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紅斗蓬吞下了最後一口乾糧,刷的一聲站了起來,簡單丟下一句:「走吧!」

「去哪裡?」詩人莫名奇妙的抬頭看著他。

紅斗蓬淡淡的說:「你不是要去唱歌?正好我也想聽歌,就一起去。」

聞言,詩人的湛藍雙眼立刻燃起了希望。

紅斗蓬一定很強!這不是直覺,是一種推論,能夠穿著顯眼的紅色斗篷到處晃的人,若不是不知死活的冒險新手,就是可以解決任何找上門的麻煩的強者,而根據紅斗蓬到目前的舉止,絕不可能是個新手。

在詩人尚未吐出半個字之前,紅斗蓬立刻冷冷的說:「你如果吐出任何讓我覺得有贅字的句子,我就用更直接的方法,打到你今天出不了門,也就不用唱了。」

「贅字?」詩人立刻驚呼出聲:「我說話怎麼可能有贅字呢?我從來都不說多餘的話,這點你可以放心,我可是個詩人喔!咬文嚼字可是我的能項,保證一句話都優美宛若鳥兒在鳴叫,清脆如流水小溪……」

聽到這,紅斗蓬一把抓住詩人的衣領,把他整個人上舉,硬生生從坐姿變成懸吊在半空中。

被抓住的詩人閉上了嘴,無辜的眨著眼睛,動也不敢動,完全不明白紅斗蓬到底為什麼又生氣了。不過話說回來了,他的力氣還真大,果然是個有實力的人呢!有紅斗蓬在,他一定不會被巡邏隊打成麵包了……前提是,紅斗蓬能壓下怒火,讓他留著命去唱歌。

紅斗蓬舉著他好一會兒,不知道到底是在壓抑怒火,還是在思考該從哪個部位打起,直到幾名旅店的侍者走過來,不等他們開口說話,紅斗蓬就放下了詩人,轉身對他們說:「沒事。」

回過頭來,紅斗蓬低下頭,讓詩人從黑暗的斗篷帽子底下看見了他的眼,那是一雙殺意凜然的黑色眸子,他一字一字的低吼:「除了是和不是以外,其他所有的字都叫做贅字!」

吼完,他頭也不回的走出旅店,看著紅斗蓬的背影,呆愣的詩人喃喃了一句「就像是燃燒的黑色火焰一樣」,然後連忙起身追了上去。

詩人追上了紅斗蓬後,就放慢速度走在紅斗蓬的身旁,雖然離酒館還遠著,但這時,他卻開始低聲哼歌了。



時間流轉,歌者流離,遙望遠方,回想過去……

歌者啊,你的嘴角總是有抹笑,

歌者啊,你的笑容越過了所有人,

遙不可及的歌者啊!你的眼到底在看著什麼呢?

旁人紛紛感嘆。

歌者低聲唱著,

縱使再遙遠,

我的眼還是看著那傳奇的女子。

武妃啊,

是不是,聖王與聖后讓你的心死去?

武妃啊,

是不是,只有戰鬥能讓你的眼燃起黑色的火燄?

武妃啊,

你漠然的眼到底在看著什麼呢?



紅斗蓬愣了愣,這和之前聽到的武妃歌不同,而詩人的態度也很奇怪,他雖然低著頭,始終沒看向紅斗蓬,但是歌詞中不斷的疑問,卻好似在跟紅斗蓬提問。

紅斗蓬只是瞥了詩人一眼,下評斷:「這歌真難聽,如果你今天要唱的是這首,那被打也是活該。」

「是嗎?」詩人摸了摸鼻子,有點無辜的說:「可是LL說,每到一個新地方都要問呢!如果正好被武妃聽到了,而她願意給我答案的話,LL就會用他手上的豎琴和我換那個答案,同時解除我每到一個新地方就要唱上三天武妃歌的規定。」

說完,詩人期盼的看著紅斗蓬,問:「你覺得呢?武妃為什麼要離開呢?是因為聖王不愛她,待在不愛自己的愛人身旁很痛苦?或者是聖王迫她離開?還是聖后故意刁難……」

紅斗蓬打斷了詩人無止盡的幻想,沒好氣的說:「吟遊詩人!你們就是想的太多,說不定,武妃只是因為太無聊了,所以才離開而已。」

沒想到居然能得到紅斗篷的回答,詩人的勇氣湧上來了,他更進一步的詢問:「如果她真是像你說的,是因為太無聊才走的,那她當時到底在看著什麼呢?」

紅斗蓬冷冷的回答:「我怎麼會知道。」

詩人「喔」了一聲,有點失望,卻也不敢再問紅斗蓬了。

兩人默默的走了一陣子,突然,紅斗蓬開口說:「說不定,她只是在看昔日的戰士和祭司同伴,回想著以往艱辛困苦的冒險和充滿痛苦淚水的戰爭,然後發現自己一直期待的幸福快樂結局,原來竟是這麼無聊的東西。」

聽完這番話,詩人一愣,然後不禁感嘆:「有人天生就適合不斷的戰鬥,對她來說,所謂的幸福快樂不是在結局時才到來,而是從每一場戰鬥的過程得到的。」

聞言,紅斗篷瞥了他一眼,默默的不發一語。

詩人停下了腳步,輕笑了起來,這時,紅斗蓬也跟著停了下來,冷冷的問:「笑什麼?」

詩人卻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說:「我想我不需要去唱武妃歌,你願意跟我去見一見他嗎?」

「誰?」

詩人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是羅倫佐‧路易斯,我的老師,同時也是被你暱稱為LL的……」

「又是你!居然還敢待在鎮上,昨天不是叫你滾出去了!」

詩人愣了愣,扭頭一看,竟然是昨天的巡邏隊,那個足足比常人高出一顆頭的巡邏隊長正惡狠狠的帶著五個隊員朝他走過來,當走近一些的時候,隊長看清了詩人的臉,臉上的傷居然好得差不多了。

難道昨天打得不夠狠?巡邏隊長有點疑惑。

真是倒楣啊……想不到連酒館都還沒走到,就遇上了巡邏隊,詩人對於自己的運氣到底可以糟糕到什麼地步,又多了一層認識。

不過,現在可是不一樣了,有紅斗蓬在,誰也別想動自己一根寒毛。嗯!這麼看起來,自己的運氣也沒差到哪裡去嘛!就這麼轉念一想,詩人再次樂觀的面對自己的人生。

巡邏隊長冷哼了聲,回頭對隊員吼:「把這個不識相的傢伙抓回去,正好拿去交差了事。」

收到命令後,隊長身上的兩名隊員立刻一擁而上,兩人毫不費力的就把詩人架住了,事實上,手無縛雞之力的詩人也根本沒有反抗,他正眼巴巴的看著紅斗篷,期待後者的第一擊會是什麼樣的攻擊呢?是一拳揍飛兩個人?還是用踢腿帥氣些?

由於詩人那期待被救的眼神實在太熱切了,巡邏隊長終於注意到了紅斗蓬的存在,冷冷的問:「你是他的同伴?」

「不,我不認識他。」紅斗篷冷漠的回答。

說不定是直接就拿刀劈過去了,LL說過她的脾氣一向不好……等等!剛才紅斗篷說了什麼?詩人的臉色大變。

「算你識相!把這傢伙帶回去。」巡邏隊長下了令,兩名隊員立刻把詩人拖走。

被拖著走的詩人慌張地回頭大喊:「等一下!紅斗篷,你為什麼不救我呢?」

但他只瞥到紅色的斗篷一角,頭就被架住他的人強制扭回原位,痛得他的五官都皺了起來,差點還扭了脖子。

這時,巡邏隊長懷疑的上下打量了下紅斗篷,不客氣的命令:「你把斗篷帽子拉下來!」

聽到這話,詩人又燃起了一線希望,如果是她,肯定不會照著別人的話去做……但是下一秒,他就又聽見巡邏隊長用訕訕然的聲音說:「哼!原來真是個男人,這麼矮小,又穿紅色斗篷,還以為是個女人……沒意思,走啦!」

男人?詩人一愣,怎麼可能?紅斗篷不是她嗎?不是……武妃嗎?!

他拼命想回頭看一眼,但是兩名隊員卻用力把他的頭卡住,不讓他東張西望。

讓他看一眼,一眼就好……嗚!紅斗篷!你到底是不是武妃呀?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