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年4月14日那個恐怖的夜晚,鐵達尼號上共有710人得救,1514人罹難。當年最後一位指揮婦幼登上救生艇而存活下來的副船長查爾斯·萊特勒,忍了好多個年頭,終於公開了沉船的事發時他親眼所看到的種種生離死別。圖/wiki

 

日前重看鐵達尼號事件報導,感慨萬千。

1912年4月14日那個恐怖的夜晚,鐵達尼號上共有710人得救,1514人罹難。當年最後一位指揮婦幼登上救生艇而存活下來的副船長查爾斯·萊特勒,忍了好多個年頭,終於公開了沉船的事發時他親眼所看到的種種生離死別。

當時世界第一首富亞斯特四世,把懷著五個月身孕的妻子送上4號救生艇後,站在甲板上,帶著他的狗,點燃一根雪茄菸,對划向遠處的小艇最後呼喊:「我愛你們!」鐵達尼號一副曾命令亞斯特四世上船,被他憤怒地拒絕:「我喜歡最根本的說法(保護弱者)!」亞斯特四世拒絕了可以逃命的所有理由。為保衛自己人格而戰,這是偉大男人的唯一選擇。

當年六十七歲的斯特勞斯是世界第二巨富,美國梅西百貨公司創始人。八號艇救生員對斯特勞斯先生提議:「我保證不會有人反對像您這樣的老先生陪太太上小艇。」斯特勞斯堅定地回答:「我絕不會在別的男人之前上救生艇。」然後他挽著63歲的太太羅莎莉的手臂,蹣跚地走到甲板的藤椅上坐下,平靜的等待著最後時刻的降臨。紐約市布朗區矗立著為斯特勞斯夫婦修建的紀念碑,上面刻著:「再多再多的海水都不能淹沒的愛。」

著名銀行大亨古根海姆,在危難關頭換上一身華麗的晚禮服說:「我要死得體面,像一個紳士。」他給太太留下的紙條上寫著:「這艘船不會有任何一個女性因我搶佔了救生艇的位置而留在甲板上。我不會苟活得像一隻畜生,我會像一個真正的男子漢壯烈而死。」

倖存者之一的史密斯夫人,深情懷念著一位無名女士:「當時我的兩個孩子被抱上了救生艇。由於超載我上不去了,一位已經坐上救生艇的女士起身讓座,將我一把推上了救生艇,並對我喊了一聲:『上去吧,孩子不能沒有母親!』」這位偉大的女士沒有留下任何名字。

此外,鐵達尼號上的五十多名高級職員,除指揮救生艇下水的副船長萊特勒倖存外,其餘船員全部戰死在自己的崗位上。其中一位電報員約翰·菲利普接到船長棄船命令,各自逃生,但他仍坐在發報機房裡,保持著不停拍發「SOS」的姿勢,直至最後一刻。

誠如《永不沉沒》的作者丹妮·阿蘭巴特勒感嘆所說:「這是因為他們生下來就被教育:人道與責任比其它事情更重要!」以上這些捨己為人的民眾與船員,個個捨生取義,視死如歸,驚天地而泣鬼神,其大愛精神永垂不朽,永遠令人敬佩與懷念,可謂「生而為英,死而為靈」。

反觀1949年,中國的「鐵達尼號」——阿歐西政府垮台時,許多國府高官爭先恐後逃難到台灣避難,而且是整個家族毫髮無傷過來,然而卻有數百萬軍民只能妻離子散,獨自逃過來。蔣介石當時還問孫立人台灣是否安全,並準備逃到瑞士、菲律賓或日本避難,只因為1950年韓戰發生,美國派艦隊守護台灣海峽,蔣介石才決定留下來,國民黨人日後卻瞎掰蔣介石「保衛」台灣,真是可笑!

阿歐西在八年對日抗戰中,包括蔣介石在內的許多將領貪生怕死,置老百姓死生於度外,如南京包圍戰時,蔣介石任命唐生智守城,兩軍對戰正酣時,卻又令唐生智撤退,後者與其他將領沒有讓部下與老百姓先撤退,自己先逃之夭夭,如此群龍無首之下,以致兵敗如山倒,數十萬軍民死於非命。後來的黃河花園口潰堤、長沙大火與長春包圍戰的悲劇,蔣介石也都難辭其咎。國民黨卻把這樣的昏君當「偉人」崇拜,實在有夠荒謬!

從1949到1987年,老兵們在蔣介石的反攻神話中做白日夢,永遠回不了家,以致後來發生退伍老兵李師科因心情苦悶而搶銀行事件,辦案刑警急功心切,栽贓嫁禍於另一位老兵王迎先,王迎先因不堪刑求,最後跳河自殺。諸如此類悲劇,當年不斷上演,國民黨心中可有人道與責任?當年若非民進黨的大力聲援,蔣經國可能於1987年開放老兵返鄉探親嗎?

在生命面前,一切都是平等的。若是自私自利守著一堆散發著銅臭的遺產苟且地活著,人生還有何意義!不管是面對生死,還是生命中的任何磨難,人道與責任比其它事情更重要!遺憾的是,我們的國文課沒有教學生這些做人的價值,只是在培養唯唯諾諾的愚民與順民而已。

< 資料來源:《民報》| 引用網址 >



隨機文章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