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已經努力克制不崩壞了,慶幸的是都能在歪掉的邊緣趕緊抽回(咦)

此文溫和走向,點到為止,願閱讀的你/妳也能心情愉快甜蜜(合掌)

如有BUG請不吝指教,以上,請笑納。

 


 

 

█─正文─█

 

 

 

啪搭──

 

徐徐的微風從敞開的落地窗鑽進,帶上一絲絲涼意,幾乎沒有阻礙地襲向倚靠在沙發上並專注於書本的少女,輕拂著瀏海,間或嬉 鬧般地竄進長長的髮絲中──撩起,又輕放。隨著髮絲的滑動短暫地暴露出那雪嫩白晰的頸項,襯托著姣好的面容,像是在心湖深處投了一石子,掀起了漣漪,餘波 蕩漾。

 

似乎感覺到一股癢意,少女只是略微搔了搔頸子,便繼續著手邊的閱覽。只是不知道撩撥起的究竟是看書的少女還是身後那鬼鬼祟 祟探頭探腦的人兒了。

 

嘴角上揚了小小弧度,少女仍是目不轉睛地看著書,表面上──

 

啪搭──又翻過一面書頁。

 

 

 

衣物與沙發摩擦的聲音剛響──

 

「在看什麼?」

 

Erikaちゃん醒了?」少女微側過頭望著從沙發背後圈住自己脖 子,似乎想嚇人一跳但更接近撒嬌意味的女孩。

 

───早醒了,還看了妳好陣子。但這句話怎會說出口

 

「嗯。」站直身,下一秒──女孩身手矯健地跨越椅背,在少女的身旁蜷縮著坐定。GAちゃん還沒回答我…」懶懶的音調,意外地甜膩,誘人心弦。

 

───當機。腦海裡僅呈現著那一剎那衝擊著心臟的攝人魅惑。

 

GAちゃん?

 

「啊這個,Erikaちゃん有興趣嗎?」回神,少女慌張地將擋箭牌遞 上,隨口問著她並不介意答案的問題。

 

───懶洋洋的Erika看著那大件的T恤套在Erika身上,寬寬鬆鬆地,輕輕一動就足以讓 人心臟爆裂。隱隱約約,危險邊際,煞是折騰。

 

當初以一句「這樣穿比較輕鬆,Erikaちゃん也會比較舒服 的。」如此的要求,在對方充滿純真與疑惑的視線下,對視了長達一分鐘──抓著『Erika專屬T恤』的兩手心微微出了汗,就在自己快被那道毫無掩飾的注視燒灼殆盡之 前,依稀聽聞她的輕答。

 

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幸福洋溢上嘴角,小跑步地跟著她進到浴室──笑語歡鬧聲透著門縫溜了出 來,迴盪在這格局簡約明亮的新垣房。───害羞的Erika

 

 

 

當初的本意真的只是希望對方不要那麼拘束,居家生活就要開心隨意,如此的單純,這點是絕對要嚴正聲明的。──儘管後來的走 向有點違背初衷……但自己還是要摸著良心說蒼天可見,心比明月。

 

──反正Erikaちゃん也不討厭,甚至可以說是喜歡,所以,將妄 想付諸實現是可以被原諒的。───欲拒還迎的Erika

 

 

 

滿滿的Erika──────嗯?

 

就在少女要被Erika大軍淹沒前,腦海繃出了一畫面。吶…Erikaちゃん剛剛那姿勢有點不妥……啊,不是粗魯喔,Erikaちゃ ん不管什麼動作都是率性可愛的,只是有點不優雅……對,不優雅。但………

 

───真的好可愛好可愛啊…Erikaちゃん,而且軟綿綿的。

 

………………軟綿綿?

 

唔───Erikaちゃん!!!

 

眼前,只見Erika輕輕地磨挲著唇畔,沒有緊實貼合,沒有深吻意 圖,只是有一下沒一下的啄吻,間或滑過下唇,輕含,離去,再啄。──似有若無的挑逗。

 

末了,睜開眼,瞧了眼呆住的同居人。「醒了?」只是簡單的問語,但卻彷彿聽到對方的笑聲──緬腆式。

 

倏地,溫度直升,以肉眼無法辨識的速度從脖子燒起,漫過平時精明如今卻顯得弱氣的臉蛋,直竄頭頂,像火山爆發一樣噴灑著, 餘醞繚繞。

 

───被調戲了。

 

 

 

Gakki不跟我介紹一下這本書嗎?」似乎欣賞夠了,Erika坐回旁邊的位置,她知道該如何將對方再度拉回現實。

 

「呃…是?」沒時間埋首思索那複雜的心情,Gakki回過神望著Erika手中那本──マリア様がみてる

 

 

 

 

 

 

GAちゃん很憧憬姊妹制度?」因為被神遊的Gakki引去90%的注意力,Erika只能粗略地下了這個結論。

 

「與其說是憧憬,不如說有很在意的角色。」恢復成平常的樣子,Gakki耐 心地引導著Erika

 

「哪一個?」拿著書貼近,Erika很自然地以窩在Gakki懷裡的姿勢坐定。

 

佳人入懷,清香飄送,笑顏逐開。──所以剛剛調戲什麼的都是幻覺,Gakki內 心打氣中。

 

「這一位喔~」Gakki指著一名字。雖然更想貼著Erika的耳朵說,但還是忍住了。

 

「支倉令?」

 

「嗯,前陣子有消息說要拍Dorama,本有意讓事務所幫我爭取 的,但想想還是作罷。」

 

「也對。而且這角色不是短髮嗎?柔弱的GAちゃん跟英氣的她似乎不 太搭呢。」Erika拿起被Gakki當作 書籤的人物圖像介紹表,在兩者之間瞄來瞄去,很故意。

 

「喔~~我很柔弱嗎?」Gakki自也不遑多讓,不再保留,直襲Erika那小巧的耳垂。

 

Gakki───!!!」閃躲,縮。──但能縮到哪去?Gakki可是很堅定地固守自己建築起來的防線呢。嗯,Erika的 臉紅果然是最棒的,輕輕一咬,極品啊───

 

望著害羞到有點語無倫次,想說什麼又遲遲無法化做正常句子的Erika──

 

───超可愛。索性抱住,磨蹭磨蹭。

 

 

 

───無言啊…這人究竟是個怎樣的生物啊…嘛,反正自己有一輩子時間來研究。

 

 

 

「為什麼要放棄呢?如果是髮型上,只要紮成馬尾就可以啦,我想應該沒人反對的。」不得不承認的是除了純愛劇,其實Gakki更適合出演英姿颯爽的角色呢。

 

───因為沒有Erika

 

「唔…怎麼這樣看我?」又來了,溫柔又專注。相處久了,對方舉手投足間散發的訊號,Erika已 經能毫不費力地察覺。如今,只要對上視線,更可以明白感受到隱藏在那瞳仁下的熱情與愛戀。剛開始還有點不習慣,多數都會羞得背過身去。

 

──結果更嚴重。從後方投射過來的,簡直讓自己有如芒刺在背,更不安穩了。

 

──於是換個方式,鑽進懷抱,擾亂對方。

 

──效果奇好,嗯,就是這樣。

 

 

 

「給妳看個影片。」牽起Erika,從沙發上起身,在書桌電腦前坐 定,拉著Erika坐在自己的大腿上,Gakki一 連串動作嫻熟到這是很平常的事一般。

 

「還是有點擠啦…」Erika不安分地扭著身子。

 

「這樣呢?」攔腰──

 

───更擠了。

 

故意的吧…

 

明明之前提議過換大一點的椅子了,但這人卻遲遲沒動作。

 

………算了。

 

マリア様がみてる在更早前有製作Anime喔~當時我有針對黃家姊妹做一點剪輯。」Gakki邊 抱著Erika,邊解說,邊操作著電腦,還偷偷小吃了一下豆腐,不著痕跡地。──應該。

 

 

 

【令ちゃん是笨蛋!!!】

 

「她是…島津由乃?」Erika憑著剛剛才閱覽過的資訊,無誤地判 斷影片裡的角色。

 

「嗯~支倉令的表妹,也是結拜妹妹喔。Erikaちゃん覺得如 何?」Gakki開心地問著,期待與Erika產 生共鳴。

 

「如何阿…」

 

「還有一幕我很喜歡~」Gakki更換著另外一個剪輯影片。

 

「我覺得Erikaちゃん很適合這角色呢,想說如果我們都能出演就 好了~這樣。不過正是因為這一幕所以還是作罷。」

 

「………反正我就是比妳矮。」

 

「咦?」

 

GAちゃ ん是笨蛋!!!」掙脫,轉身,跑離,一氣呵成。

 

───嘟嘴鬧彆扭的Erika

 

………………不對,不是發呆的時候!

 

「等等,Erikaちゃん──」

 

 

 

無暇顧及的電腦就這樣被晾著,螢幕忠實地呈現出讓Gakki心之嚮 往卻也因此放棄的片段──

 

【不過妳真是有精神啊…真的做了手術嗎?】

 

【做了啊~要我給妳看看傷口的痕跡嗎?】

 

【可以嗎?】

 

【我想給令看。】

 

【因為這是我努力過的勳章──】

 

 

 

 

 

 

 

 

 

 

 

 

───────────────────

────────────────

─────────────

──────────

───────

────

 

莉莉安學園,黃家姊妹˙支倉令與島津由乃,一前一後地駐足在聖母瑪莉亞像前。

 

由乃轉身──────咦?Erikaちゃん!?

 

──穿著莉莉安制服的Erika唔──這夢可以瞑目了。

 

眼前人甩出念珠,也只能呆呆地伸手接過。

 

………接過?

 

望著停留在手中還帶有Erika溫度的念珠,驚覺──

 

想要說些什麼,抬首,人已轉身離去,留下背影。形單影隻,不管是對哪一個而言。

 

等…等等…Erika聽我說──伸長了手臂,但卻邁不出步子,只能 看著對方愈行愈遠。

 

等一等…

 

『最討厭GAちゃ ん了───!!!』

 

耳邊似在迴盪著Erika的內心話,哭泣的臉龐,委屈的語調──梨 花帶淚,那遠去的人兒。

 

 

 

為什麼?

 

為什麼要離開?

 

為什麼不聽我解釋?

 

為什麼──────??

 

我很無辜啊─────────Erika─────────!!!

 

 

 

Erika───!!!」

 

終於可以動了──可場景怎麼不太一樣?眨了眨眼,Gakki試圖冷 靜,入眼所見的再熟悉不過。

 

──臥室。

 

真的是夢啊…

 

驚魂未定地埋首於兩膝間,剛剛那力道讓腰略微痠疼。

 

扭頭,透著窗外淡淡月光,辨識著。──Erika在自己身側。

 

不要緊──不過是個夢──

 

只是───

 

 

 

略帶疲累的躺下,從後環繞,頂著Erika的後頸,固鎖住枕邊人。

 

「唔…GAちゃん?」

 

察覺到Gakki的不安,Erika不 顧周公的催促,硬是叫了個暫停。

 

慢慢地轉動身子面對Gakki,才撫上額際,手指就沾染薄薄的汗 水。──冷的。

 

「怎麼了?」擔憂的話語,關心的口吻,實實在在的表情變化。

 

「沒。」──心落地了。

 

「現在沒事了。」──Erikaちゃん是最好的藥方。

 

───側躺在床上還天然地搖著頭回答的GAちゃん也太萌。

 

但就是知道,GAちゃん真的沒事了。

 

 

 

「睡吧。」Erika正欲闔上眼瞼──

 

「吶,Erikaちゃん…」再度與那一雙明眸對上。「可以抱著睡 嗎?」

 

──Erika當然知道Gakki真 正的意思。

 

「手會麻掉的。」雖然這麼說,但見著Gakki就定位的手臂,還是 笑笑地躺了上去,略微調整了下,找了最舒服的位置,倚著肩窩。

 

「晚安。」Gakki再度確認空調的運作後,拉好被單,輕吻Erika額頭,再將忙碌的另一手確實擁抱貼實。──這次一定會有好夢的。

 

「晚安。」Erika回敬式地啄了Gakki的頸項,甜蜜地入夢。──繼續找新垣公下棋。

 

 

 

 

 

 

 

 

 

 

 

 

───────────────────

────────────────

─────────────

──────────

───────

────

 

Erikaちゃん……」眨眨眼,水潤水潤,無辜氣息散發。

 

──不是故意的。我知道。

 

──不要責備我。我還沒開口勒…

 

──請帶我回家。妳已經在家了…真想這麼吐槽…

 

「真是的。」──眼神心靈交流什麼的到此為止。Erika甩開覆在 頭上用來擦拭的毛巾,爬上床。

 

 

 

「明明提醒過妳的……」傲嬌的語調,一副拿妳沒辦法的寵溺表情,Erika開 始了手頭的任務。

 

───髮絲飄逸,清香吹送。剛沐浴過的人兒,寬鬆方便的居家服。

 

Erika───

 

今天───才剛開始呢───

 

 

 

 

 

 

 

 

 

█─END─█

 

 

 

 

 

 

█─後談─█

 

終於完成了,碼字慢的痛苦就在於往往還沒打到關鍵,靈感卻越來越長地鋪設著=w=||

啊,請不要問我為啥取這標題(掩面)

似乎沒有任何關連但深層一點想又能牽扯一堆出來,於是就這樣定案了(喂喂)

最後的最後,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讓走向崩壞的,可原本明明只有三行,為啥又能扯出一堆(掩面)

以下(逃)

 

 

 

 

 

 

 

 

 

█─崩壞後續─█

 

 

 

──Erika的細緻容顏。──Erika的勾魂瞳眸。──Erika的水嫩雙唇。

 

──柔情似水的Erika。──害羞傲嬌的Erika。──臉紅急喘的Erika

 

頸項、鎖骨、胸脯、小腹、蠻腰、翹臀、大腿………還有,不可言語的禁忌之門。

 

───身心滿滿的,都是Erika

 

──Erika的手臂。──Erika的 雙腿。──Erika的少林功夫。

 

……………

…………

……

 

「痛──────!!!」

 

毫不客氣地對著Gakki那麻痺的手臂施壓。

 

嗚──Erikaちゃん怎麼可以這樣,人家什麼都還沒做啊………

 

只不過是把妳全身上下瀏覽了幾回,好啦…或許摻了點歪念…

 

───Erika警官無言威迫中。

 

唔…我承認百分之百歪念了,誰叫Erikaちゃん那麼犯規呢。 ───Gakki嫌疑犯試圖反駁。

 

盯──────

 

……………

…………

……

 

「對不起,請繼續。」認命地躺好。

 

……………

…………

……

 

───束手就擒的GAちゃん。

 

「我開動了~~。」謝謝你,大地。謝謝你,太陽。謝謝你,生命。──合掌。

 

「咦?」

 

 

 

 

 

 

 

 

 

█─TURE END─█

 

 

 

 

 

 

█─時序解說─█

經penny_saviola同學提醒下,發現正文並沒有特別註明時間點,緊急補充時序作為參考,希望有幫助Q口Q

早晨,Gakki在客廳看書,剛熟睡的Erika突襲ww
(一番調戲?+解說聖母黃家角色)PS.靈感源由於Gakki與Erika被人提議過很適合演出ww
夜晚,Gakki在夢裡延續著她的怨念(?),做起了自己與Erika分別是聖母黃家的令與由乃角色。
(夢中場景還是黃薔薇革命重要橋段ww)
驚醒後的Gakki對Erika撒嬌,讓Erika完全的依臂而睡。
(Erika還提醒過Gakki喔,畢竟那樣躺著隔日的結果可以預見ww) PS.Erika夢裡的周公是Gakki的樣貌喔ww 也就是Gakki的Cosplay(毆)
隔日早晨,如Erika的預料一般,Gakki的手麻掉了。(Erika一早起來先跑去沐浴了,出來就撞見Gakki水汪汪的無辜眼神。)

Erika爬上床準備幫Gakki按摩舒壓,可是Gakki爆走因此被Erika很不客氣地修理中www(這部分就是崩壞後續了。)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