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禪解序

[原文]  

蕅益

結冬於月臺,禪誦之餘,手持韋編而箋釋之。或問曰:「子所解者是易耶?」余應之曰:「然。」復有視而問曰:「子所解者非易耶?」余亦應之曰:「然。」又有視而問曰:「子所解者亦易亦非易耶?」余亦應之曰:「然。」更有視而問曰:「子所解者非易非非易耶?」余亦應之曰:「然。」

侍者聞而笑曰:「若是乎墮在四句中也。」余曰:「汝不聞『四句皆不可說,有因緣故四句皆可說』乎?因緣者,四悉檀也。人謂我釋子也,而亦通儒能解《易》則生歡喜焉。故謂是易者吾然之,世界悉檀也。或謂我釋子也,奈何解《易》以同俗儒?知所解之非易則善心生焉。故謂非易者吾然之,為人悉檀也。或謂儒釋殆無分也,若知易與非易必有差別,雖異而同;雖同而異,則儱侗之病不得作焉。故謂亦易亦非易者吾然之,對治悉檀也。或謂儒釋必有實法也,若知非易則儒非定儒,知非非易則釋非定釋,但有名字而無實性,頓見不思議理焉。故謂非易非非易者吾然之,第一義悉檀也。」

侍者曰:「不然。若所解是易則人將謂易可助出世法,成增益謗。若所解非易則人將謂師自說禪何嘗知易,成減損謗。若所解亦易亦非易則人將謂儒原非禪;禪亦非儒,成相違謗。若所解非易、非非易則人將謂儒不成儒;禪不成禪,成戲論謗。烏見其為四悉檀也?」

余曰:「是固然。汝獨不聞人參善補人而氣喘者服之立斃乎?抑不聞大黃損人而中滿者服之立瘥乎?春之生育萬物也,物固有遇春而爛壞者。夏之長養庶品也,草亦有夏枯者。秋之肅殺也,而菊有黃花。冬之閉藏也,而松柏青青梅英馥馥。如必擇其有利無害者而後為之,天地恐亦不能無憾矣。且佛以慈眼視大千,知群機已熟然後示生,猶有魔波旬擾亂之,九十五種嫉妒之,提婆達多思中害之。豈惟堯舜稱猶病哉!吾所由解《易》者無他,以禪入儒,務誘儒以知禪耳。縱令不得四益而起四謗,如從地倒還從地起。置毒乳中轉至醍醐厥毒仍在。遍行為外道師薩遮為尼犍主,意在斯也。」

侍者再拜而謝曰:「此非弟子所及也!請得筆而存之。」

                       崇禎辛巳仲冬

                       旭道人 書于溫陵之毫餘樓

 

﹝翻譯﹞

蕅益結冬於月臺,禪誦之餘,手持韋編而箋釋之。或問曰:「子所解者是易耶?」余應之曰:「然。」復有視而問曰:「子所解者非易耶?」余亦應之曰:「然。」又有視而問曰:「子所解者亦易亦非易耶?」余亦應之曰:「然。」更有視而問曰:「子所解者非易非非易耶?」余亦應之曰:「然。」

蕅益大師於結冬期間住在月臺寺,在禪修誦經之餘,手拿著《周易》注解著。就有人問:「你是用易理解說的吧?」我回答:「沒錯。」後來人看到就問:「你不是用易理解說的吧?」我也回答:「沒錯。」又有人看到也問:「你是用易理解說的也可以說不是用易理解說的吧?」我也回答:「沒錯。」更有人看到而問:「你不是用易理解說的但也不能說不是用易理解說的吧?」我也回答:「沒錯。」

 

侍者聞而笑曰:「若是乎墮在四句中也。」余曰:「汝不聞『四句皆不可說,有因緣故四句皆可說』乎?因緣者,四悉檀也。人謂我釋子也,而亦通儒能解《易》則生歡喜焉。故謂是易者吾然之,世界悉檀也。或謂我釋子也,奈何解《易》以同俗儒?知所解之非易則善心生焉。故謂非易者吾然之,為人悉檀也。或謂儒釋殆無分也,若知易與非易必有差別,雖異而同;雖同而異,則儱侗之病不得作焉。故謂亦易亦非易者吾然之,對治悉檀也。或謂儒釋必有實法也,若知非易則儒非定儒,知非非易則釋非定釋,但有名字而無實性,頓見不思議理焉。故謂非易非非易者吾然之,第一義悉檀也。」

侍者聽了笑著說:「如果這樣不就陷進了四句分別的邏輯結構中了!這是說不通的。」我說:「你沒聽說過『四句本來都說不通,只有在適當的因緣條件下才能說通四句』嗎?所謂的因緣,就是佛教化眾生,隨機引導的四悉檀。 有人說我是佛教徒,竟也通達儒學能解說《周易》因而喜歡我的《周易禪解》。所以,說我是用易理解說的人我贊同他,這是世界悉檀。有人說我是佛教徒,卻去解說《周易》這不就跟世俗的儒者一樣了嗎?所以認為我所用以解說的不會是易理因而生起研讀《周易禪解》的善心。所以,說我不是用易理解說的人我贊同他,這是為人悉檀。有人認為儒學與佛學很難完全區分,如果確知易理與非易理一定有差別,雖然道理有些差異但卻也有相同之處;雖然有相同之處卻還是有所差異,那麼他讀《周易禪解》不會覺得有含糊籠統之憾。所以,說我是用易理解說的也可以說不是用易理解說的人我贊同他,這是對治悉檀。有人認為儒學與佛學必定各有其具體的道理。如果認出《周易禪解》不是用易理解說的,我所說的儒學就不是固有的儒學。如果認出《周易禪解》不能說不是用易理解說的,我所說的佛學也就不是固有的佛學,認知了佛學與儒學只不過是暫用的名字並無實性,進而頓悟《周易禪解》中不可思議的道理。所以,說我不是用易理解說的但也不能說不是用易理解說的人我贊同他,這是第一義悉檀。」

 

侍者曰:「不然。若所解是易則人將謂易可助出世法,成增益謗。若所解非易則人將謂師自說禪何嘗知易,成減損謗。若所解亦易亦非易則人將謂儒原非禪;禪亦非儒,成相違謗。若所解非易、非非易則人將謂儒不成儒;禪不成禪,成戲論謗。烏見其為四悉檀也?」

侍者說:「不是吧!如果《周易禪解》是用易理解說的,那麼人們會說易理有助於出世間法,這就形成了增益謗。如果《周易禪解》不是用易理解說的,那麼人們會說老師說的還是自家的禪法而已,哪裡懂得易理!因而形成了減損謗。如果《周易禪解》是用易理解說的也可以說不是用易理解說的,那麼人們將說儒家的易理原來就不是禪法;禪法也不是儒家的易理,因此形成了相違謗。如果《周易禪解》不是用易理解說的但也不能說不是用易理解說的,那麼人們會說這樣所謂的易理就不會是儒家的易理,所謂的禪法也不會是佛教的禪法,於是形成了戲論謗。怎麼見得是四悉檀呢?」

 

余曰:「是固然。汝獨不聞人參善補人而氣喘者服之立斃乎?抑不聞大黃損人而中滿者服之立瘥乎?春之生育萬物也,物固有遇春而爛壞者。夏之長養庶品也,草亦有夏枯者。秋之肅殺也,而菊有黃花。冬之閉藏也,而松柏青青梅英馥馥。如必擇其有利無害者而後為之,天地恐亦不能無憾矣。且佛以慈眼視大千,知群機已熟然後示生,猶有魔波旬擾亂之,九十五種嫉妒之,提婆達多思中害之。豈惟堯舜稱猶病哉!吾所由解《易》者無他,以禪入儒,務誘儒以知禪耳。縱令不得四益而起四謗,如從地倒還從地起。置毒乳中轉至醍醐厥毒仍在。遍行為外道師薩遮為尼犍主,意在斯也。」

我說:「這是必然之理。你難道沒聽說過人蔘是補元氣的藥材,然而氣喘的人服用會暴斃嗎?也沒聽說過大黃雖是傷元氣的藥材,但腹脹的人服用後立刻就能痊癒嗎?春天是生育萬物的季節,萬物之中也有在春天腐爛敗壞的。夏天是萬物成長的季節,禾草也有遇到夏天就枯萎的。秋天是肅殺的季節,而秋菊卻開著黃花。冬天是閉藏的季節,而松柏卻能青翠,梅花能香氣撲鼻。如果定要只選那些有利無害的才做,那天地恐怕就不能沒有遺憾了。而且佛用慈眼來看待大千世界,知道眾生根機已經成熟然後才降生,但仍有魔王波旬的騷亂,九十五種外道的嫉妒,提婆達多的陷害,這豈是只有堯、舜會說做不到『博施於民而能濟眾』啊!我之所以解說《周易》的目的沒有別的,就是把禪法融入儒學,務求能誘導儒者了解禪法而已。即使得不到四悉檀的利益卻引起了四謗的毒害,就像從地上跌倒了還是要從地上爬起。把毒藥摻入牛奶中,即使將牛奶製成了醍醐,其毒性仍然會有作用。遍行會做外道師,薩遮成為尼犍主,其意義就是在這裡。」

 

侍者再拜而謝曰:「此非弟子所及也!請得筆而存之。」

                       崇禎辛巳仲冬

                       旭道人 書于溫陵之毫餘樓

侍者一再拜謝說:「這不是弟子所能達到的境界!請允許我用筆記錄下來!」

                     崇禎皇帝時代的辛巳年仲冬

                     蕅益大師 書寫於溫陵的毫餘樓

 

 

                   * 感謝好友Bitheida撥冗指導 *

相關資料:

周易禪解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