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風內海》讀後

 

姓名:周珮瑜

班級:華語一

學號:9814131

 

書名:《倒風內海》

作者:王家祥

出版者:玉山社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年、出版地:一九九七年十月(臺北)

頁數:二百七十四頁

 

摘要:

由作家王家祥的筆,《倒風內海》中沙喃純真的眼中,看待台灣早期的歷史事件,可見多種族的互動激盪,從過去便可見台灣島嶼的包容性和競爭性,藉由本書,我們更可以在歷史中思考我們的未來,民族之間的相處還有文化的交集,所帶來的多彩世界。

 

古老歷史的重現:

台灣本土作家王家祥一九六六年出生在高雄,生性自由,求學階段便可以看出其不受約束的性格,以高分進入重點高中,後來選擇自動休學,後來又以同等學歷考上中興大學森林系。大學期間開始寫作和觀察自然,然而,卻因為過度參與學運而休學。從其著作《文明荒野》、《自然禱告者》、《打領帶的貓》、《關於拉馬達先先與拉荷阿雷》、《山與海》、《小矮人之謎》等,便可知作家對於土地的關係有多密切。王家祥對於自身所長之土地的熱愛,並非只是嘴上說說,而是以自身的力量積極參與自然保育運動,高中和大學都沒有畢業的他,反而在生活中和工作上尋求知識,所知的一切關於台灣這片土地,都可以在他的筆墨中嚐到他的熱情與關懷。

《倒風內海》是一篇歷史小說,以第三人稱所寫成,但文中大多都是以原住民沙喃的觀點來看待故事的發展,主角沙喃是一個很奇特的人物,並非因為他是原住民,而是因為他即使在原住民的世界中,他依舊是一個特殊性格的人物,他像是英雄般的作為和思想,都顯現他的不平凡,天生的領袖和英雄氣質讓他在族中深受期待,但讓他不解的是,族中卻沒有女人敢親近他,他不知道的是,他眼中只有英勇和光榮阻礙他看不到愛情。故事的轉折點是他到漢人的市集中,那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他依舊是一名勇士,他有著英雄救美的特質,然而漢人的世界是一個講求權力地位的地方。全文以他戀上阿蘭娜來串聯,他追逐著美麗的阿蘭娜的身影,牽扯上漢族、荷蘭人、客家人和原住民的恩仇糾葛中。他是一名勇士,擁有著最純潔的心靈,以天真但聰慧的眼睛帶領讀者進入台灣早期的歷史故事中,那充滿著神話色彩,自然卻又複雜的世界中。

本書作家用詞上以許多原住民的語彙來書寫,更增添了他所創的角色的立體感,其中各個民族間的互動,仿若是我們在閱讀歷史一般,情節淡然地訴說出台灣早期的味道,重現出那段遠古的歷史故事,不論是水鹿、牛隻、王田、市集等都映照出一股年代所具有的歷史影像,可說是描寫得非常入味有神。

 

台灣原住民的外交手段:

在《倒風內海》中,沙喃來到市集,其中有一個赤崁人的角色—大羅皆,他帶領著沙喃在漢人的世界中貿易,以一口流利的閩南話對應,由此可見早期原住民的良好外交。

根據劉如仲和苗學孟等人所著的《清代台灣高山族社會生活》中指出,明史曾經紀載:

﹙高山族﹚初悉居海濱,既遭倭難,稍稍避居山後。忽中國漁舟自魍港﹙今北港﹚飄至,遂往來通販,以為常。至萬歷末,紅毛番泊舟於此,因事耕業,設圜匱,稱台灣。

可見漢族與台灣原住民的接觸非常早。在明代漢族商隊就以經常在台灣的北部與台灣高山族交易,清朝以後,漳州和泉州的漢人更擴展貿易的地點,最遠甚至可以到台灣的東部。《清代台灣高山族社會生活》:「在康熙三十二年﹙1693﹚,有彰化人陳文『至與互市,居經年,略通番語』。清代大陸和高山族交往較多,貿易也較頻繁。」由此可知,台灣的原住民並非封閉於台灣這座島上,而是從過去台灣就已經是一個貿易頻繁的地方。

在《倒風內海》中我們可以看到沙喃以大量的鹿皮交換所需,在歷史記載上,台灣原住民大多都是以當地的土產和手工製品來交換,《清代台灣高山族社會生活》︰「台灣南北高山族多狩獵,『生番』狩獵更是主要生產活動。他們常常將獵獲物和漢人交換。」而此時原住民除了跟漢人貿易,在附近的日本當然也會有所接觸,日本人大多以衣服、包裹、牆壁裝飾和武士盔甲等,來交換獸皮。而漢人則是交換原住民所製成的鹿筋、鹿鞭等,可見兩者之間雖都與之交易,但其實也有所不同的形式,而這些差異更可以突顯出原住民高超的貿易外交手段。

 

古老民族的巫術:

在書中,沙喃的母親是一個女巫,他營造出一個意象,這意象也是一個預言,貫穿了整篇故事的開始與結局—「災禍會從海面來」。那災禍從一開始的昏暗不明,在沙喃的腦海中不斷的推斷,最後,我們可以看到所謂的災禍的確是從海上而來,而這當然牽扯到沙喃的出生所受的詛咒,使它更添加了神秘的色彩。事實上,在台灣原住民族中,巫術確實是真實存在的,我們可以從一些古老民族中發現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一個身為醫者,同時又是預言的女巫存在。

台灣的原住民信仰十分的複雜,《清代台灣高山族社會生活》中點出,其信仰大至可分為圖騰崇拜、咒物崇拜、性器崇拜、鬼靈崇拜。而這其中我們可以發現,性器崇拜也是許多民族都存在的,在西方有東歐勞賽茲﹙Lausitz﹚地區出產的水瓶,約莫紀元前一三OO年的物品,形狀像是乳房的崇拜儀式用具,學者們推測這是古時的女神崇拜的器具。田哲益《台灣原住民的社會與文化》中也詳細記載了原住民的巫術,由此可知,在與自然界為伍的原住民族對於周遭的崇敬,他們在基督教未傳入前,大多信仰著自己的土地,女巫同時是巫術施展者,同時也是有智慧的長者,引領著族人。古老的民族中或許更接近於自然,像是巫術、魔法,從原住民的口傳神話中,更可見神奇的力量。回到《倒風內海》,女巫的預言就像是一個領導,神秘不可猜測,沙喃多次的疑惑,也許在外來文化的衝擊下,女巫信仰以有些動搖,但長者的智慧本是長年的經驗累積。

 

入侵或同化?民族間的和平生活:

《倒風內海》是一本歷史小說,所謂的歷史小說寫的是「發生過的事實」為基礎點,因此,雖說小說有其「虛構姓」,但歷史小說所受的限制較多。讀過台灣史的讀者會發現,本書的故事進展非常親切,因為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災禍」的事實,雖說這樣會少了點驚奇性,但我們可以更加瞭解那時空所造成的事件。「郭懷一抗荷事件」是台灣史必說的故事,在小說中,郭懷一不再只是冷冰冰的先人,而是有血有肉,你甚至可以看到他的野心和私心,和讀歷史有很大的不同,這也牽扯到作者的寫作心態,他是以原住民族的眼光看待歷史事件,所感受到的當然會有所不同。

台灣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貿易之島,各個民族在此激盪。近幾年來,由於政黨利益的相互攻擊,所謂本土的意識顯露台面,電視上可怕的種族糾葛似乎十分嚴重,在這麼一個多民族共同生存的島嶼上,我們說著種族的入侵,種族的同化,種族之間的仇恨似乎特別的重要,但事實上,真的有像我們的政治鬥爭上所說的那樣嚴重嗎?看看過去這座小島的歷史,多種族的貿易活動和互動,是片利共存,是爭奪,亦或互利共存?

生物有其生存之道,在台灣的歷史上,在社會互動上,我們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也許只有在政治作秀上,才會有激起鬥爭的想法吧。從《倒風內海》中,我們看到了島的歷史,島上的人所活動,是這樣的多采多姿,物種在此互動不休,新的災禍也許也帶來更多豐富的思想和文化。一般真正活在現實的大眾很難會去刻意鬥爭,因為生存不易,能平安的過活已經難得,又怎會去挑起鬥爭?在社會學上,談論著強勢文化,但文化之間的互動並不只會衝撞到弱勢文化,而是所有不論強弱都會有所改變,像是化學作用一樣神奇。

 

結語:

《倒風內海》讀來令人有種在讀歷史課本的感覺,可見其有多貼近歷史的正確性,它主要敘述原住民被外來文化所欺壓,但我們可以發現,比起漢人來說,原住民所受直接迫害比較少,但間接迫害卻大得多,而且因移居台灣的時間比較早,對於原鄉的觀念就是台灣,因此心理層面的傷比較深。可是我們也可以發現,故事中的沙喃若不是去追逐愛人阿蘭娜,就不會捲入漢人與紅毛人之間的戰爭,也因為沙喃本身的英雄性格,確確實實帶來的海上的災難回部族,正好印證了老女巫所言,他出生所帶來的詛咒。

沙喃的存在也代表了那個社會下的異端,他是新的思想誕生物,他被當時部落的社會「詛咒」,他的離開,他的單獨,都是必然的宿命,因為他本身便是獨特的存在,由他的眼睛,可以更真實的看見歷史的發生。

歷史,我們觀看的角度不同,世界就會變得不一樣,這也許就是這本小說所傳達的意念。

 

參考資料:

1.          田哲益,《台灣原住民的社會與文化》,武陵出版有限公司,2002年。

2.          陳千武,《台灣原住民的母語傳說》,臺原出版社.臺原藝術文化基金會,1995年。

3.          劉仲如、苗學孟,《清代台灣高山族社會生活》,福建人民出版社,19992年。

4.          Marilyn Yalom著/何穎怡譯,《乳房的歷史》,先覺出版社,2000年。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