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翻譯自MdN出版的Fan Book

====================================================================

  沒有夢想不受挫折
  因此才能更加閃耀

                                                       監督 佐藤順一
====================================================================


●熱血運動精神動畫『KALEIDO STAR』,原本舞台是日本!?●

──請告訴我們『KALEIDO STAR』這部作品誕生的來龍去脈。

 一開始在思考著「要製作什麼樣的原創動畫呢」時,第一個想到的念頭就是「熱血運動精神(※スポ根;スポーツ根性)類的動畫應該不錯吧」。我們日本人,原則上不是都很喜歡「互相競爭並且互相成長」、「在逆境之中追求突破」之類的故事嗎。於是「要以何種素材來演一齣熱血運動精神動畫」這個議題的討論,就成了我們的出發點。

 在當時電視上正在上映的一部電視劇中,描寫了一位說不上優秀的廚師,在歷經與同伴或離或聚等等困難之後,最後在一陣具有魄力的音樂陪襯下端出了料理的故事。我自己在看完之後感到十分舒暢,想必有看的觀眾應該也有相同的感受吧。而在其他電視劇中,也多少都流行著「一群被當作不成材的人聚集在一起,向公司或組織挑戰」的題材。因此心裡頭便有了「既然如此,也想用動畫來製作這種題材看看哪」的念頭。

 可是如果單純以運動為題材製作熱血運動精神動畫,恐怕無法獲得支持。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就好比說喜歡相撲的人會看相撲動畫嗎?應該是不會吧(笑)。因此在尋找雖然有點距離、但又不會太過疏遠的題材時,一個不經意的念頭「啊,用馬戲團當題材好像不錯」就成了契機。


──據說在最初的設定中,以空(そら)為首的各角色都設定為日本人。請問原本是預定計畫以日本為舞台嗎?

 一開始,的確是的。單純是拿比較有親和力的地方構思故事舞台的(笑)。改拿美國當作舞台,是在後來將贊助商等等考量加進來之後所下的決定。原本是考量到「用美國作背景,看起來虛構一點比較好」,不過最後反而變得有些真實性了(笑)。

 不過在角色等設定上與最初並沒有太大差異,可以說以我們的立場來說並沒有刻意去作大幅度變化的意思吧。唯一的不同點,大概就只有愚者(FOOL)在製作途中加了進來這點吧。

──的確除了愚者之外,空的造型外觀也變得和最初設定稿很不相同了耶。請問作品中監督最喜歡的角色是誰呢?

 還是主角吧。雖然這點在任何作品都一樣,不過在『KALEIDO STAR』中,個人對空這個角色最有感情。畢竟空是最常變來變去的呢。

──您是指個性上的變化嗎?

 角色的個性─包含空在內,全都是不去讓他動起來就無法明瞭的(笑)。即使是寫了劇本、畫了分鏡表,其實都還是無法確實地掌握到角色個性的。只有在變成膠卷、實際看了活生生的角色之後,才能真正明白。這並非僅限於這部作品而已,全都是一樣的。

 就算一開始已經抱有「就這樣作吧」的念頭在製作,還是無法隨心所欲讓角色活動(笑)。在請配音員為角色配音之後,就必然會出現從來沒有設想過的Nuance(微差;細微差異)。而實際上,我們也有在當下就把已經著手進行的幾話分鏡表全都改掉重作的經驗呢。

 在分鏡表中畫最上面的格子時,根本就無法想像最下面的格子裡空會在作些什麼呢(笑)。就算是在劇本上是應該向右邊走的狀況下,有時候空都會突然一聲「對了!」而擅自朝著左邊走過去呢。

──在這種時候,監督會讓空自由發揮了嗎?

 原則上都會讓她自由發揮。不過話雖如此,如果太放任的話故事會無法收尾的。讓她走到了某個程度之後,還是會修正軌道、讓她能夠走回劇本的安排。

 事實上,雷菈(レイラ)的變化比空大很多。原本雷菈是被置於非得被空驅逐出去不可的立場,卻在製作途中變成了伸手提攜她的存在。在我們體認到「啊啊,雷菈真的是一個無法動搖其地位的人呢」這一點的同時,就完全確立了她在作品中的定位。

 在空這個人物現身之後,她便逐漸從「守護KaleidoStage」、「必須遵守規則、認真地去作」這些思考中跳脫出來,並且變得開始作一些魯莽的事情。不過其實那並不是一種“改變”,而不過是雷菈原本所持有的特質顯露出來而已。原本因為自己的成熟,而以「不能那麼作」的自制心控制自己,和空邂逅之後就逐漸變成「不放手去作不行」(笑)。雷菈和空,兩個人其實是同類呢。

──也因此,原本身為雷菈搭檔的尤里(ユーリ)就漂亮地變得乏人問津了(笑)。

 尤里的確是這樣(笑)。原本也曾設想過雷菈與空兩人爭奪尤里的愛情劇……。不過實際上一動起來,才發現尤里根本就沒那個本事(笑)。


●其實是可以實現的!?  很厲害的 夢幻大技●

──在熱血運動精神動畫中,常會有一些「心照不宣」的設定吧。像是十分強勁的競爭對手、主角學到很厲害的技巧等等……。在『KALEIDO STAR』中也有許多像這樣的設定呢。我們可以繼續期待第二季吧(※本書出版的時候正在播映第二季)?

 沒錯,一定會有很厲害的技巧登場喔(笑)。不過,如果只是有些厲害的技巧,在現實中就已經存在了。如果想在動畫中表現出來的話,不是稍微脫離現實的技巧是不行的……這部份算是最難以處理的吧。

 「夢幻大技」看起來雖然是不太可能辦得到的技巧,不過據說在物理法則上是有可能實現的(笑)。在第一個大技巧有了物理考證之後,製作下一個的時候可累人了。畢竟如此一來不就無法設計一個不可能實現的技巧了嗎(笑)。──包含上述的例子,能否再多告訴一些我們在製作工作中的難處等事情。

 趕進度趕到前所未見的地步了(笑)。光是分鏡表包含重畫的部份,就已經怎麼畫也畫不完。特別在17話的時候真的是一點時間也沒有了,連自己也不禁感嘆「能及時完成真是了不起」呢。差不多在分鏡表上就整整花掉了一星期了吧?


●空將面臨新的考驗? 令人在意的第二季將會如何●

──在第二季裡,原先居於不可動搖之地位的雷菈離開了。未來的KaleidoStage、以及身為支柱的空將會如何呢?

 空本身的努力還是一樣的。只不過目前為止的努力都是以雷菈為目標,未來將會變成沒有目標的努力而已。

 以現實中的角度來看,也是有一位能當作目標的偉大前輩的人比較罕見。比如說只要有「我想成為配音員」的想法,就能夠不顧一切地努力了吧。我想未來也希望能夠讓空朝著「希望創造出美好的舞台」這個沒有明確定義的目標繼續努力下去。

 在第一季的結尾中,雷菈將夢想託付給了空,不過這就與受到他人期待是一樣的道理。就算有心想要去回應他人的期望,其結果也未必和空本身的夢想是相同的。「也許這只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已」,當她再向前踏一步、開始有了「自己真正想要作的到底是什麼呢?」的想法,並且瞭解到那和被託付的夢想並不相同的時候,想必她將會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吧。之後再從那兒創造出全新的事物……,這正是第二季中空所面臨的考驗。

──空在16歲的時候毅然投入KaleidoStage,並且接受了這樣的考驗。年齡相仿的孩子們在觀看的時候,想必也會把自己的縮影放在空身上。但是如果看到空在考驗中受了挫折的話……。

 無論抱持著何種夢想,絕對沒有夢想是不曾受到挫折的。在第一季中,空有雷菈在前面指引,因此在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挫折的情況下一路走了過來。但是那不是真正的前進,只靠自己的雙腳站起來也是非常重要的。

──的確如此,如果有人能夠帶路的話是非常輕鬆的。

 不過會追求那樣輕鬆的路,也是人之常情吧。就好像有人會問「請問要如何才能成為一個(動畫)演出家」這樣的問題一樣。我會回答「在想這種事情之前,應該先仔細想想自己到底想作什麼吧?」這樣(笑)。

 因此第二季的主題,大概就是描寫著「當指引自己的人不在之後,空才首次開始靠自己尋找道路」這點吧。

──以監督的立場而言,在第一季與第二季在演出等方面上,會有變更的部份嗎?

 在第一季中,為了讓觀眾無論從哪一話開始看都不會摸不著頭緒,製作上大都是以一話作結的形式。以作到能夠讓觀眾「無論何時開始看,都能夠瞭解空以及KaleidoStage是什麼」這點為原則。不過從第二季開始,考量到一路從第一季看過來的觀眾,將會變成一部比較具有連續性的故事。

 以傳統熱血運動精神作品來說,有一種心照不宣的設定,就是在片尾放一個只有剪影的角色,然後在「你、你是!」的問句之後放「待續」,像這樣的演出(笑)。未來希望在『KALEIDO STAR』裡,也能夠放進類似這樣的連續性。

──最後,請監督分別就第一季的感想、以及第二季的抱負作結語。

 在第一季裡,包括最後一話以及時程表在內的諸多面向,個人的感想都是一句「大家辛苦了」。
 在第二季裡,本人將會與其他工作人員一起,一邊心驚膽跳地看著空將如何跨越各種困難,一邊努力進行製作。請各位也一起對空的努力抱以關注。當然的,其他角色們也都會朝著各自的夢想逐步邁進。

 未來也請各位觀眾,繼續給予在同一個地平線上煩惱、努力,並且逐漸奔上頂端的空更多的鼓勵與聲援。

<全文完>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