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篇 檸檬紅茶 (四)下

 

                                          《第五章》



眼睛睜開,躺在床上發呆,我看了看鬧鐘,已經12點了,

耀眼的光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照在我臉上了,但我就是不想起床。



我,失戀了嗎?



翻個身閉上眼睛,想繼續裝睡,

卻怎麼也睡不著,真是奇怪‧‧‧

我的眼睛明明就很酸啊!

我的頭明明就很痛啊!

我明明就累到不行!

為什麼就是不讓我睡呢!!!



我真的失戀了嗎?



這個問題困擾我一夜了,此時的我正介於崩潰的臨界點,

意思就是說,如果這時有個小朋友走過來拍我一下,我會立刻倒地不起,

這就是為什麼快到中午了我還死賴在床上。



不,我沒失戀。



像是在堅持著什麼一樣,面子也好、自尊心也罷,

可能是不想讓大家看笑話,也可能是單純的不服輸而已,

我始終堅持著嘴巴上的最後一道防線,

但,現在不管說什麼都沒什麼意義了。



因為我們甚至還沒有開始交往。



那我在幹麻?好端端的幹麻要躺在床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也不過是短短幾天的事情而已,有這麼嚴重嗎!?

就連我自己都搞不懂我到底在想什麼,

我只知道,我從來都沒有怪她。



是啊,這又不是她的錯‧‧‧

思緒,將我帶回昨夜‧‧‧



「‧‧‧對不起」她別過頭,不敢直視著我。

聽了當下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或者該說是我還沒來得及反應,

便聽到她下一句話,「‧‧‧下個禮拜一,我就要回加拿大了。」

直至這一刻,我才真的完完全全呆滯,腦袋已經完全空了。



我想,她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此時我的吧,

我們沉默了好一陣子,什麼話也沒說,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而她也始終沒有開口,

終於,她首先打破了僵局,然而‧‧‧

「對不起。」說完轉頭就走。



最後,她只留下這句話便離開了。



我停在原地,獨自面對著空無一人的鞦韆,

這一刻,我的心情好複雜,

我很喜歡她、很捨不得她,

但是此時我連應該恨誰、怨誰我都不知道,

我只能生悶氣,氣我自己什麼也做不到,

連一句挽留的話都說不出。



天空,緩緩的飄下淚水,一點一點,打在我受傷的心靈,

不知道為什麼,老天爺總在我傷心難過時下雨,

下雨了,我知道,但是我卻選擇坐下,靜靜的盪著鞦韆,

我看著滴落在地面上的雨水,起初一點一點,然後一滴一滴,

慢慢的變成了一片,越下越大、越下越大‧‧‧

原本寂靜的公園,多了淅哩哩的雨聲,

這樣也好,知道有雨陪伴著我,還不算太孤獨。



我就這樣在雨中一個人盪鞦韆,或許在看外人的眼裡像個神經病吧,

值得慶幸的是,當時雨下得實在太大了,並沒有其他人經過這裡,

後來我還坐公車到7-Eleven‧‧‧那個傷心地,

去拿回我的腳踏車,再淋著雨回來。



我想,我大概不只是神經病而已。



眨一下眼睛,把思緒拉回現實,

再次翻了個身,看了看鬧鐘,還是12點,

就在我終於決定要爬起來的煞那間,感覺到頭痛欲姴,

我下意識的摸著額頭,居然是燙的!

幹,原來是因為感冒我才會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這也難怪啦,淋了一個晚上的雨,沒爆肝就不錯了。



拖著沉重的身軀,慢慢的走向浴室刷牙洗臉,

就算我不願意,我還是得開始這新的一天。



走到客廳,看見桌上有一份培根蛋外加小冰奶,

奶茶杯緣貼了一張小小的黃色便利貼,

我撕下來看了看,上面寫著:

〝乖兒子,早餐是給你的,乖乖待在家裡別亂跑! 老媽子留 〞



我笑了笑,有媽的感覺真好。



以前小時候叫媽媽不會覺得奇怪,越是長大就越覺得難為情,

有一次,我姊叫我媽的時候突然改口變成〝老媽子 〞,

我覺得這個稱呼倒是挺有趣的,於是也跟著叫。



打開電視看著無聊的卡通,用力的嗑我的早餐,

暑假就剩下三天了,今天、明天、跟後天;

能夠像這樣悠閒的嗑早餐也只剩三天了,也就是今天、明天、跟後天;

能跟她見面的日子也只剩三天了,

還是今天、明天、跟後‧‧‧後天就是禮拜一了。



‧‧‧‧‧‧所以呢?



我用力的咬一口麵包,眼神持續呆滯,

電視的畫面上出現一男一女,穿著上面寫的紅色R字的白衣服,

旁邊還有一隻頭上有金幣的貓‧‧‧對啦,就是神奇寶貝啦!

很無聊我也知道,但是我找不到遙控器咩!



迅速解決早餐關掉無聊的電視機,我打開電腦上了線跑去玩Game,

看看昨天那個朋友在不在好了,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

突然看到他傳來一則訊息:「嘿~Man!昨天約會怎麼樣啊?」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在鍵盤上敲打出:『別提了‧‧‧』

「What up !?」

『Not thing ‧‧‧』

「別鬧了,該不會吵架了吧?」

『倒也不是啦‧‧‧只是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

「說來聽聽吧,說不定我能給你點意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才認識個一天而已,

而我居然相信他,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他。



「嗯‧‧‧」

『我想我大概失戀了吧。』

「可以這麼說吧‧‧‧但也不盡然啊!」

『怎麼說?』

「至少我相信她也是喜歡你的。」

『是這樣嗎‧‧‧』

「不會錯的啦。」

『何以見得?』

「哦哦~跟我玩文言是吧,那我就簡單的說一下吧。」



「如果她不喜歡你,就不會答應你的邀約、不會假扮你的女朋友、

更加不會在離開前把一切告訴你!」

看著他一口氣把這一串打上來,有點啞口無言。

「她大可以一走了之,還管你去死啊!?」

尤其是這一句,更是讓我陷入了沉思。

「ㄟㄟ,還在嗎?」他見我許久沒有反應,打出這句話。

『嗯,我在思考你剛才說的話。』

「好好想想吧。」



雖然網路聊天看不到對方的長相,更難以斷定言談之真實性,

但此時此刻我覺得他說的很對,至少從旁觀人的角度來看比較客觀,

我也希望正如同他所說的一樣,是兩情相悅的,而非我自己一相情願。



『你說的話是很有道理啦‧‧‧』

「嗯嗯。」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才好呢?』

「你是豬啊!去找她啊?」

『我的意思是說‧‧‧我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他啊?』

「呃‧‧‧這個就要看你怎麼去想了。」

『什麼意思?』

「就是說,這是你個人的問題,你不去處理也沒有人能幫得了你。」

「你跟她之間的事情,也只有你們自己才有辦法解決,

外人是沒辦法插手的。」

「主動點吧!我也只能幫到這裡,剩下的就要看你了。」

他打字還真是快,看著這一長串文字,我想了一下,然後打上:

『嗯,不管怎麼樣,真的是很感激你跟我說了這麼多。』然後按下Enter鍵。

「不用客氣啦~助人為快樂之本嘛~!」看到這句話我笑了笑,

這跟小賴還真是完全相反啊!

『你人這麼好一定很有女人緣吧~?』我半開玩笑似的打上這句。

「啊?」他似乎不太懂我在說什麼。

『我說,你這麼厲害,一定交過不少女朋友吧?』

但是他一直沒有回應,過了許久螢幕上才出現:「‧‧‧我是個女的。」

看到這句話我瞬間急凍,久久說不出話來。



「ㄏㄏ,原諒我沒有早點告訴你= =||| 」

『哈哈哈‧‧‧= =a 』除了乾笑,我想不到其他反應。



再次跟〝她 〞道謝之後,我準備換套衣服去找筱晞,

看了看鬧鐘已經是兩點了‧‧‧咦!有這麼快嗎!?

就在此時有人按門鈴,我馬上衝出去開門,

想不到‧‧‧站在門外的居然是‧‧‧!



是有興‧‧‧



「嗨。」他打聲招呼,我也回應他一句,然後開門讓他進來。

『你怎麼這時候跑來找我啊。』

「早上我有打電話給你,可是沒人接。」

‧‧‧干我屁事啊,不要答非所問好不好!?

不過這話我當然沒有講出來,看他呆頭呆腦一副可憐樣,不想罵他。



其實有興並不叫有興,他的本名叫鄭郁興,

不過有一次上數學課時,老師拿他的課本卻發現,

他的名字欄上寫著鄭有興,那個郁字少寫了耳朵旁,

自此以後我們叫他的時候都會稍作省略,正所謂有邊讀邊,

於是我就直接叫他〝有興 〞,他自己倒是沒什麼在意就是了。



說起來是十分值得同情,不過基本上那要怪他自己。



「打電動打電動‧‧‧」他二話不說直接走進來拿出我家的PS。

『哇靠!你還真自動啊,你家不是也有PS?幹麻特地來我家玩。』

「我家的壞掉了咩,不然誰想來你家啊!」

哇哩勒$%@&#*!!!



話雖如此,結果搞半天我已經忘記要出門的事了,玩得不亦樂乎,

等到我想起來的時候,大約已經四點半左右了‧‧‧



我看了看掛在牆壁上的大鐘,嘆了口氣,

有興似乎是注意到我的舉動了,突然開口說:「想去就去吧。」

『什麼?』我嚇了一跳。

「你啊,不是很急嗎?」他若無其事的問著。

『‧‧‧原來你都知道啦?』這時我才恍然大悟。

「廢話,看你的臉色我就猜到一半了。」

不簡單,好一個有興,真是深藏不露。

看來我以前太小看他了,正所謂人不可貌相‧‧‧

不過現在不是廢話的時候了!

『那就拜託你幫我看家一下啦!』我拿起鑰匙,正準備走出大門,

他突然叫住我:「ㄟ!你要去哪啊!?」

『啊?』換我一臉疑惑。

「你不是肚子痛要去廁所嗎?」



‧‧‧媽的!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不管啦,你乖乖待著就是了!』話才剛說完,我便飛快的跑去牽腳踏車,

接著用時速三百公里的速度一路狂飆過去(其實只有三十‧‧‧),

從這邊到7-Eleven的路程大約要一個小時,

我舉起右手看錶,已經四點四十四分了,真是個爛數字!

這樣下去鐵定來不及‧‧‧拜託,千萬別那麼快下班啊~!!!



人若好運,擋都擋不住,沿路給你綠燈直直走‧‧‧

但我卻是完完全全相反到不行;

人若倒楣,騎在路上都會被車撞,沿路給你紅燈等到爽,

剛剛就為了閃一條狗,撞上停在一旁的車子,

請注意!不是我想去撞他,而是車主剛好在我經過他旁邊的前一刻打開車門,

一個閃避不及,連人帶車摔個四腳朝天,

幸好我轉的快,只有壘殘,沒有飛車。



也幸好沒有把他的車門撞壞,否則我鐵定陪不起。



再來就是那避都避不開、等都等不完的紅燈,

好像我注定到那個路口就是要去罰站一樣,

而且還不是只有一個‧‧‧我想我可以去買樂透了。



摔車外加紅燈*N次,耽擱了不少寶貴的時間,

等我好不容易終於到達那裡之後,居然都已經六點了。



我失望的停好車,抱著僅存的希望走進去7-Eleven,

先是〝叮咚 〞的清脆聲響傳進了我耳裡,

「歡迎光臨!」接踵而來的聲音,沙啞難聽。

很好,這聲音並不是她的;

我轉頭看了看收銀台的小姐,長相其醜無比,

很好,這張臉並不是她的;

再看看他臃腫的臘腸嘴,

很好,這張嘴也不是她的;

順勢發現他的眼睛居然還是三角形的,

很好,這眼睛也不是她的;

自然把視線轉移到下塌的蒜頭鼻上,

很好,這鼻子也不是她的;

一個不小心又發現茂密的頭髮上居然禿了一塊!?



‧‧‧‧‧‧好吧,他是個男的。



過了幾秒後我終於得到結論,並承認這個事實,

活在這世界上,總是會許多發生美麗的誤會,你說是吧?



我走到冰箱前,已經沒啥好猶豫的了,

拿起我愛喝的雀巢檸檬紅茶,但就在我轉身的剎那間,

再次聽到了〝叮咚 〞的聲音。



而她,就站在那一端。



她只是靜靜的看著我,正如同我靜靜的看著她,

我想,我們在同一時間都愣住了,但是這並沒有持續太久,

因為在我們的內心深處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我們一定會相遇的。



一定會!



『對不起‧‧‧我遲到了。』良久,我打破了沉默,

她搖搖頭說:「你來了‧‧‧就夠了。」

繼而露出她平時的笑容,雖然表情有點無奈。

「你知道我等多久了嗎。」她的話,並不是表達疑問,我聽得出來。

『我不知道。』我稍微停頓一下,接著說:

『我只知道,為了你,要我等多久我都願意。』她靜靜的聆聽著我的心聲。

『哪怕是十分鐘、一個小時、一天、一個月‧‧‧甚至是一年!』

語氣逐漸加重。

『就算你離開了‧‧‧我仍然會在這裡等你回來!』

說到這,我的情緒開始高昂。

『‧‧‧在這裡!』




這次終於把我心裡所有想說的話都說完了,

那種感覺,不單單只有暢快可以形容,

我甚至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Man,帥到一個不行,

看來那個網友說的沒錯,這個問題只有我才能解決,

問再多人的意見都沒用,坦承的表達自己最真實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她聽完之後,臉上彷彿多了一種感動的氣息,

漸漸的皺起眉頭,眼裡泛起了一片淚水,

而她終於再也忍不住跑過來抱著我哭,

嘴裡還不忘喃喃自語的說著:「傻瓜‧‧‧」



這一次,我並沒有顯得手足無措,

我反而恨不得能夠緊緊的抱著她,深怕她離我而去,

就這樣,我們彼此給予最深厚的擁抱,

彷彿我們擁抱的並不單單只是個軀體,而是對方的心。



我知道她其實是不想走的,但是她不能不走,

她還有她的人生要過,她也必須去完成她的學業;

正如我其實是不希望她走的,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這世界上本來就有些事情是無法強求的。



所以,我選擇等。



而我也知道她是喜歡我的,正如同我喜歡她一樣,

我相信我們之間的感情是能夠經得起考驗的,

如果連這種程度的考驗都過不了,更別提我們以後會有多長久了,

對於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只敢說是感情,不敢說是愛情,

我想感情這條路,我走的還太少,

恐怕沒有資格說什麼愛與不愛的大話。



唉,我現在的心情好複雜。



然而,正當我們沉浸在這種生離死別的浪漫二人世界當中時,

那位其貌不揚的店員怯生生的開了口:「請問‧‧‧先生你要先結帳嗎?」

不知怎麼的,我和筱晞幾乎同一時間噗嗤的笑了出來,

她趕緊擦了擦眼淚,呼吸時仍有點抽畜。



噢~我的天啊!怎麼會有這麼不知死活的店員啊!

他是新來的嗎!? 懂不懂這邊的規矩啊!!

話雖如此,但是這也讓我跟筱晞之間的氣氛頓時緩和了不少。



雖然真的很$%@&#*。



『好的‧‧‧』我回應那位找死的先生,然後逕自拿起條碼機刷,

把錢拿給他說:『發票不用了,幫我捐給慈濟吧!』

說完便牽著筱晞的手離開。

只留下那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店員。



看到我的舉動,筱晞再次展露出平時的笑容,

當然我指的是看到我搞笑的舉動,

因為牽手時偷笑的那個人才是我。



走出7-Eleven門口,一時之間不知道要幹麻,

我轉過頭問筱晞:『那‧‧‧我們現在要去哪?』

「我也不知道‧‧‧」她說著說著,又低下頭。

『嗯?怎麼了?』我歪著頭,由下往上看她的臉。

「明天之後,我就要離開台灣了。」

「我怕過了今晚,我們就沒什麼機會見面了‧‧‧」她的表情中,有點落寞。

『嗯‧‧‧』事實上,這也是我最害怕的事。

『既然如此,就更應該把握機會,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不是嗎?』

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我知道她還是在擔心,

『傻瓜‧‧‧沒什麼好擔心的,我會在這裡等你回來的,知道嗎?』

說著說著,我再次將她擁入懷裡,

就這樣,彷彿在很大膽的在7-Eleven門口上演藍色生死戀般的浪漫橋段。



說實在的,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抱著她,

也許是因為她惹人憐愛的表情,讓人忍不住想要‧‧‧嘿嘿嘿‧‧‧

別、別誤會啊!我是說讓人看了忍不住想要好好〝疼愛 〞她而已,

我絕對沒有別的意思啊!!!



看我的眼神多誠懇啊,相信我吧!





過了一下子,我才開口:『那麼‧‧‧』

我做出招牌動作,將右手向外甩一下,看手錶上的時間。

這個動作似乎讓筱晞回想起我們在路上遇到的那一次,她終於露出笑容,

當時,也是在7-Eleven外面,我想這個動作應該讓她印象深刻吧!



『我們先去吃晚餐吧。』

「嗯。」她點點頭。



說實在的,這附近我也不是很熟,

也懶得找食物了(說得好像是在覓食一樣),

所以我帶筱晞去吃包租婆那家牛肉麵,反正就在隔壁巷而已。



『老闆~兩碗牛肉麵!』

「好~稍等一下!」回應我的是一個大嬸的聲音,嗓門奇大無比。

我往裡面看了一眼,果然是老闆娘,

說到這老闆娘啊,就不得不提起她的造型,真是有夠勁爆的!

身上穿著睡袍,腳底踩著一雙夾腳拖鞋,

頭上一個又一個的捲髮夾,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人在用捲髮夾!?

最厲害的地方莫過於嘴上刁的那一根煙,一口氣將相似度提到百分之百!

果然,不管看幾遍都很像功夫裡面的包租婆!



這是我第三次來光顧這家店,卻是第二次看到老闆娘,

我記得第一次來的時候她好像不在。



對了,那麼依照慣例,老闆這時應該‧‧‧

我直接把目光移到後面廚房的洗碗槽那邊,老闆正在洗碗,

他也注意到我在看他,於是跟我交換了一個眼神,

隨後他搖搖頭嘆了一口氣,我點點頭。



其實他表達的意思並不難:「唉?」

至於我的意思就更簡單了:『我了解‧‧‧』



不久,包租婆拿著兩碗麵走過來放在桌上,

隨後用兩根手指頭把煙抽離嘴邊,吐了一口煙,

正當我想說她怎麼還不走開,夾起一口麵條放到嘴巴裡的時候,

突然聽到她的大嗓門:「小倆口在約會啊?」

嚇得我差點沒噴出來,包租婆揚起眉頭看著我,

『是、是啊。』我趕緊抽了張衛生紙擦拭。

她稍微打量了一下筱晞,然後說:(台語)「小姐長得金水ㄋㄟ!」

聽得筱晞咧嘴一笑,然後看著我,彷彿是在觀察我的反應。



我能有什麼反應?



『是啊‧‧‧是啊‧‧‧』我附合著她點點頭,再次夾起麵條。

「小子!!!」突然間,包租婆一掌拍在我肩膀上!

我像是受到驚嚇般,反射性的轉過頭來,用惶恐的眼神看著她那一掌,

同一時間,半舉在空中的筷子稍有鬆弛,麵條掉進碗裡,濺起水花。

『你、你幹什麼!?』

「‧‧‧要好好對待人家,知道了嗎。」

『‧‧‧‧‧‧是!』我愣了半秒才說出這個字。

像是被人用命令般的口氣指派工作,我如此回應著。



「小姐,你長的這麼漂亮,可千萬要小心啊!」

哇靠!小心什麼?你說小心什麼啊!?

「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樣的,想當年我‧‧‧」

(台語)「阿花?!」突然間,一個聲音從廚房裡傳來,將包租婆的話打斷。

「幹啥?死老鬼!」包租婆用大嗓門回應著,往廚房走去。

究竟是何方英雄出手相救?我轉頭往裡面一看,

此人正是方才在洗碗的包租公!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

我豎起右手大拇指,他點點頭。



其實我表達的意思並不難:『幹的好!』

至於他的意思就更簡單了:「嗯。」



大恩不言謝,包租公真有大俠的風範!

好一個浪跡天涯行走江湖的揚過跟小龍女!

這家麵店還真有意思。



包租婆走了以後,終於可以安心的吃麵了,

「那待會要去哪裡?」筱晞問。

『既然是難忘的回憶嘛‧‧‧有了!』我突然間想到一件事情。

「嗯?」她歪著頭看我。

『等等,我先打個電話一下。』

說完我便走到麵店外,拿出手機撥了小賴的電話。



混蛋‧‧‧快接啊!



「喂~」鈴聲響了一陣子,終於有人接起來。

『ㄟ,小賴,是我啦!』

「你你你又想怎樣!昨天請你吃牛排還不夠嗎!?」

聽他的聲音彷彿受到驚嚇一樣。

『昨天吃的是雞排啦!我問你,〝那個東西 〞還在你那邊嗎?』

「‧‧‧什麼鳥東西啊?」

『就是B計畫咩!之前說好留著等聖誕節要用的〝那個東西 〞啊!』

「啥?什麼B‧‧‧喔喔!我想起來了!你等我一下。」



電話中彷彿聽到東翻西找的聲音,這傢伙是把它藏到哪裡去啊!?



「有啦,全都在我這,你要幹麻?」過了一會兒,他的聲音再次出現。

『幫我帶過來,我要用。』

「屁啦!不是說好聖誕夜要在饅頭山上大唱〝分手快樂 〞的時候用!?」

『沒關係啦~!拎北現在又不是去死團的人了!』

「靠!這些可是我們幾個多年來的心血耶‧‧‧」

『‧‧‧不過半年而已吧。』我斬鐵截釘的說著。



「‧‧‧‧‧‧」



沉默了幾秒鐘,『ㄟ,死了沒?』

「那輪到我的時候你要拿雙倍來賠給我喔!」

『好好好‧‧‧你怎麼說都行!』

「ㄟ,這麼多你真的要一個人把〝它 〞玩掉喔?」

我想一想也對,根本就用不完。

『那不然你要一起嗎?』為了報答他的恩情,我就好心的邀請他來好了。

「‧‧‧也好。」說的對,總比沒有好。

『那待會我在打電話給你吧。』

「對了!阿咪那邊好像還有一些,乾脆把他跟有興也叫來好了。」



『糟糕!!!』經他這麼一說,我才突然想起一件事。

「衝三小?」

『有興還在我家打電動啦!!!』

「瞎密!?」他十分不解的問著。

『沒有啦,你待會要打電話到我家才找得到有興。』

「喔。」

『那就先這樣啦,你們先會合,我待會再通知你們出來。』

「嗯‧‧‧啊,對了對了!」正當我打算掛掉時,他又突然開口。

『又怎麼了~』我有點不耐煩。

「阿咪好像交女朋友了。」

『真的假的!?』



想不到,那個悶騷男也交了個女朋友,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那好,叫他把女朋友也一起帶來好了。』

「嗯。」

『就這樣啦,掰!』



掛上電話之後,我趕緊回去找筱晞。

「怎麼這麼久?」不過她的口氣並不是表達疑問,反而像是在抱怨。

『沒什麼‧‧‧只是稍微聊了一下。』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解釋。

要是這個計畫被揭穿了,那就沒有驚喜了嘛!



吃完麵付完錢之後,我拉著筱晞手往外走,

「現在要去哪裡?」她一邊搖著我的手,一邊問。

『現在嘛‧‧‧』我看了看手錶,也才七點而已。

『時間還早,先往我家那邊去,帶你去一個好地方!』

「可是‧‧‧我今天沒有騎機車耶‧‧‧」她嘟著嘴。



一句話點醒我夢中人‧‧‧嚇得我屁滾尿流~失了魂~~!



真是的,本來想說如果給她載的話,

這次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摟著她的小蠻腰了!

唉~失算失算‧‧‧咦!?



『沒關係啊,我的腳踏車也可以載人。』

『這次就讓我來載你吧~!』我露出了一個狡猾的笑容。

「嗯。」但是她似乎沒看出我的本意,只是點點頭。

嘿嘿嘿‧‧‧不能給她載也沒關係,

那就讓我享受一下被美女摟得緊緊的是什麼感覺吧!



說到這個,我的腳踏車還蠻特別的。



一般變速車有的,它都有;然而一般變速車所沒有的,它也有,

除了一般的變速功能之外,還內建十六段轉速可自由切換,

前後輪都有配置加壓雙避震,車身也是用最新的奈米合金製造的,

後輪上面還配置了渦輪引擎,必要時可使出氮氣加速,

一個不小心就會看到車頭的時速表不斷往上跑,上面寫的還是中文!

由貳拾‧‧‧肆拾‧‧‧捌拾‧‧‧壹百貳‧‧‧壹百陸‧‧‧

最後指針停在〝不可能 〞三個字上面!



這就是超越極限的實力啊!



就連美國〝憐梆秘炭 〞F‧B‧Y (Fuck by You)都使用它,

可見它有多厲害啊!這台車還是非賣品呢!!!



好了,說正經的,其實這台車雖然是變速車,

不過後面就像那個阿公型腳踏車一樣,可以用來放東西,

我媽很有創意,在上面加了一個坐墊,

因為若干年前,她都是用這台車載我上學的。



『上車吧!』我跨上腳踏車,對著一旁的她說著。

「啊~真的要載我嗎?」她看著十分陽春的坐墊,躊躇不前。

『放心啦~又不會很丟臉,快上車吧!』

終於,她毅然坐上這台車的後座,

跟我猜測的一樣,由於是側坐,所以不得不摟著我的腰。



耶!大成功~!



我滿意的笑了笑,使勁的踩著踏板向前行,

這一幕,讓我想到了一首周杰倫的歌-簡單愛。



說不上為什麼 我變得很主動

若愛上一個人 什麼都會值得去做

我想大聲宣佈 對妳依依不捨

連隔壁鄰居都 猜到我現在的感受

河邊的風 在吹著頭髮飄動

牽著妳的手 一陣莫名感動

我想帶妳 回我的外婆家一起

看著日落 一直到我們都睡著



我想就這樣牽著妳的手不放開

愛能不能夠永遠單純沒有悲哀

我 想帶妳騎單車 我 想和妳看棒球

想這樣沒擔憂 唱著歌 一直走

我想就這樣牽著妳的手不放開

愛可不可以簡簡單單沒有傷害

妳 靠著我的肩膀 妳 在我胸口睡著

像這樣的生活 我愛妳 妳愛我



『想~~~簡~簡~單~單~愛~~~~~~』

我一邊唱著這首歌,一邊享受甜蜜的滋味。

筱晞依靠在我的背上,臉上滿是幸福洋溢的表情。



我乘著夏夜的晚風,輕快的哼著歌,

在熱鬧喧嘩的街道上穿梭,

汽車的引擎聲、人潮的聲音,都不曾干擾到我,

因為現在的我是如此的平靜,

我正載著屬於我心愛的人,前往幸福的那一端。



我想,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為什麼,愛不能夠簡簡單單的呢?

我跟她之間,或許沒有長久感情,也沒有往事回憶;

或許沒有甜言蜜語;更加沒有爭執、辱罵,甚至是心機,

但是我們簡單而直接啊!就像小孩子之間純純的戀情,

喜歡就說喜歡,討厭就說討厭,從來不會隱瞞自己最真誠的感情,

這樣又有什麼不好呢?

愛不一定要很複雜,愛不一定是殘酷的,

有時候,是我們自己太執著了,不敢愛、亦放不開。



也許過了今晚,我們就沒機會再見面了,

那又如何?就因為她要走而放棄嗎?

我很慶幸能夠遇上她,

因為我們其實很像,都不懂得隱藏自己內心的情感,

所以我們能夠很順利的認識、很順利的交往,

甚至於為她許下承諾,我也甘願。



我相信愛一個人是剎那間的感覺,

只有付出行動的人,才能夠獲得永恆,

現在的我,正要為我心愛的人,留下一個永恆的美好回憶,

哪怕是未來再也無法見面,我們也會長存於彼此的心中。



這就是我想要的,簡單愛。



不久後,終於到了我家附近,

我慢慢的減速,深怕會驚擾到依偎在我身上的她,

如果是平常的我,應該會自以為很帥的來一個甩尾停車吧,

然後一個不小心把後座的人給摔出去,那就不浪漫了。



『到了。』其實我有一點點失落,

因為像這樣的時刻,我捨不得把它結束掉。

「嗯‧‧‧再等一下,好嗎?」這句話,我打從心底的認同。

『嗯,今天‧‧‧是個屬於你的日子,

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只要能讓你開心。』

話一出口,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其實這句話是沒有任何修飾、也就是沒有經過大腦思考就說了出來。



或許我是打從心底的想這樣跟她說吧。



「‧‧‧謝謝你。」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有一點哽咽。

雖然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那短暫的沉默讓我感覺到,她似乎很感動。



她從背後緊緊的摟著我,上半身緊貼著我的背部,

我感受到一點波濤洶湧,暗爽之餘,不禁令我思考,

她現在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在說這句話的呢?

那句謝謝你,真的是表達感謝嗎?

還是她認為對我有所虧欠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的我心情真的好複雜。



於是我載著她,在附近多繞了兩圈,

之後又像是熱戀中的情侶一樣,難捨難分的下了車,

筱晞是第一次來我家,所以當我到樓上拿出鑰匙準備開門的時候,

其實我心裡一直緊張的撲通撲通的跳。



不知道她看到我家會有什麼感覺呢?

說真的,這還是第一次有我女孩子來我家,

我兩個姊姊跟我媽不算在內的話。



「嗨。」一打開門便看到有興在那邊打電動,

他朝著我跟筱晞打招呼,筱晞也跟她揮揮手。

『嗨什麼嗨啊,小賴通知你了沒?』我才懶得打招呼。

「通知了,他說等你打電話給他。」他仍然死盯著電視螢幕。

我往裡頭看了一眼,『我媽呢?』

「人還沒回來,可是她有打電話回來。」

『那她說什麼?』

「她說‧‧‧」他終於放下握把,認真的思索,

然後開口:「她說公司招待員工到溫泉旅館住一天,所以她今天不會回來。」

『嗯。』我點點頭。

「她叫你要記得吃飯。」

『喔。』我覺得口渴,拿起桌上的礦泉水。

「還有不要太晚睡。」

『還有呢?』我喝了一口。

「她還叫你不要到處亂泡妞。」

〝噗!〞 嚇得我不小心把水噴出來了。

『咳咳‧‧‧真的假的!?』

「假的。」他若無其事的繼續打電動。

看了真是令人火大。



姑且先不跟她計較,抽了張衛生指擦乾淨之後,

我拉著筱晞到我房間‧‧‧等一下!千萬別誤會!!!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但是我可以肯定!我絕對沒有在想那回事!



這也是第一次,讓女孩子到我的房間來,

‧‧‧我兩個姊姊跟我媽不算在內的話。



「這裡就是你的房間啊‧‧‧」她像是參觀一樣,四處張望。

『是啊,有點雜亂。』其實,何只是有點雜亂,根本就是非常的雜亂。

我的房間跟我姊的比起來還算大,

但是我的房間除了我的床、書桌、電腦之外,居然有三個衣櫃!

天啊~這裡根本就是那群女人的置衣間吧!

可憐的我,只能活在這群每次衣服都不收好的女人堆裡,

雖然我已經習慣了‧‧‧



她走近我凌亂的書桌,拿起桌上唯一端正放置的相框,

照片上,有一對年輕的夫婦,身旁牽著兩個小女孩,

畫面上的那名女子手上還抱著一個嬰兒。



那是一張全家福。



「這個是你嗎?」她指著嬰兒問。

『嗯。』我走近她的身邊,看著照片。

「呵呵,很可愛呢。」

『哪有~嬰兒不都長得一樣嗎?』話雖如此,我仍有點害羞。

被喜歡的女孩子說自己很可愛,這種感覺還真是奇怪。

「那麼,這個就是你父親囉?」她指著照片上那名男子。

『嗯‧‧‧那是我老爸。』不知怎麼的,說出〝老爸 〞這兩個字的時候,

喉嚨覺得有點乾澀。



或許是因為,我對〝老爸 〞這個詞的感覺,太陌生了,

老實說,我並不想念他,

因為打從我有記憶以來,他就不曾關心過我,

也許有吧?只是我感覺不到罷了,

有時我會想,如果老爸至今還在,那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會比較Man嗎?還是會比較用功讀書呢?

說不定現在的我會過得更好吧?

不過,這都沒有任何意義了,

留著這張全家福,單純也只是因為那是我們全家人曾經團聚過、

唯一的證明。



『待會出去可能玩晚一點,說不定會有點冷喔。』我試著轉移話題,

然後拿起一件米色的薄外套問她:『要不要多穿一件外套?』

「嗯‧‧‧不用。」她搖搖手。

不過我還是打算帶著,以備不時之需。



我拿起手機撥了小賴的電話號碼,

這次他很快的就接起來了,像是守在旁邊待命一樣,

『ㄟ,出發了!。』

「終於要走囉?我都快無聊死了!去哪集合?」

『饅頭山。』

「‧‧‧饅頭山?你跟我都認識的那個饅頭山!?」

『不然還有哪座山名字這麼拙的。』

「你有病啊!拎北拿著一大箱外加三袋的〝傢伙 〞,

居然還敢叫我去你家那邊喔!」

『別在意咩~!山上風景不錯ㄋㄟ!』

「幹!」他終於忍不住罵髒話。

『別這樣嘛~最多請你喝飲料吧。』

「‧‧‧好啦好啦,半小時後到。」

『這麼快?你是‧‧‧』我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掛電話了。



半小時???他開戰鬥機嗎!?



『準備出發囉!』我對著筱晞說。

「嗯。」她點點頭,然後放下相框。



呃‧‧‧所謂的饅頭山呢‧‧‧

指的其實就是我們學校後面、居離夜市很近的那個公園裡面的一座山,

呼,好複雜,總之就是昨晚我跟筱晞去的那個公園,

再繼續往裡面走就可以開始爬樓梯了,

雖然是一座山,但是規模非常小,總高度應該不會超過20公尺,

但是山頂的氣氛真的很棒,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

常常可以看到不少親熱的‧‧‧

不是!我是說可以看到滿天的星空,當然夏天的時候可以看得更清楚。



走到客廳踢了有興一腳:『走囉。』

「喔。」他才乖乖起身關掉電動,拿起他自己的腳踏車鑰匙。



這次還是一樣,我載著筱晞享受二人世界的幸福滋味,

有興一個人跟在後面乾瞪眼,管他的!

到了公園門口,阿咪已經在那邊等了,

至於他旁邊站的那個女孩,我想應該就是他女朋友了,

矮矮的、瘦瘦的,皮膚有點黝黑,但長的還挺可愛的就是了,

她跟阿咪站在一起,其實有一點點像是在帶小孩一樣,

不過後來阿咪告訴我,她跟我們同年。



我們稍微聊了一陣子,突然看到一個小矮人騎著機車往我們這邊過來。



『哇靠,你會不會太囂張了啊?』小賴的機車握把上左右各一袋東西,

踏腳的地方放一箱,後座也掛一袋。

「我還特地跟我媽借機車耶!就為了幫你這個王八蛋帶東西過來!!!」

他氣得把頭上的安全帽拿下來砸我,我雙手接個正著。

『別在意嘛~把這些東西玩一玩也爽啊!』我嘻皮笑臉的安慰著他。

「媽的‧‧‧我去停車啦。」我把那些東西從他車上抬下來。



我跟阿咪都各拿一個袋子,

沒辦法,另一隻手要拿來牽女朋友,

小賴則堅持他〝絕對 〞不要拿那個箱子,於是叫有興去扛,

起初我也不明所以,後來跟有興交換了一下,不到十秒鐘我就放棄了。



‧‧‧真他媽的重!



「這些是什麼東西啊?」上山的途中,筱晞拉著我的手,一臉好奇的問我。

我先是眼珠子溜了一圈,然後才說:『我不告訴你~!』

「說嘛~」她搖著我的手,一邊跟我撒嬌。

『嗯‧‧‧這是秘密~!』我嘿嘿兩聲。

「吼~」她又厥起嘴來,看得我都有點捨不得。

『好吧!』我想了一下,接著說:

『這是一個能夠讓你留下難忘回憶的魔法!』

「魔法‧‧‧?」她似乎對於我用的這個詞很感興趣。



我踩著石階不斷的往上爬,

說實在的,饅頭山真的不高,但也沒什麼風景可言,

至少路途是不會有什麼花花草草給你欣賞,

不過這座山唯一的好處,就是在山頂有好看的東西。



步上最後一段階梯,當我們踏上山頂,

眼前可以看到一個小小的涼亭,其餘的空間都還算是蠻大的,

周圍有欄杆圍住,以防有人不慎跌落。



說實在的,沒想到這個時間居然沒有半個人,

本來以為有好戲看勒‧‧‧不過算了!

我們把東西放到涼亭的小木桌上,隨後我把手伸進袋子裡面摸索,

拿出了一個比寶特瓶在細一點的棒狀物體,

前端是圓錐型,後端則是垂直開岔分成四邊的造型。



看起來,就像是一支小型火箭。



『嘿嘿‧‧‧』我奸笑了兩聲。

「這是‧‧‧?」筱晞盯著我手上的〝火箭 〞,十分好奇。

現在的〝東西 〞做得越來越有趣了,

不論是形狀、功能還是玩法也越來越多樣化,

不過說穿了‧‧‧其實都是一樣的東西啦!

『這是煙火啦!』我咧嘴一笑。

筱晞則有點驚訝的說:「煙火!這些全部都是!?」她指著桌上那一堆。

『YES~!』我點點頭。

然後我轉頭對小賴一行人開口:『今天大家就用力把它玩掉吧!』



『兄弟們~!開砲囉!!!』我把火箭高舉空中吶喊。

「噢~!」他們頗有幹勁的齊聲回答。







































































































‧‧‧打火機勒?



若干分鐘後,小賴鼻青臉腫的哭著告訴我們他放在車上忘記拿上來,

於是我們露出充滿慈悲與關愛的眼神告訴他:

『不想死就馬上去給我拿來!!!』

一旁的兩位女仕們笑了起來。



隨後我拉著筱晞,往這空地的邊緣走去,

當我們越來越接近欄杆時,逐漸映入眼簾的是一幅美麗的畫像,

抬頭仰望便能看見滿天星光閃爍;低頭觀望便能看見這都市夜晚的光景,

在那裡,可以看見我從小居住的環境,整個全貌。



我曾經在網路上看過一張照片,是由空中俯瞰夜晚的台北,

很漂亮,但是對我來說卻沒什麼特別的,

這裡,同樣看得到這幅景象,

幾乎從小在這裡成長的我,也是看著這個城市在長大的,

或許是有點感情了吧!這裡的一草一木,我都特別敬重,

對於這樣的我來說,看到那樣的景象,總會有種莫名的感動,

我不知道筱晞能不能理解,我只知道當她看到這景象時,也是呆住了。



『漂亮嗎?』司空見慣的我,炫燿般的問著他。

「嗯‧‧‧好美。」她像是看到稀世珍寶一樣,眼睛睜得大大的。

我們就這樣靠在欄杆上,默默的欣賞這美麗的景象。



『你知道嗎‧‧‧』過了許久,我打破沉默開口。

「嗯?」她歪著頭看我。

『當我開心或不開心的時候,我都會一個人跑來這裡看風景。』

『每當我看的這些七彩的燈光、熱鬧的街道,還有那漫天星空‧‧‧』

說到這裡我也轉頭看著筱晞。

『所有的煩惱都會一掃而空。』她聽了為之一笑。

「這裡真是個好地方。」她幫我做了一個結論。

『是啊‧‧‧』我由衷的認同她所說的話。

接著我們兩個就沒在開口說話了,只是靜靜的看著,

不知怎麼的,我們相當的有默契。



甚至於我突然很想看看筱晞的臉龐時,

當我一轉過頭,她也很巧的在同一時間看過來,

然後我們相視而笑。



就像我和她第一次見面時一樣。



接著含笑不語的看著彼此,我跟她都抱持著相同的想法,

此時無聲勝有聲‧‧‧彷彿時間停了下來,地球停止運轉,

在我眼裡,全世界只剩下她那雙勾魂的眼神。

終於按耐不住,身體逐漸開始靠近她,

微風徐徐的吹過她的髮梢,

而我的視線慢慢從眼神移到了那迷人的笑容,

看著那粉色的雙唇,我的臉慢慢湊近‧‧‧



我想,任誰也不希望破壞這美好的時刻。



‧‧‧除了小賴。



突然間一個巨大的聲響,〝咻~~~!〞的飛了過來,

不偏不倚的打在我的後腦杓。

「Bingo !」涼亭的那一端,小賴手上還拿著其餘的凶器。



認識他,真是我這輩子最不幸的一件事。



『去死吧!』我摸摸被打中的部位,

然後把擊中我的那一發彈藥,用力的朝他擲去。

看了看身邊的筱晞‧‧‧這下尷尬了!

我又下意識的搔搔頭,然後很乾脆的伸出手說:『走吧!』

繼而露出一個開懷的笑容。

「嗯!」她也沒有多做考慮,立刻牽住我伸出來的手。



一場熱鬧的煙火大會,就這樣開始了。



『看招!』我拿了一個蝴蝶炮點火,然後往小賴丟過去。

煙花隨著聲響到處亂竄,隨即消逝。

「嫩!」然後他也用鼠炮做反擊,但是我才不吃這一套呢!

突然間一連串的爆破聲隨著煙霧出現自我們兩的腳邊,嚇了一跳,

轉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有興跟阿咪一次把兩〝大 〞盒的甩炮拿出來用。

於是乎,戰火又蔓延到他們倆身上。



不過這種暴力式的玩法,似乎就不太適合兩位站在一旁隔岸觀火的女士。



於是我提著袋子往她們跑去,

『快,你們要玩什麼自己拿!』我興致高昂的說著。

誰知道小賴也跑過來參一腳,像是賣藥郎在介紹藥品一樣的說:

「來啦來啦!各式煙花炮火通通都有賣!

管他是龍炮蛇炮蝴蝶炮、還是鼠炮甩炮沖天炮,通通任你炮啦~!

本店應有盡有!」

「那‧‧‧有沒有仙女棒?」筱晞怯生生的問。

小賴做了個手勢很順口的接下去:「‧‧‧就是仙女棒沒有!」



逗得我們一群人樂不可支。



「拍謝,本店只愛打〝炮 〞不愛哈〝棒 〞。」

『有啦有啦,我記得有買仙女棒。』我終於看不下去,出面說話。

『吶。』在袋子裡頭摸索一下,拿出一包仙女棒給筱晞。

她拿起打火機點燃仙女棒,當煙花繽紛的時候,她先是在空中繞了幾個圈,

隨後又像是跳舞般的將仙女棒高舉空中旋轉。



看到這一幕,我不禁讚嘆:果真是名符其實的仙女!



我也不甘示弱,從袋子裡拿出一個一支支用透明塑膠袋包起來的棒子,

長度大約50公分左右吧!也不算太重,

這玩意說穿了不過是仙女棒的巨大版!不過改了個名字,叫做金剛棒!

我囂張的點燃大支的金剛棒,然後走到筱晞身旁去炫燿,

『看到了沒!』我把棒子高舉空中搖晃。

「呵呵,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啊!」她非但不驚訝,反而一臉感興趣的問著。

『天曉得啊~大概是煙火店老闆非法藏匿軍火吧!』我笑著說。

然後我也點了一支給筱晞玩。



她只是拿在手中,有點不知所措。



「讓我來教你怎麼玩啦。」小賴突然點燃一支金剛棒從中插入。

待火花燃起,他便舉起棒子向我揮道:「看招!絕地武士!!!」

我一個閃躲,火光擦身而過。

『嘿!』我不甘示弱,左劈一刀還擊。

他亦輕而易舉的擋了下來,棒子敲擊的瞬間,火花四射,

於是我們便上演了一場〝武士決鬥 〞,幾經正面對決,不分勝負,

其實這也是預料中的結果,因為我們曾經在話劇社演出相同的戲碼。



但是不到三分鐘就結束了,因為燒完了。



後來筱晞跟著我們也比較玩開了,

看著她放煙火時的側臉,笑得是如此開懷,

像個天真無邪的小孩子一樣,如此純真。



我想她是真的很開心吧,

因為她曾經跟我說過,她沒有朋友,

自從母親病逝之後,她已經鮮少和父親交談了,

其實我是能夠理解的,當時失業的他為了養活子女,

理所當然的把自己埋首於工作之中,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然而卻疏忽了筱晞的感受,還把她送到國外唸書,

使她無法順利交到知心的朋友,

她是如此的期望有人願意陪伴在她身邊,

卻始終沒有人能達成她小小的願望。



然而,現在不一樣了。



現在,有我們這群人陪著筱晞,

不論開心或是難過,都有人能夠分享,

快樂的時候一起歡笑,傷心的時候也一同流淚,

我們這群死黨,是不會輕易的丟下任何一個朋友的。



最重要的是,不論如何,

我都會永遠站在筱晞這邊,支持她,

我覺得她很幸運,能夠遇見我,遇見我們。



「你在發什麼呆啊!」筱晞的聲音,將我的思緒拉回現實。

我看見她拿著煙火,在空地的另一端呼喚著我。



她歪著頭看我笑,並向我招手。



我笑了笑,搖搖頭,心想也許真正幸運的那個人其實是我也說不定,

我很慶幸能夠遇見她、認識她,甚至於‧‧‧喜歡上她!

如果沒有她,說不定這輩子我都將沒有任何心靈寄託。



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不久後,煙火也放得差不多了,

只見小賴從袋子裡拿出一個小小的紙盒,

小心翼翼的打開來,十分慎重其事的放在地上。

「嘿嘿嘿‧‧‧」小賴露出邪惡的奸笑。

『你笑什麼啊?』我一臉狐疑的問著。

「這玩意可是我最期待的重頭大戲呢!」隨後他把大家叫了過來。



「準備囉!」他拿起打火機,準備點燃。

『等一下!』我突然叫住他。

「幹麻啦~」他不耐煩的轉頭對我說。

『既然是重頭大戲‧‧‧那麼大家一起點燃吧!』我奪過小賴的打火機。

『來吧,把手疊上來!』隨後我示意大家握著我的手。



當我看著筱晞時,她沒有任何猶豫,將緊緊握著我的拳頭。

小賴則是一臉〝沒事搞這把戲幹麻 〞的表情,想了一下才把手疊上來。

有興看到我們都放了上來,於是跟進。

最後阿咪跟她的女朋友互看了一眼,一同將手放上。

我們圍成一個圓,共同拿著打火機。



『那麼接下來,要喊〝友情萬歲! 〞還是〝世界和平! 〞?』我問。

「哇靠‧‧‧一定要這麼老套嗎!?」小賴無奈的說著。

『這樣才好玩嘛,那你喊不喊?』我揚起一邊眉毛盯著他,恐嚇般的口吻。

「好好好‧‧‧我喊我喊。」他很乾脆的投降了。

『那麼投票決定喊什麼吧!」我提議著。



友情萬歲!!!

世界和平。



在眾多〝友情 〞的聲援之下,無故多出一個不合群的聲音,

於是大家盯著那個那個聲音的來源-有興。

「是是是‧‧‧又是我錯了。」他不停點頭道歉。

『預備囉!三‧‧‧!』我點下打火機的火。

『二‧‧‧!』慢慢的靠近引線。

『一‧‧‧!』點燃之後,迅速的燃燒。

在爆發的那一刻,我們齊聲喊出:『友情萬歲!!!』



剎那間,只聽到一個巨大的衝天聲響,一陣煙霧自原地瀰漫,

煙火不斷的往上飛,最後消失在空中。



突然地,碰!的一聲,

一瞬間,五光十色的煙火向四面八方拖曳。

又一聲,碰!往周圍飛射的煙火在一次的爆發,

開出了五彩繽紛的巨大煙花,維持了數十秒,

絢麗奪目的光芒,自空中照耀著我們每一個人的臉孔,

給我們一種幾近震撼的視覺效果。



當下每一個人都看傻眼了。



我心裡的感覺是:噢我的天啊!

『這‧‧‧』但是我什麼也說不出口。

良久,光彩逐漸消逝,陷入一片沉靜。

「送啦!」小賴突然大聲歡呼。

我們周圍的人嚇了一跳。

「拎北等這一刻不知道等了多久,總算沒有白花一千塊。」

聽了下巴都掉下來,我沒聽錯吧!?

『這玩意‧‧‧一千塊!?』我慎重其事的再問一次。

「廢話!不然哪有這麼精采!」他理所當然的說著。



我真是敗給他了。



最後的重頭戲也結束了,小賴隨即興致缺缺的說他要回去了,

有興也說要回家打寶練功,阿咪則是說要送他女朋友回家,

於是稍做收拾之後,我們就在山上分道揚鑣。



剩下我跟筱晞站在原地,不知道要幹麻。

『我們到那邊去坐吧。』我指著靠近邊緣欄杆的雙人椅。

「嗯。」她點點頭。



那個雙人椅的位子設置的真好,正對著那片美麗的景象,

靠在椅背上抬頭仰望,便能看見滿天星空、星光閃爍,

令人回想起剛剛放的那個煙火,久久無法自己。



『今天,玩得開心嗎?』我彷彿依照慣例般的問著。

「嗯,我從來都沒有這麼痛快的放過煙火。」她笑著回答。

我心想,只要你開心就好了,因為過了今晚,

說不定我們就沒什麼機會在見面了。

「對了,你們哪來這麼多煙火啊?」她似乎想問這個問題已經想很久了。

我笑一笑,然後說:『這件事啊‧‧‧就要從半年前說起了。』



距今大約半年前,有一次,我們一群人放學走在街上,

小賴吃口香糖隨地亂吐,誰知道就這樣讓他發現一個皮夾,

我們打開來看,裡頭沒有任何證件、也沒有照片什麼的。



有的,只有四張一千塊。



真是巧啊‧‧‧為什麼剛剛好是四張呢‧‧‧?

為什麼又這麼剛好的被我們給撿到了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賴第一個站出來提議要把它送到警察局,

當然,看了他的表情任誰都猜得出來他心裡在想什麼,

於是我們聯手把它搶了過來,但是隨後又為了要不要分錢而傷腦筋,

想想其實也沒什麼好良心不安的,弄掉皮包只能怪那個失主運氣不好囉!

難不成還要送到警局,等失主找到皮包之後給你10做為答謝啊?

別傻了,頂多給你四十塊讓你一人買一支冰棒吧!

最後我們就一人一張小朋友看地球,就這麼把錢給分了。



「你們好賊喔!」筱晞聽了之後,笑著說。

『習慣就好~我們一向是羊入虎口的,

錢都進口袋了誰還會吐出來啊!』我一副理所當然的說著。



之後,我們便開始在想這筆錢要用來幹麻,

一千塊嘛‧‧‧說大也不太大,說小又不算小,

正所謂花掉嫌浪費,存起來又心癢癢,於是又開始傷腦筋,

但是阿咪說,像這種天外飛來的橫財,

一定要盡快把它花掉,否則一定會惹麻煩!

於是我們還是決定把它全數花完,乾淨俐落。



當我們正各自忙著思考要買啥玩意的時候,

有興提議,不如拿來做有意義的事情吧,就當作是幫那個失主做功德,

但是再想想,四千塊捐給慈濟感覺又很少,

拿去救濟乞丐呢,又略顯浪費,

突然間小賴笑了起來,說乾脆買一堆煙火,

等到情人節的時候拿到饅頭山上對情侶開砲。



大家聽了之後先是一陣狂笑,仔細想想之後發覺這主意真讚!

徹底發揮去死團的怨念,為天下團員平反也算是一大功德,

於是我們便開始各自去搜括煙火,

從比較普遍的雜貨店都能買得到的東西,

到一些特別的煙火專賣店才有賣的煙火各買一些,

當我們把大家的戰利品聚集起來的時候,真是興奮難耐,

只有小賴,儘拿出一個小小的紙盒,

我們都以為他把剩下的錢一個人吞了,

誰知道居然買了那種玩意‧‧‧哈哈哈!



然後我們便開始期待著情人節的來臨。



「那為什麼情人節的時候沒有用掉呢?」

『很不幸的,那天剛好下大雨。』我無奈的嘆了口氣。

「呵呵。」筱晞聽了忍不住笑了出來。

之後我們便靜靜的靠在一起看著這片清澈的天空。



我感覺到她有點發抖,我想應該是有點冷吧,

畢竟這裡算是高處,她又穿得這麼短,

於是我把帶來的薄外套披在她身上,她看著我,溫暖的向我道謝。

隨後我握住她的手,而她也很有默契的靠在我的肩上,

當交談停止、笑聲逝去後,週遭恢復到一片寧靜。



靜得讓我能夠聽見她的呼吸聲,以及我的心跳聲。



現在的我反而沒有顯得很緊張,

我只想待在我所喜歡的人身邊,把握每一分,每一秒。



突然間,一道光芒自遙遠的那一端竄出,

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消失在天空的另一端。

『流星!』我反應不及,手指著空中大喊。

而她先是嚇了一跳,隨後我們兩個立即閉上眼睛許下願望。



過了幾秒之後,張開眼睛。

「你許了什麼願望?」她好奇的看著我。

『那你許了什麼願望?』我反問她。

「是我先問的耶!」

『沒關係,你可以先說的。』我狡猾的笑了笑。

她用力的拍了我肩膀一下,這一下仍打的我很爽。

『哈哈哈‧‧‧要不然這樣吧!我們數三秒鐘,然後一起說。』

我向她如此提議著。

「嗯,但是不准賴皮喔!」她露出逗趣的笑容,指著我說。

我一邊用手做出手勢,一邊數著:『一‧‧‧二‧‧‧三!』



『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



同一時間,我們噗嗤的笑了出來,

隨後我又轉頭望向她,她也靜靜的看著我。

『其實我許的願望,並不是這個。』當笑聲停止之後,我開口。

「我也是‧‧‧」她說著說著,便低下了頭。

然後是片刻的沉默。



過了不久,我才開口說:『我們許的願望‧‧‧是一樣的嗎?』

「我也不知道‧‧‧」她搖搖頭。

『告訴我吧‧‧‧你許了什麼願望?』

「可是我聽人家說,願望如果說出來就不靈了。」

『但是‧‧‧我們的願望‧‧‧真的會實現嗎‧‧‧?』

我略帶傷感的說著。

彷彿受到我的感染,頓時她的心情也變得很沉重。

「我真的不知道‧‧‧」我能感覺到,此時她也同樣的悲傷。



『我‧‧‧我捨不得你離開!』憋在我心裡的話,終於還是衝口而出。

這是我所許下的願望,也是我唯一希望能夠實現的願望。

她終於再也無法忍受,眼淚決堤。

「我也是‧‧‧」這是我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她哭得以含糊的聲音對我說。

至此,我們彼此擁抱著對方,珍惜這最後的美好時光。



皎潔的月亮高掛空中,清澈的黑夜漫天星空,

傳說中,相愛的戀人只要一同對著流星許下永不分離的誓言,

今生今世都將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將他們分開。



但是看來我們很傻,明知道不可能,

卻都許下了無法實現的願望。



突然感到一絲莫名的悲哀,

我默默的在心裡,留下一滴淚。



~第五章‧完

續  檸檬紅茶 (六)


 


ivr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