹿鎮除了好山好水,還有好民風,腦中不自禁浮現煦藹的阿嬤及少女身影。

這裏空曠,海風一無遮攔,恣意享受了一下涼快,低頭看錶,約定取車的時間已到。

 ***

 跨入摩托車店,少女身影首先闖入眼簾,見他來,盈盈含笑,不掩靦腆。

「妳怎在這裏?」狐疑的問,語氣透露著欣喜。

「怕你找不到地方,順道過來看看….」少女欲言又止

頓時,心中滲過一陣暖流。

「我表哥,」突然向他介紹,「阿兄,是過路人,篤篤駐咱叨歇睏。」

他向師傳伸出手,對方延遲了一下,伸出黑手。

「我來走。」

少女走出店門,牽動停靠門外腳踏車。車後座綁著一個大塑膠圓桶,桶內冰塊簇擁著幾瓶礦泉水,把手一邊掛著斗笠及包巾,另一邊掛著小小謝籃。

「妳像是要去哪裏?」不由自主追了出來。

「那邊。到叔叔蚵蟟那邊幫忙。」手掌掬成一隻小白鴿,指向海邊。

「我可以去嗎?」

「當然可以,又不是專利。」少女抿抿嘴,促狹地。腳踏車騎遠。

去海邊玩固然沒有專利權,她可有權決定要不要他這個跟屁虫。

店內師傅一直用審慎的眼光鎖定交談的兩人。

進去付帳牽走摩托車,尋著可能蹤跡追趕。

到了岸邊,找到少女的腳踏車,把摩托車跟腳踏車併排。

由岸上觀望,原來剛剛廟頂所見那些異色方格即是蠔田。

邁過大片沙灘地,移身走近蠔田,搜尋著少女身影。

蠔田離岸有點距離,約三尺長剖半的竹蠔枝,間隔整齊立於淺水灘地,-畦畦界線分明。採蠔男女,穿梭蠔田間隙,忙碌著。耀眼的金光將他們頭頂斗笠照映得更加金黃。女人斗笠底下包覆著布巾,遮住大半面目,很難分辨面貌。依稀記得少女的上半身是粉紅色T 恤,下半身褲裝式樣顏色卻是怎麼也想不起來,見面時間匆促,而他的目光大都專注在她的臉上。找到一個穿粉紅色上衣的,可是從體型上看又不像。

「八月十五ㄏㄟ誌工,愛人啊mㄟ出港…」漁歌尋著海浪韻律跳動音符。

裝載車,風帆高掛,採下的牡蠣一簍簍被扛上板架。

潮浪一波波,跳躍著,一個碎了,又掀起另一個,前呼後擁倒海而來,遼闊的沙灘上。紅男綠女三五成群,追浪嬉笑。

淺水灘裏螃蟹四處橫行,孩童馳走追逐,彎腰撿拾,對他們而言那是一種遊戲。

漫無目標地在沙灘上走著,隨意看著,撿了些貝殼——沒魚蝦也好,雖說買不到貝殼風鈴,他想女友還是會喜歡這些美麗貝殼。

最後回到腳踏車前方沙灘坐下。

隨意玩弄細沙,沙礫順著他的指尖流瀉而下,遺留溼潤的一些攀附在掌心,湊近,灰質中滲雜一些彩顏,是貝殼亮麗結晶。他決定帶些回去,用掏空的餅乾盒裝滿。

大陽逐漸西移,愈來愈接近海平線。

離開鹿鎮已刻不容緩,出發前即允諾女友今晚共進晚餐,在這回程的最後一天。

然而他等著,繼續等著,只想跟少女再一次道別。

 ***

「你真的來啦。」少女款款來到跟前,摘下斗笠解下包巾,理理髮鬢。霞光映上了少女的臉,辨不清是曬紅還是染紅。

「剛剛看不到妳。」吶吶地說。

「我坐舢舨出去啦!」

「送給妳。」把最美的一顆紫貝殼挑出來給她,「這東西對妳來說一點也不稀奇……」吶吶地。

「每一顆貝殼都有它各自的容顏,你送我的,自當珍惜。」少女含笑接受,眼睛洋溢嗔喜。

「上我家去吧,吃現煮的蚵湯,還有我拿手的蚵煎。」晃晃手上塑膠桶,桶裏換上好幾顆碩大牡蠣——早已怯除了對他的陌生感。

「不,我得趕在夜黑前回家。」心中委實捨不得,但又不能辜負女友的期待。

併肩走過沙灘,來到岸邊,兩人各自牽車。

「等等,這個給你。」少女從謝藍裡掏出一個紙包給他。

打開,是一串貝殼風鈴。

「你離開時趕著做的,手上剛好有一些貝殼,材料現成,在摩托車店那時候就是要將這個給你。」

「謝謝。」竟然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少女對他的心意即使不用言語,他也明白。

他把貝殼包回去,謹慎地放到背包裏頭。摩托車緩緩開動,護駕少女的腳踏車前進。

海面上大紅太陽正要貼近海平線,篆出一個甲骨『旦』字。滿載牡蠣的車隊連成一直線,沿著海岸線蹣跚前進,宛若沙漠中的駱駝商隊。

「再見」

「再見,下次再來。」

在省道路口前揮手道別,短暫相聚,換來的竟是難分難捨。

騎了一段路,想起了什麼,把車停好,打開餅乾盒子,醃醬菜似地將貝殼風鈴仔細埋到沙裏,他想這樣一來就算一路巔簸坡也可以無破碎之慮。

——也許可以寫信給她。

——也許可以到學校去找她。

——或者過幾天再來找他,專程的,不再只是路過

——下回來,記得問她名字。

風起。

鈴聲由背後追趕而來。

——現煮的蚵湯一定鮮!熱騰騰的蚵仔煎滋味一定棒!

想著,想著,犘托車已調轉回頭。

  

 「我要的貝殼風鈴呢?」

「忘了。」輕描淡寫。

他就是不想給她。

悄悄把貝殼風鈴在自己臥房窗口掛起。

(愛盡在不言中/鈴蘭)    

 

【台灣新聞報/原名:路過】

 

 

 

 



隨機文章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