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下部隊,就看到一個老芋仔,每天好像沒事,整日在營區晃來晃去,跟連上的其他人也沒什麼互動,不喝酒,也不抽煙。不參加早點名,也不出席晚點名。但是吃飯時一定會看到他。久了以後才從其他人口中知道,他是我們連上的老士官長。

跟老士官長的認識,是在一次出軍械士公差,幫軍械士整理軍械庫房,從庫房中挖出了兩艇機槍,軍械士交代完工作人就不見,連上老兵也多外出構工去了。剛好老士官長經過庫房,士官長跟我們微笑點頭,「士官長這是什麼槍阿?」

「這是30機槍,你沒看過嗎?」士官長跟我們說。

「我們剛到部隊,沒看過。」

「你們剛到部隊喔!凡事要忍耐阿!」接著又說「你們先幫槍擦乾淨,我等一下教你們分解他。」

「不行啦!軍械士,只叫我們把倉庫清乾淨,沒叫我們做其他的。」

「不會拉!我教你們,軍械不會怎樣啦!」

   我就跟另一名公差,一邊跟老士官長學分解30機槍,一邊跟他聊天。原來老士官長是廈門人,18歲就在廈門被抓兵入伍,打過823砲戰,已經在台南娶妻生子,當了30年兵,他的老家,就在對面。

「老ㄟ阿!你回去過嗎?」「不曾啦!」老士官長淡淡的說。 

   後來部隊上了大膽島,老士官長也跟著上島。人家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部隊也是一樣。上島後,4月時碰上第一次霧季,大陸幾百艘鐵殼漁船包圍大膽島,晚上時更為壯觀,漁船燈火好像城市裡的夜景。

   大家以為要打起來,菜船也不敢過來,搞的島上人心惶惶。結果老士官長跟我們說到:「別驚啦!上島好幾次,每次來都會碰到,等霧季結束,他們就會離開。」果然如老士官長所言, 霧季一結束,包圍的漁船就不見了。哈哈!老士官長還是有穩定軍心的作用。 

   有一回,第一連的跟第三連的老士官長兩人幹架,五、六十多歲的人打架誰敢去勸架。後來把這件事跟老士官長說:「第一連的跟第三連的老士官長,兩人相見,嚨歹面相看?」

「伊兩人喔,彎四十幾冬。」

「阿!?兩人彎四十幾冬。」我說。

「是阿!你知喔,我們那時候都是抓兵來的。第三連的士官長也是被抓兵來的。」

「是喔!伊也是被抓來的喔!」我說。

「是阿!抓他的人就是第一連的士官長。第三連的士官長攏已經躲到眠床腳,第一連的士官長,野是把他挖出來,伊兩人相度不相打才奇怪。」

「那你勒?看到當初抓你的人呢?」我半開玩笑的問。

「一樣啦,先打再說。害我三十幾冬不能回家。」 

   一天黃昏,滿天彩霞,大陸方向一片清明,我剛好在南么四據點查線,老士官長叫我「總機阿!」。「老ㄟ阿!你看什麼?」

「看阮厝拉!」。「你厝??」

「是阿,阮厝就在那裡。」老士官長手指廈門。「你看到比較高的那一片樹林,下面有一條小溪,過了那條溪,阮厝就住那邊。」 

   此後就常常看到,老士官長在南么四據點,遠眺他的家。而我呢?我只能遠遠的看著他的背影,因為我知道,我不能給老士官長什麼。

    十幾年過去了,老士官長你應該回過家鄉了吧!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