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疼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上島後長了一顆智齒,不幸的它又沒長正,痛了不到一天,我就受不了,到大膽醫院找醫官處理。大膽醫院就一名醫官跟一名醫務士,只要在醫學院畢業它就是當然醫官,醫官它的專長是哪一科,只有他自己知道。個人的疑難雜症不會出人命的,醫官他都要處理,感冒、外傷、皮膚病、割包皮、牙病等,族繁不及備載 

        下午約2點時,進到醫院後,跟醫官說明了病情,醫官看了一下:「智齒長歪了,拔掉吧!」我沒意見,不要讓我痛,我都答應你。上了刑椅,醫官幫我打了一劑麻醉針,約10幾分鐘後他就開工拔智齒,只聽到一陣敲敲打打的聲音。阿!又開始疼了!「醫官!開始疼!」醫官幫我補第二劑麻醉針。幾分鐘後,他又開工。 

           不知是醫官技術不好,還是這顆智齒在整我,醫官說:「我們休息一下!」說完它就跑去外面抽煙,把我一個人就丟在診療椅上。我自己摸摸我的智齒,發現微微的晃動,應該快好了吧!我想。

            醫官回來後,又是一陣敲打,「醫官!又開始疼!」醫官再幫我補第三劑麻醉針。再等麻醉劑藥效發揮時,聽到醫官說:「島上沒X光機,沒辦法幫你照張片子,看看裡面長怎樣,只好慢慢搖動,慢慢拔!」 

           慢慢的醫官越來越沒耐性,開始舌舌念。「醫官又痛了!」再打麻醉劑就第四劑,「打太多,對你不好。」醫官說。「不行啦!忍耐不住!」醫官說:「好啦!在幫你補一針!」 

           打完第四劑麻醉針後,醫官繼續開工。終於拔出了作怪的智齒,我看了一下那一顆智齒說:「哇!好像一顆蘿蔔!難怪這麼難拔!」。醫官說:「你要把這顆智齒帶回去?還是給我?」我摸著我變成麵龜的臉頰說:「給你吧!」醫官把那顆智齒丟到一個罐子裡,「怎樣!不錯吧!我上島以來的戰勵品,應該有一、兩百顆了!」 我問:「醫官!你是牙醫嗎?」醫官詭異的說:「你猜呢?」 

           醫官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開了一些藥,才讓我離開醫院。出了醫院大門,天都黒了,轉身看了一下醫院裡的時鐘,晚上六點多!我這顆牙拔4個小時!難怪過程中要多打三劑麻醉劑。

 

PS:部隊移防回台灣後,聽營部連的人說:醫官要下島時,將一罐泡酒精的包皮,交給廚房調味炒過後,送給醫院的狗吃,當作離別禮物,結果狗都不吃。



隨機文章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