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的小學同學,
留著一頭俐落的短髮。
隨著畢業升學,我們都在不同的環境過著日子。
直到再見面,
已經是我在當兵的時候了。
 這才知道她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
有著先天的特殊疾病。

 一般來講,
她這種病都是小兒科在看的。
不是說這種病很簡單,
而是大部份得這種病的,
都活不到長大。

她算是特例,
只不過她長大了。
她在成長過程中也逐漸淡忘這件事,
直到病魔再次找上了她。

 我那時有和她約出去喝過一次茶,
我們還開心地有說有笑著。

 等我收假回到外島的部隊,
只剩下用電話聯絡。

在電話裡得知她的病又開始惡化了,
有時甚至必須用好幾顆類固醇才夠。

我在電話裡,
也感受到她語氣的轉變和無力感。

 慢慢地,
 她也變得不太喜歡和我通電話,
似乎要慢慢地把自己封閉起來。
 
或許只是她真的太過疲累了。

但我就再也沒打電話給她,
 
因為我害怕再給她壓力。

我覺得無能為力,內心也慌張了起來,
 還曾想過能否折壽給她。

隨著時間過去,
我的心情有所轉變,
轉變成不敢打電話給她,
就因為我深怕會聽到自已不想聽到的壞消息。

於是每當我想起她,
我還是寧願不去打開這個答案。

三年前,她在網路上找到我哥的部落格間接地找到了我,
我想她應該會恨我,恨我這幾年將她遺忘了。

但是我還是很高興,至少沒有失望的消息。



上個月偶然在網路上看到“生命最後一個月的花嫁”紀錄片,
心裡很感動。

在和朋友聊天的過程,才想起過去有過於這一段,接近生離死別的內心折磨。

要不是和朋友聊天說出來,差點就忘記有這個藏在心底的秘密。



隨機文章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