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管理條例》

(2篇文章)

宮序 惟君一統神州,名威四海,德治天下,吸納百川,廣納賢人,招收宮女。諸城有宮,宮內數女,人眾難治,必有一典,方能駕馭,不易亂政。編制典章,撰寫條例,節制諸宮,統御宮女。故《後宮管理條例》而生,明示大眾,頒布雲端之上。中華民國,百年之時,編撰雲端,萬眾咸知。

《旭碩華西廠記事》

(12篇文章)

《旭碩華西廠記事‧序》 旭碩,居內陸西南。茲二○一一成立于重慶,是為和碩親王之華西行宮。台北親王府欲于重慶投資額達四千九百萬美金,建地面積,以達六百三十畝地,主以產高科技電子之品物,為全球五大筆記型電腦生產企業之一。司擁世界級之工程技術研發團隊,為之消費者,或企業用戶,提供最具創新科技之解決方案。茲旭碩廠作為和碩親王西進戰略之重點單位。與華碩為關係企業。 時歲乙未仲秋八月十日龍智誠撰序

《和碩親王府志》

(27篇文章)

《和碩親王府志‧序志》 惟帝國能否興盛長存,在于君主之智,及膽識也。為政者深諳圍棋之道,下之險棋,以領帝國,險中求活,造就珍瓏之局。其分家而治,劃域為王,各自競賽,稱霸一方。雖分家乃歸同脈,主者為台灣品牌界之主,則副家為一流代工之王,坐倚代工界之上,掌管一界,貴為親王,御封和碩親王。故在帝國爲史,在郡邑爲志。當今正式通知,入主王府,欲撰其志書之作,御題書名《和碩親王府志》。

《同方閣行記》

(6篇文章)

《同方閣行記‧序言》(民國一○四年)龍智誠撰 夫自聯寶職離後,還是不離聯想之魔咒。初入新司,始接新案,乃為德商品牌,謂之Medion。亦被聯想併購乎。聯想果是國際化之大司也。故所謂之大者恆大,強者愈強。凡差旅之事,所聞所見,無所忌諱,皆逐一錄之。撰其旅記,作為回憶。新司後有金主為屏,乃為清華同方,於是差旅西陸所撰之記,題名曰《同方閣行記》之作。 德龍乙未三十五年春三月十二日言序

《志合堂筆記》

(10篇文章)

凡行走必留足跡,則作工必撰日記,以作當年回憶。聯寶如此,故志合者,不可不記也。自聯寶職離,蓋本書不以聯寶紀年,而以君氏為年號,以歲齡紀年,連續前著《龍藏紀事》。本記以錄任職志合之大小事聞。以載于台北司辦之工作生活趣事,無任大小,皆據所聞所見錄之。所聞之事不書明聞於某人。仿古人撰書而作,故題名為《志合堂筆記》一書。是為序。 德龍乙未三十五年春一月二十六日邁序

《耳連寶瓶記》

(3篇文章)

主言 有日過市集,悠覽眾古物,萬物中鮮明,手取近微觀。其瓶體秀美,胎體潔白,青花豔麗,觀為喜愛,掏錢買之,欲購返家賞玩,飾于居屋,撰書為記,述其雅情。瓶者,瓶直口,頸細長,頸肩相交,雙耳對稱。如意耳,扁圓腹,腹心凸起,橢圓圈足。色澤濃豔,紋飾流暢,自然動感。瓶圓若滿月,故稱寶月瓶,亦稱福壽瓶,自命耳連寶瓶,故以此取其書名。通體以青花為飾,口沿繪回紋,頸部紋飾分二層,上部繪之如意雲紋,下部繪之纏枝花紋。青花瓷者,祥瑞吉兆,開元盛世之象。寓意闔家快樂,團結一致,同心向上。按其字,解其義。耳連者,從耳,耳連于頰。從絲,絲連不絕也。寶瓶者,從宀,從王,從貝,眾人所保也。耳瓶不可離,現局不可易。力切為散,通體則全,互利鴻展,相惠功成。甲午謹言,為之主序。

《幽冥夜遊記》

(3篇文章)

序言 古者有言: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于今有感,優勢已盡,物換星移,世事幻變,盛衰無常,東殞西起。思憶當年,東台人士,勇闖天涯,孤人攜箱,行走天下,西征圈地為王,劈山開河築壩,劃地自營建廠,辦廠之大如軍營,廠員之眾逾十萬,比鄰之榮猶造鎮,夜店之盛比豪華。顧首昔日已逝,往事已是雲煙,夜店會館異主,莫是熄燈,乃為轉營。然行走于夜店,西陸者興始,東台者漸疏。昔日近九成,東台者豪包;今日于當夜,西陸者毗臨。當今西陸者,富有巨萬,聲色豪奢,吾等所不能及。而東台者,已不如昔日,呼水亦急凍焉。故窺究夜店之文化,可觀視一國之興盛。反觀所思己乎,吾等應有所感知,不可內鬥而致經濟敗乎。君著一書,以作警世,謹序示人,慎思未來。凡東台者,欲加油乎。甲午是序,嘉月提筆。

《澡堂隨筆》

(1篇文章)

筆序 差旅西陸諸地,常觀浴場林立,莫辨黑白真相,自身體行乃知。凡行于大路之上,車道兩旁,莫是酒店,乃為浴場,家家特大,戶戶豪華,遠觀未至,紅燈閃爍,熾耀眼簾。在地經濟乃可由此觀之,如此昌榮也。按君遊歷多年,旁觀慎思,自理編撰,系統匯整,聞云錄記,供眾所考焉。窺視古今世書,莫尋有關斯書,以載澡堂文化,于世間無書所撰之,無人所敵也。夫莫親身驗行,雜聞他事,集之所匯,隨即紀錄,故目之曰《隨筆》。甲午端月,隨筆謹序。

《漫情逸誌》

(4篇文章)

觀其詩曰:觀逝五年憶當年,雲海晚霞同密訊,至今同聊識三年,身隱不見待何時。現身不可避,明言真實述,不適二人離,相適擇日見。莫言機密,時至乃知。更待何時,時間飛梭。不識者,初觀好為博。知我者,為人正品德。諸爾不驚,方可識見,安然身全。有感撰作《漫情逸誌》一書,典藏留憶。惟君者,好文言,歷三年,撰諸篇,皆短文,求極限,作長篇,寫小說。始作不才,還望包涵。民國癸巳十月孟冬十日創作撰書。

《母子云集》

(6篇文章)

云,說話,引文。集,會聚,猶成也,古同輯。云集者,言語聚合成集也。若含譏諷,或違逆,及過惡之語,皆所不取。《母子云集》一書,為龍君與家母答辯之言論而彙編,均由龍君收集匯整,編撰而成。乃載其龍家母子之生活趣事,論事答辯,調皮對語也,其屬經典著作。為之辨諸事,論事故,紀母德,正君親,錄私事,備存藏,傳後世,供瞻仰,為典範也。然今載其書中,確有其事,不實之事,亦不收錄。茲書其文章,蓋略述記,簡陋論事,母子對話,依當時事跡,因筆識之,即刻錄下。每載其事,皆為母親大人對兒君之愛意,予以疼愛,母愛不移也。君亦不廢忘母親大人之心。其書中之對語,為之俏皮語錄。凡見于長者,以敬愛之心,尊之重之,不可違逆。爾等須深思自知,不可以與長者,口舌之辯。于此立言,予為之敘。 時民國百年歲在辛卯冬臘月十二日龍智誠于養正居寓所題撰

《仁寶工廠紀事》

(7篇文章)

初出國,使昆山,工差旅,甚悲哀。惟昆山者,人稱小台北。諸台商皆于此,共構以築之共榮圈。乃是台商以雙手打造之奇蹟也。昆山覆地,九百有二十,平方公里,然台商者,聚有兩千有四百,而台灣人逾五萬人。當一平方公里,均有二點六家台資企業,可謂之大陸台商大本營。隨之台商而來斯,其台灣文化,以于昆山扎根。凡行于鬧區,時可聞之,台灣流行歌曲。昆山歲年,進出口之總,三百有三十億美元,則以台商獻逾九成。茲昆山奇蹟,乃是台商造鎮之奇蹟也。《仁寶工廠紀事》一書,乃記手稿。當時差旅,忙碌無暇,隨筆草創,而發布雲端之上。今日暇時,匯整撰書,編定成冊,錄而傳之。癸己十月,于養正居,逐筆為序。

《仁寶日誌》

(5篇文章)

有人云:何以獨為聯寶撰記,而莫為仁寶撰焉。爾也,大小心乎。頓然停時,笑而言之,昔日忙碌,無暇時日,常忙工作,加班至晨,深夜返家,身累即眠,隔日入司,于九時前,時歷三月,焉有時撰書乎。事其實然,君已撰矣,布于雲海之中,爾等未知也。于今,當載所在之奇摩部落,欲將終止服務。故自雲網載下,重整日記,按其年日,逐序編錄,匯整成書,並于書前提序,以為考之。本書據手稿編入,當昔以白話而撰之,于莫失其文意,當以原文而保留之,以作白話疏。凡于日記之首,以文言概述,當日之情,亦于記尾,加註始末。日後,亦可修撰,使書甚佳完善也。歲在癸己十月,逐筆以為序。故遂信之。

《龍衍祖訓》

(5篇文章)

龍行衍生,繁滋子嗣,乘居諸地。 族類眾盛,萬世繁昌,盈滿海內。

《雲遊題筆》

(11篇文章)

君者,方逾而立之年,過半生而未娶。孤君寡人,休假期日,寬閑寂寞,宅屋窮寂之暇,捉筆抒情,隨之所趣而撰之。雖莫為正規詩人,文藻詞彩不精,所撰詩詞,淺俗易懂,近于生活,然意到即就。君己,自得其樂也。凡暇時假日,獨人外行,肩掛側包,手拾相機,腰懸手機,覆耳聆樂,閒雅自在,萍憇十方,雲遊四海。當遊一地,為景作字,撰刻雲石,網人共賞。是歲癸己,仲春二月,于養正居,逐筆序文。

《巡查國土遊記》

(0篇文章)

吾浩瀚華夏神洲,屹立于世,有五千年之久,因歷史戰爭而分治,分隔兩地六十餘載也。余在台三十有一載,還未周覽寶島之全,願有生之年,能攜帶美人,陪侍遊玩,行遍全台三百六十有五鄉鎮,以體察黎民之生活,以感知百姓之人情。今日執筆而敘此記,藉之載妹遊玩而巡查中華疆土,以為愛台灣之表,望後人隨之。並使後人得知,詳熟我國疆域多大焉?多美焉?所以有《巡查國土遊記》之作也。

《聯寶隨旁筆記》

(119篇文章)

是歲壬辰季暑六月一日言序記于養正居 吾觀古今中外,聖賢詩人,閒暇撰賦,藉詩懷情,自古有之。吾素自仁寶離,無工以作,茫閒空暇,撰文寫詩,述情敘事,以為記錄,手跡猶存,備檔藏雲,由來尚久,非一日也。如今于聯寶,撰編《聯寶隨旁筆記》一書,以載聯寶生活,隨旁記錄,匯編成冊,詩作永傳。凡詩作字勢,猶有數章,依時序列,敘其所撰,述其心情,詳其要實,引言本意,錄此首章。今書一本,廣播于外,不私藏之,示知諸友,檢校文筆。不足者,望指教,互勉之。以文會友,以友輔長。

《聯寶工廠實錄》

(19篇文章)

餘言:今之所記,後之所覽,不可口傳,必憑實錄。若不存紀錄,則友人難知,我行蹤也。然不載其書,其日後離去,無憶可留焉。《聯寶工廠實錄》者,創自民國一○一年,朽月涼秋,為之龍智誠所撰,搜藏趣事,依日輯要,撰記其事,已據所聞,載於實錄。實錄者,謂之真實紀錄也。專錄出差內地,工廠日常行動,及廠區趣事,均以目下而撰之。其似於編年體,其文簡,其事合,似日記,為之一手筆記,彌足珍貴,須妥善保管,存於雲端之上,便於日後閱覽。茲於當日,夜曉筆記,述之出差心情,錄之工作趣事,編綴成書。凡撰畢一卷,而發布雲海,得以通行四海,永之傳本。聯寶元年季秋朽月謹敘。 時聯寶元年歲在壬辰秋菊月二十二日龍智誠于養正居寓所題撰

《聯寶史記》

(21篇文章)

聯寶之源,出于聯想與仁寶合資。故命名取自聯想之首,仁寶之尾,合二為一,謂之聯寶也。其聯想持股五十有一,仁寶則持股四十有九,以合資形式,而運營之。以提高二者,其母司之產品創新能力,或整體製造能力,為未來之長期發展,攜之甚強,而有力之生產優勢,或規模效應。歷經十四月,築以電腦生產之基地,以領業界為先。惟聯寶者,謂之聯寶(合肥)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聯寶電子,簡稱之。其廠佔地四百五十有七畝,然主體廠房,面積有十七萬平米,側房HUB倉十萬平米。茲倉庫以建立體相,數萬倉位,以全自動機械臂,取送物料。故基地者,主產聯想筆電,或桌型一體機。初始投一億美金,隨後亦追加二億美金。始營預計,年產千萬台,聯想之電腦,以固全球電腦之優勢。《聯寶史記》一書,承自古者史籍,襲之撰史式樣,匯集資訊,而撰寫之。期依君于聯寶為始,歷時歲數月,據實以錄,始成此書。因成書過速,未經細校對,若書中有誤,後世可重修。雖未經授權,其內容屬實,原屬第一手史料。凡聯寶世事,時歲遠近,撰書傳覽,猶如史官,以是紀錄。復撰此書,以記我于聯寶之日子,經數百載錄,至我職離,而止筆焉。本書典藏,世為傳守,藏于雲端,是為回憶。是歲,聯寶元年,謹此撰筆,以為序。

《聯寶雜記》

(36篇文章)

余民國九十九年,告辭仁寶,于外漂泊,歷經二年之久。當年,退歸故里,逐書以居,其間所撰,百有餘篇,纂編之書,多矣,不勝美舉。茲于民國百年有一,即仁寶招回,而重返之。茲年桂月,轉任聯寶,是為始批成員,為之開國元老。喜哉。茲年與仁寶分割,正式獨立,回歸祖國之懷,為之聯想之子,分其台北,然定訂茲年,民國百年有一,謂之聯寶元年。《聯寶雜記》為之筆記小集,以載工作心情,以述生活趣事。此記每首,然具有題,皆以聯寶為紀年,其目以日為記,既有詳略,所遇所聞,分條載之。其體與歷代文體,亦頗不同,各有差異。即含紀年體于其中,乃按其年代,依年月日,逐一記述之。余于此,撰記成篇,以記心情,亦以其記當年萬事也。必有人道曰:何為而作此記也?何為自露行縱也?余應曰:撰記以載工作生涯,往日若離去,即有文已錄之,存之雲端,手打檔卷,備之碟盤。其日後,閒暇閱覽,作為回憶,憶思當年也。于今此記,前頭雖殘缺,而概略故在,每日一記,以述生活,詳密無漏,載其書卷,編其書冊,傳之世間,永之保存。 聯寶元年季暑伏月謹敘 時聯寶元年歲在壬辰夏伏月初四日龍智誠于養正居寓所題撰

《噶瑪蘭遊記》

(18篇文章)

茲撰《噶瑪蘭遊記》一書,其源自媒合之人邀約也。其源頭可追溯至茲年中秋之前,於某夜晚,媒人主動來電,邀約至蘭陽一日遊,且願助君尋妹,相伴出遊。君聞到,驚喜呼。有此好事也。昔日討論至蘭陽之地遊玩,欲搭乘噶瑪蘭客運去之,故此一書,取其名曰《噶瑪蘭遊記》。爾後,佳人有事,無法出行,故擇期也。君備感失望也。望媒人速繫之,從中牽線,再次復期,相約夙好遠遊。欲討佳人之芳心,方能遊玩多日也,吾預購戰馬一匹,隨侍候命,能上山下海,行天涯海角,故此馬命名為,羽翊大將軍,亦稱白羽駒是也。且暫訂于民國百年季冬,攜手辭家出遊,至蘭陽後花園遊玩也,共計三日二夜。至後日晚歸,則兩地往來,計程蓋八十公里。其一路之上所有事跡,將逐一紀核且錄之,從早至晚之行,無所不載之,皆是龍君纂撰而編之。所以另作《噶瑪蘭遊記》一書,專述與佳人遊樂之事,以為紀念也。吾喜為之題序,以告世人,我倆緣將結之,有進一步之展,並勉世之無伴之人,耐心待候,則有緣人將來歸,且幸福將臨也,是為序。 歲次辛卯季秋龍智誠書于養正居中書房發布雲端

我的台北小品

(52篇文章)

如果寂寞是為了等待幸福,那我們應該都寂寞,只是沒有了妳,我等不到幸福。

我的工作生涯

(8篇文章)

不要要求公司能給你什麼?你在這家公司能得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