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緩緩張開了眼睛,眼前從模糊到清晰,首先看見的是他很熟悉的鐵灰色帳篷……所以自己還活著嗎?

路德鬆了口氣,雖然對死亡或者活著都沒有太多感想,但是,才二十一歲的他不管怎麼樣都還不想死。

「路德?」

路德愣了下,身邊就有人影靠過來,他脫口而出:「哥?」

「你終於醒了,路德。」

果然是克羅昆,他低頭看著弟弟,緊皺的眉頭鬆開了些,輕聲說:「你睡了足足三天,真是嚇壞哥哥了。」

聞言,路德虛弱的笑了,不管怎麼樣,哥哥還是很關心自己。

「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我們的船艦會攻擊我們?」

聽到弟弟的疑問,克羅昆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語氣也變冷了。

「聯盟背叛了我們,他們串通艦隊中的幾名艦長,要他們一炮轟死我,讓他們能夠拿到鐵灰色艦隊的軍權。」



聞言,路德掙扎著要起身,直呼:「他們怎麼可以這樣?我們正在幫聯盟打仗,他們卻……」

克羅昆把他重新壓回床上,叮嚀:「別起來,你傷的很重,醫生說要好好靜養。」

路德聽話的躺了下來,但眼神還是充滿氣憤。

見狀,克羅昆笑了笑後說:「這也沒什麼,我吊死了幾個高層的蠢貨兒子,他們本來就對我懷恨在心,加上鐵灰色艦隊的實力強大,若說他們不會忌憚我,不想除掉我,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聞言,路德更加擔心了,問:「哥,那你要怎麼辦?」

克羅昆仔細地對弟弟解釋:「鐵灰色艦隊大半還是在我手上,叛徒只是少數,雖然他們派來其他艦隊支援,不過也不是我的對手,這三天,我給他們的苦頭是夠痛的了,所以他們想議和了,還提出條件,只要我交出鐵灰色艦隊的軍權,就讓我成為聯盟決策的高層之一。」

「不過,如果我真交出鐵灰色艦隊的軍權,那就真的死定了。」克羅昆直接了當的說。

路德點了點頭,這點道理他還是懂的,他也不相信那些人真的會這麼簡單就放過哥哥。

這時,克羅昆冷笑了聲,說:「愚蠢的聯盟高層,他們以為操縱了幾名鐵灰色艦隊的艦長,就可以得到鐵灰色艦隊了嗎?鐵灰色艦隊是我的!艦隊裡的每一個軍人相信的不是聯盟,是我!」

聞言,路德遲疑了一下,卻還是沒有開口。

「就算現在軍艦上頭的軍人現在還服從聯盟的命令來攻打我,但只要我打贏幾場仗,他們就會知道,誰才是他們真正的領頭上司,然後,真正的戰爭才要開始!」

路德有點擔憂的問:「哥,你說什麼戰爭?現在聯盟都內鬥起來了,還是先不要攻打其他國家比較好吧?」

「路德,我說的戰爭不是對其他國家,也不是什麼內鬥,而是更加偉大的東西。」

克羅昆看著疑惑的路德,輕輕的宣告:「我要成為這世界的王。」

路德驚呆了,他再怎麼樣也想不到,哥哥居然想征服世界?他結結巴巴的說:「哥,這、這怎麼可能……」

克羅昆彷彿預料到弟弟的反應,他強硬的打斷弟弟的話,解釋:「我們一直都在用戰爭來換取和平,但是,只要有那些腐敗的聯盟高層存在,和平永遠都不會到來,這次的經驗就是最好的例子,不是嗎?他們竟然敢在攻打其他國家的時候掀起對我的內鬥?愚昧至極!」

對此,路德也無話可說。這個決定的確是非常愚蠢,不但削弱聯盟本身的實力,還給了其他國家喘息的機會,戰爭也許會因此無限期的延長,而之前為了減少戰爭的時間,對一個村子趕盡殺絕的舉動,也全都付諸流水,村民全白死了!

「所以,我們為什麼不能打更大的仗,打倒那些聯盟高層,打倒所有的國家,換取更大的和平?」

路德看著哥哥,雖然他無法反駁哥哥,但哥哥的野心實在大得有點讓自己無法接受了。

克羅昆的雙手抓住了弟弟的肩膀,激動的說:「聽我說,路德,只有我成為王,讓所有人都臣服在我之下,這世界就再也不會有任何紛爭了,再也不會有任何戰爭,我們村子的悲劇也不會重演了,所以……我親愛的弟弟,唯一的親人,你會跟隨我吧?」

克羅昆的眼睛看來是那麼狂熱,語氣中充滿著無比的熱情和雄心,宣示:「我對你保證,這一切,不管是殺戮還是征服,所有不擇手段的一切,全都是為了迎接永恆的和平!」

「為了……永恆的和平嗎?」路德喃喃念著,為了和平,如果是這樣的野心,那自己或許可以接受吧?

就再讓我相信你一次吧!哥哥。

路德抬起頭來,看著克羅昆,堅定的說:「哥哥,我會跟隨你。」

為了永恆的和平。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41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