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進來。」白天催促。

「嘎?」騎士怔怔地不知該怎麼辦。

這時,一道閃電閃過去,卡菲盤子中的肉頓時變成焦炭一堆,不用說,兇手自然就是一臉得意洋洋的寶利龍了。

卡菲低著頭看著自己變成焦炭的早餐,氣得整個身子發抖起來,他大吼一聲:「你這個大笨蛋白痴龍!」

紫光一閃,這次換成寶利龍盤子中的肉變成一堆焦炭。

「臭~咖~啡!」

「白‧癡‧龍!」

年輕騎士張大嘴,因為他同時看見了龍發出的高級魔法和前任龍皇發出的高級鬥氣招式,而且照現場的火爆氣氛看來,這兩招很有可能就要對撞了……

「快下來!」

白天用力一扯,把年輕騎士拉進桌底,幾乎是在同時,桌外傳來劇烈的爆炸聲,地面還猛烈的搖晃了幾下。



年輕騎士猛地捂住耳朵,待爆炸聲完,他猛然想起自己效忠的王者還在外頭,他驚呼:「糟糕!銀月皇陛下!」說完,連忙要爬出桌底。

白天卻把他拉了回來,面對騎士疑惑又著急的眼神,他只是笑著搖了搖頭說:「放心吧,利奧拉很強的,要不然,這種事情每天都會發生,他要出事早就出事了。」

「每天都發生?」年輕騎士驚訝的張大了嘴,正巧還有一個大爆炸的聲音給他做背景音樂。

白天理所當然的點點頭,拿起盤子中的肉咬了一口,慢條斯里的吃完,抬頭卻看見年輕騎士驚訝又好奇的眼神,他笑了笑,開始解釋起來。

「自從餐廳第五次被毀的時候,財務大臣凱司就抓狂了,重建時,他就找來了幾塊大石頭當作是牆壁和餐桌了事。」白天又吃完了一口肉,才不疾不徐的解釋:「不過這反而成了支持最久的餐廳呢!而且本來這餐廳還嫌太小,不過隨著『牆壁』越來越薄,這空間也越來越剛好了……」

白天好整以暇的嚼完口中的肉後,才開口說話:「難道你沒發現,為什麼整個皇宮找不到半個瓷盤,全都是鐵或銀盤嗎?」

年輕騎士一邊聽著外頭越來越激烈爆炸聲,一邊哭喪著臉說:「是因為鐵盤和銀盤打不破嗎?」

「不是。」白天平靜的解釋:「是因為鐵盤和銀盤被打成碎片後,可以加熱溶化再造,瓷盤就不行了。」

「……」

白天聳了聳肩:「不過也有例外,之前卡菲陛下被寶利龍氣得使出絕招,那一次的鐵盤連鐵渣都沒有剩呢!讓凱司氣得差點把卡菲陛下和寶利龍一起埋了,給那些盤子陪葬。」

「……」

「白天,可以出來了。」

不知何時,爆炸聲已經消失了,而外頭的利奧拉就提醒桌底的兩人。

白天從桌底爬了出來,左右看了一下,除了利奧拉的周圍十公分內,其他地方滿滿是石塊沙礫,而這也代表著……餐廳的空間變成更寬廣了!

「他們兩個呢?今天好快就打完了呀。」白天有點好奇的詢問。

年輕騎士正巧也隨著爬出來,看到周圍慘狀和白天的話,他更是哭笑不得,這還叫快啊?

利奧拉平靜的解釋:「父親大概真的餓了,去找廚師要早餐。寶利龍則是太早起床,睏了,又回房睡覺去了。」

「原來如此。」白天點了點頭:「那麼你接下來要做什麼呢?能否跟我去訓練場看看騎士們,順便給新進騎士一點鍛鍊上的建議。」

利奧拉點了點頭,回答:「如果沒事的話,我就跟你去……」

這時,一個淒厲的鬼哭神號響遍皇宮:「利~奧~拉~~」

「什、什麼聲音?難道是有敵人上門挑釁?」年輕騎士緊張的右手搭到劍柄上。

「不,聽這聲音應該是我們的財務大臣。」白天搔了搔臉,無奈的說:「看來你暫時不能跟我去了。」

利奧拉緩緩的點了點頭。

「不知道這次是什麼事情讓凱司抓狂了?」白天偏了偏頭想。還不到月底,東西損壞修補的帳單應該還沒來啊?

餐廳的石門被一個魔法炸開,來人頂著一頭亂七八糟的綠草,身手快得像在瞬間移動,一個伸手就把一張紙貼到利奧拉眼前,然後一句彷彿從地獄最深處竄上來的陰慘慘的兩個字從來人的牙縫蹦了出來:「你‧看!」

利奧拉稍微往後移了移,這才看清那張紙,上頭項目良多,一時半刻內絕對看不完,但是這不成問題,因為他只要看清楚標題就好了─「卡布奇諾的帳單」。

利奧拉看清了標題後,面無表情的轉頭面對凱司,他知道,後者一定明白他對卡布奇諾的帳單是提不出半點解決的辦法。

「蓋章!」

看見利奧拉沒表情,凱司哼了聲後大喊,然後另外丟了一張紙在桌上,標題赫然是「斷絕兄弟關係宣告,從今天起,卡布奇諾‧卓根此人的債務,銀月皇以及龍皇皇室決不負責!」

利奧拉揚了揚眉,思考了會就毅然拿出印章蓋章了。

雖然卡布奇諾一旦看見這張公告,一定會怒氣沖沖的來找他這個弟弟理論,不過,反正父親的生日也快到了,正好把卡布奇諾逼回家參加生日宴會。

「還有,利奧拉,你家那頭該死的龍又破壞了一排房子。還沒完,你老爸沒事去把大廳上好端端掛著的蒙娜麗莎畫上鬍子,害我為了不讓那幅畫報銷,只好找了畫家來補救……這些費用我都要從你的俸祿裡扣!」

凱司這個下屬惡狠狠地宣布要扣他頂頭上司的薪水。

「嗯。」

利奧拉反應平淡,反正他從即位以來,從來沒見過「俸祿」這種東西。

而且他本來就沒多少需求,尤其住在龍皇皇宮中,他要食物就去廚房拿,反正也沒人敢阻止他,衣服自然有皇家裁縫師會負責,所有生活必需品也有專人會買好,所以有沒有俸祿還真沒什麼關係。

就算真需要用錢,最多讓寶利龍去黑龍王祕羅的龍穴裡拿點金光閃閃的「玩具」出來玩,祕羅也從不會跟寶利龍計較什麼,不過這招,利奧拉自己倒是從未用過,反而是凱司連哄帶騙的讓寶利龍做過不少次。

「喂!利奧拉,你幫我跟寶利龍說,去他龍老爸那裡,拿點玩具出來玩玩吧?」凱司突然變了臉色,一臉諂媚的說。

利奧拉撇了凱司一眼:「不是上個月才拿過嗎?」

「上個月都過了一個月啦!」凱司跳腳著抓狂大叫:「你家老爸和你家兒子可是每天都在破壞!還有啊,到阿卡蘭去叫梅南把進口關稅給我降低一點!」

「梅南上次哭著跟我說,不能再降了。」

「可惡!那叫斐爾降好啦!」

「斐爾也說過了,要降關稅沒有,要命一條。」

「去……我現在就去拿他的命!」

凱司猛然轉過頭來,低吼:「白天!」

白天嚇了一跳:「嗯?」

「我警告你!」凱司惡狠狠的警告:「斐爾要是不給嫁妝,你不准給我娶清清!」

聞言,白天只是苦笑。

「還有,我死都不給你錢當聘禮!」

白天持續苦笑。

「另外,婚禮上,我只會給你紅包袋一只,裡面絕對沒有東西!」

什麼?凱司居然還肯出錢買一個空紅包袋子,可真讓白天驚奇。

什麼驚喜的表情啊!還真欠揍……凱司沒好氣的給了白天一個大白眼,然後轉過頭來,懷疑的說:「利奧拉,你沒事情了吧?那就跟我去改公文啦,你這國王偷懶也偷過頭了吧!」

但是這時,外頭突然傳來吵鬧聲:「不好啦!卡菲陛下不見啦!」、「快!快去稟告銀月皇陛下……」

「……」

凱司露出踩到狗屎的表情,白天也無奈的笑著,利奧拉仍舊是面無表情。

凱司痛苦掙扎了一下,最後想起那幅讓他抓狂的長鬍子蒙娜麗莎,那可是浪費了他好多的錢,卻沒得到一點半點的回饋!

為了不重蹈覆轍,他只有無力的揮了揮手:「走啦,我自己去改公文,你趕快去把你家老爸找回來,他在外頭多待一分鐘,就不知道會惹什麼禍來,要是再多一張帳單,我一定會得心臟病!」

利奧拉點了點頭,兩人跟白天打了聲招呼,一起離開亂七八糟的餐廳。

白天和年輕騎士目送兩人離開,後者的表情顯示出他有大腦當機的傾向……

「看見了嗎?」白天突然問。

「呃、呃?」年輕騎士瞪大了眼,腦筋完全轉不過來。

白天比著離去的利奧拉的背影,笑著解釋:「銀月皇可以說是天底下最處變不驚的人了,你可以多多向他學習。」

年輕騎士看著那始終沒有變化的纖細背影,愣愣的說:「我想我一輩子也做不到那樣……」

說的也是,要像利奧拉那樣,實在太強人所難了。白天點了點頭,下次還是不要用這個例子好了。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調整文字大小

使用最舒適的文字尺寸瀏覽文章內容

我知道了 繼續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