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自己以前寫的東西,突然覺得真是神經病= =+
每次都是在三更半夜,不知怎麼地就寫好了,過程無解。
留作紀念吧。


〈十二月十九日,即山有感〉

      海天之濱有山焉,山勢奇出,富麗巍譎,鄉人每以柴山名之。竊以為乃因其山之氣味,如古木之瘦枝,直挺峭拔,蒼勁孤傲之故也。
  此山之姿,昂藏不群;拔地擎天,陡峻崎嶇,若君子之不與人苟合,有為有守,進退嶔崎。其山勢連綿,婉轉與壽山相銜。吾人有幸,得於此山水環抱之境進德修業;平素既得閒暇,便時生眷戀之心、遊訪之情。
  十二月十九日,與友人相偕,柴山、壽山,廣布遊子之足跡矣。甫入林中,天光如細絲墜地,撲人頸肩;微風共雲影徘徊,滌人心田。緩步趨前,鳥聲輕囀,蟲語款訴,愚彷若漁父誤入桃源仙境;夾道多古藤、矮蕨,間或與喬木繾綣交雜,恬然望之,頗有物類紛繁之趣、幽然淡遠之意。
  仰望山之高、雲之浮、鳥獸之遨遊,方寸豁然如奔,無所罣礙矣。一逕攀爬,似登意念之巔於無形,頓覺耳邊,風聲止,蟲鳥噤語,天地間惟我一人,煢然孑立、飄泊無依。及至登臨柴山峰頂,見滿目天水之色奔流入海,心境乃轉趨開闊,如窮途之哭終能破涕而笑。倚石眺望,海上千帆,向日航渡,波光粼粼,水色熠熠如夢。揚帆逐日,豈不若人生而追尋一鴻鵠哉?愚欲乘風歸去,又恐金烏西沉、玉兔低落,歲月等閒消逝,實不俟人矣!
  已而,行至一處蜿蜒小徑,道旁多雜蕪,時有草藤拂面、斷柯橫道,甚難續行。及至一處石穴,愚隨友伴身後,沿繩梯入石穴中;至地面約莫二樓許,地氣蒸溽,壁多爬蟲,蓋一鐘乳石洞也。環視四壁,壁面映射燈火,晶亮熠閃恍如星光,愚深覺驚奇而難為言語也!滴水輕擊石上,蓄光陰於磐石間。嗚乎!置身此中,心如明鏡,任水之濯、靜謐之環擁,平和而安祥也。
  至於日暮,愚攜疲憊以返巢,偕髒汙而賦歸,挾歡欣以入眠;伴寧謐而恬睡。得沐浴大塊文章於形外,吟詠忘情詩歌於意內,實乃遊子之樂、人生之幸也。恰如張潮《幽夢影》中所言:「文章是案頭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山水之幽適情態,蓋如此言耳。又言:「言名師訓子弟,入名山習舉業,丐名士代捉刀,三者皆無是處。」得此山水佳境,規矩焉能框束本心?
  願此情此景常在,飛鳥共微雲,彩蝶伴花影,同酌天地秀美。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