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71野戰總機

 

 

第一天:燕巢-阿蓮,宿:國小

 

   一早部隊就出發,各連依照預定路線出發,總覺得怪怪的,怎麼一直再繞圈子。一路上裁判官還一直出狀況給我們處理,敵機臨空,毒氣。好啦!裁判官想玩就讓你慢慢玩吧!

 

   下午4點多快5點走到阿蓮的一個國小,全營就在禮堂休息,吃完便當全連就寢,趁此時將多日沒洗的身體刷洗一下,舒服。 晚上10點就被叫起床,部隊要出發,夜行軍說走就走,也懶的問連長要走到哪邊。

 

第二天:阿蓮-麻豆,宿:麻豆大橋下

 

   部隊出發還是再繞圈子,慢慢繞入台南地界,一路沿台三線邊的縣道往北走,過南化轉向西北方向。台南的縣道真漂亮,兩旁都是芒果樹,雖然現在是晚上,但白天一定是一條綠色隧道,退伍後一定要開車來走走,行軍小休息躺在路邊仰望星空,心已經不知飛到哪邊去了。

 

   凌晨3點多,肚子開始餓了,昨晚那一個便當真不耐飢,越走越餓,越走頭越昏,沒力了,快沒力了,部隊還是維持一定的速度繼續前進,何時要吃早餐阿?漸漸看見住家在開門,天快亮了。摸摸口袋裡的50元,等會碰到早餐店買包子來吃,終於看到前方住家早餐店蒸氣冒出,衝過去買包子,老闆給我兩個包子,順手拿50元給他,「阿兵哥,早上還沒開市,找不開拉!」老闆說,那你給我50元包子好了。拿到包子,馬上就吃了兩個,給前後臨兵各一個,其他的藏在防毒面具內。

 

   吃飽了!誰怕誰!繼續走阿!天漸漸亮,人車也越來越多。上午7點多,部隊轉入麻豆大橋下的河灘地休息。等早餐前,連頭阿說他四點多就開始餓了,趕緊送上我的包子。用過早餐便當後,除必要衛哨外,全營就地就寢。

 

   下午3點多,部隊集合,出發,繼續往北前進。往哪走?不知道,當兵就那回事!叫你吃,你就吃。要你睡,你就睡。要你走,你就走吧!看來今天又是一個長行軍。

 

第三天:麻豆-大林,宿:廢棄豬寮

  

   又是不停走、走、走,也看不到一個藍軍,師對抗就是這樣走、走、走嗎?走在嘉義的縣道,沿路兩旁種滿芒果樹,亂想採芒果來吃,但是現在不是產季,甚麼也沒有。斜陽直射身上,曬得全身汗流不止。

 

   突然尖兵起一個小騷動,碰到藍軍嗎?腎上腺素立即讓人興奮起來,準備開打了?定睛仔細一看,沒半個藍軍阿!再一看,一個老百姓在跟連長講話,碰到熟人了,連上剛退伍不久的補給士變攔路虎,跟他打過招呼,看他騎著機車悠遊消失在夕陽裡。退伍真好,但是我還要一個多月才退伍。

 

   不到10分鐘,看到老補給士,站在路邊發飲料,不論是否和他相熟,通通一人一罐飲料,飲料一到手,不管隨行裁判官在隊伍中,也不管他會如何處分,立即就乾了,清涼的飲料阿!

 

   晚上6點多,就在路邊發便當,小休息一小時,看到有人用水壺內的水在洗腳,洗的真舒服,本想也來洗腳,想想算了,喝乾了吧!新補充了一壺水,還要多久才能再補充水,誰也不知道。吃著便當,配著生蒜頭,為什麼要配蒜頭?蒜頭有甚麼好處?也懶得去探究,我只想利用這短短的時間小睡一下。

 

   晚間7點多就集合再出發,繼續向北前進,走多久了?不知道,還要走多久?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不知道。別想太多!走就對了!

 

   凌晨2點多,部隊離開馬路,轉進一條小山路,連長宣布就在這邊休息,分配各排位置後,連指揮部就設在豬寮內,還好已經沒有豬隻在裡面,今天將有一夜好眠。

 

第四天:大林-八掌溪南岸,宿:八掌溪南岸

 

   上午八點多,用過早餐,部隊隨即出發,又走又跑,聽說兩軍遭遇了,不久又停步,原地休息,謠指部傳來消息,兩軍遭遇靠得太近,結果拳腳相向打起來了,聽的人人血脈噴張,準備上刺刀。

 

   部隊再次出發,還是不見半個藍軍,突然間裁判官指示停止前進。緊接著看到連長跟裁判官,往營部而去。老大不在,一群人就開始亂猜,喀唬爛。休息了一個多鐘頭,看到連長跟裁判官一起回來,並宣布「兩軍遭遇,計算火點,我軍必須轉進20公里。」情緒一下盪到谷底,20公里要走多久?

 

   一退退到八掌溪南岸,連長下令各排帶開,就地找掩護,忙了半天午餐還沒吃,晚餐又不知在哪哩,肚子餓的咕咕叫。「話務!問便當車在哪邊?」連長說,話務緊張的翻著密碼本,要將明語翻成密碼來發送,連長:「直接問營部!等你翻完都餓屎拉!」當天晚上嘉義天空三字經、問便當、問狀況……等的「話」滿天飛。

 

   好不容易等到便當到來,一拿到便當,怎麼是冷的,再一想現在已經八點多,便當怎可能是熱的,打開便當盒,怎麼有酸味,難道是中午的便當嗎?管他的,餓昏頭了,還是三兩下就嗑光了。今天晚上就在八掌溪邊露宿。

 

第五天:八掌溪南岸,狀況結束。

 

   連部組整夜沒人敢睡,怕隨時有狀況,整組人趴著、躺著在喀唬爛。在凌晨約2點多,才迷迷糊糊睡著。4點多就被露水凍醒,雖說4月的嘉義已經很熱了,但是開闊的溪邊還是好冷。

 

   一群人陸續醒來,就有人問今天不知有沒有早餐吃,阿知?昨天晚餐到八點多才吃。今天早餐幾點到,誰會知道。閒著無事拿出背包中的口糧餅乾,慢慢的啃著,肚子餓還是這個口糧餅乾最好吃。突然一陣騷動,敵軍追來嗎?有阿兵來說:「後指部小蜜蜂增援部隊就在路口。」一些人看不到裁判官,趕緊補給去。你部隊不管走到哪,小蜜蜂就是可以補給到。

   隨著太陽漸漸昇起,溫度也漸漸升高,今天又是一個大晴天。慵懶的趴在溪邊曬太陽,也不見有新的命令下來,等待吧!等著!等著又睡著了。早餐送到後,被同梯的叫起來吃早餐,啃著饅頭,空中傳來一陣急爆聲,兩架軍機由南往北呼嘯而過,連長說:「連空軍都出動了,演習應該快結束。」沒多久連長就被找到營部去。

   十點多,連長從營部回來,即宣布演習結束。一聽到結束還有一點不相信,管他的,演習結束就有五天假可以休,休假比較重要,高裝檢休完假再說。

後記

   演習這幾天,真應該感謝嘉義的大太陽,師對抗演習中,大晴天總比下雨天要好,別妄想演習會因為下雨而暫停,露宿在野外,碰到下雨那就整夜不用睡,更何況國軍雙濕牌雨衣,穿也濕不穿還是濕的特異功效,更不會想要拿出來用。

 

   連隊在外所有訊息全部封鎖,回到嶺口營區,才聽說師對抗時出了很多狀況,有戰車撞到人、部隊迷路、兩軍遭遇後打架受傷、吉普車翻車壓屎官兵,戰搜連DT機車出車禍,屎傷了一些人。

 

   師對抗演習結束後,到底誰勝?誰敗?小單位的阿步們是不會知道的。只知道演習後有五天演習假,休完演習假後,在幾天就要高裝檢,剛演習完的裝備怎麼裝檢?就只有看營部業務士變魔術囉。

 



隨機文章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