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對抗結束,休完演習假,沒幾天就要高裝檢,演習回來後裝備一蹋糊塗,該上漆的從新上漆,該上油的就上油。剛開始不知哪個呆官,要我們將裝備上亮綠色漆。越想越不對,在島上時裝備是噴霧深綠色的漆,回台灣規定就不一樣了,亮綠色?越想越不對,再跟營部二級廠確認,還是確認要亮綠色,就將裝備噴上亮綠色漆。

 

   裝檢前兩天,又接到營部二級廠確認要霧深綠色的,媽媽的大水餃哩!還好我通信裝備不過十多件而已。管工兵裝備的一個臉當場垮下來,我的圓鍬、十字鎬近百件,來不及變裝改色拉!補給士更氣我鋼盔一百多頂、折疊椅一百多張,哀!真是別人家的小孩,死不了。

 

   裝檢當天,將所有裝備全部陳列在中山室,我裝備最少,陳列在門口附近。依照營兵一二三,一連一連陸續檢查過來。裝備負責人就站立於保管的裝備邊,以便接受檢察官的提問。通信檢察官只問我裝備是否堪用,我回應全部堪用,才十多樣東西,要是裝備不堪用我不就要撞牆了!不到三分鐘我負責的裝備就檢查完畢。回頭卻見補給、軍械才剛要開始檢察。

 

   你們慢慢檢查嘿!我上福利社,自己慶祝破月去也!雖說破月了,軍旅生涯最後30天,更是精彩。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