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也是同樣受到廣大朋友們喜愛的舊作,大家回味回味囉!!)

在B哥我17快滿18的那年春天,我有了人生的第一台摩托車,那是一台很會跑的中古50速克達,雖然它已經很老了,但我對它卻極其依賴,它載著我上學、它載著我把妹、它載著我環島,它還載著我跟別台車對撞,它用殘存的生命豐富了我的青春,它以剩餘的壽命增廣了我見聞…但是我卻在同年的冬天拋棄了它…         

                                    

為什麼我會拋棄這台恰似兄長宛如手足的摩托車呢?唉~其實這真的不能怪我,事情還不都是我同學阿萬所引起的。還記得那天是剛買新車的阿萬邀大夥下課後騎機車到關渡來場集體夜遊。說實在的,阿萬的提議同學們並不頂感興趣,這種興趣缺缺並不是因為他是台客所以我們排斥與他一起出遊,也不是因為他的14吋恐芭樂褲和腰上的中國結所以我們抗拒與他一起上街頭,而是因為他的目的只是要跟我們炫耀它那台全新的豪爽125騎起來到底有多爽…ㄟˋ,要知道像這種別有企圖的邀約就像許多辣妹逛街時總愛拖隻恐龍來彰顯自己的美麗那般惡劣,啐~騎50CC的我們才沒那麼笨!

好不容易花大錢買了125新車的阿萬看我們絲毫不感興趣心裡也急了,要知道對於阿萬而言,少了同儕羨慕的眼神及掌聲就像吃飯沒有菜配,撇便沒有衛生紙擦,抽煙沒打火機點般白搞一場。於是他開始積極的跟我們描述關渡的月夜有多美、月亮有多圓、月亮上面還有兔子跟漂亮女人等等…他好說歹說就是希望能勾引起我們一絲絲的興致,但我們仍不為所動。他見我們毫無反應,最後只好把他妹妹搬出來當誘餌:『偶跟你們蒐,你們不去會後悔喔!偶妹跟她日僑學校的同學很想認識你們柳~』妹妹?阿萬這個艋舺台客什麼時候有個念日僑學校的妹妹我們怎麼不知道?而且她妹妹居然還有一票同學,而且還都是有日本血統的日本妹…這不得了,這個消息一傳出,原本極端無趣沒人要搭理的關渡知性之旅彷彿立刻變成了『關渡性之旅』,參加名額很快就爆滿了。

放學後阿萬領著我們一行十七八個,依約在士林夜市前等著跟他妹會合。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跨坐在機車上的我們心情也越來越亢奮。突然遠遠看到一群少女接近,大夥開始屏息…少女們越來越近,我們也越來越屏息…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當阿萬開始介紹這群已經近到不能再近的少女就是他妹及他妹的同學時,大夥幾乎崩潰,紛紛轉頭將帶著殺氣含著恨意的眼神射向阿萬…怎麼了?難道我們被阿萬騙了嗎?莫非這一票少女不是日本妹?不,其實阿萬並沒有騙人,她們千真萬確是具有日本血統的少女,只是各位要清楚的知道一點…馬的,日本也是有恐龍的好嗎!

雖然她們的長相很可怕,但為了不傷到這些少女脆弱的自尊,我們還是決定讓她們跨上了我們的機車往關渡的方向前進。說實在的,載著恐龍妹出遊其實是OK的,但前提是不能被熟人撞見,這種為善不欲人知的情操就像無名氏捐款鋪路蓋橋建廟一樣,是高尚且符合青年手則規範的。一路上交通狀況良好,車少路直又大條,但我的車速卻一直無法提昇,這真的不是我車爛,要知道坐在我車上的是個典型的日本妹,就是類似NONO雜誌後面那幾張減肥廣告頁上的那種減肥前日本妹(相信我,東京街頭百分之八十的美眉都是這種類型,據當地人說,漂亮的都跑去拍AV了!。)

至於其他人載的也好不到那去,我從後方一眼望去,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有河馬有大象還有巨猩喬揚跟迅猛龍,由於都是重量級伴遊女郎,所以任憑大夥催油再催油,除了冒出一堆白煙外所有車還是在龜爬。

我們車隊好不容易以龜速騎過了關渡大橋,突然聽到後方有車快速接近,從那噴噴叫的排氣聲浪來判斷,這應該是一台義大利人的驕傲、業務員的標準配備、台客的最愛-偉士牌機車。當時也不知道這輛偉士牌的騎士是吃了樟腦丸還是想要追上來找我們尬車,總之他的速度實在是快得嚇人!

當他以時速一百公里以上的速度接近我們時,或許是被這票恐怖的日本妹嚇到,也或許是中邪了,反正不知怎麼的他突然用力的踩了煞車…要知道偉士牌這種車的重心完全在後輪,一旦在高速狀況下將腳煞車踩死可是會失控打滑的。果不其然,這台偉士牌當場在路中間犁田,在發出一陣火光跟撞擊聲響後,那騎士直接撞上路邊的一根電火條便再也一動不動,我們見狀趕緊停車救人。

雖然這雙眼緊閉的騎士外表完全看不出外傷,不過他好像練過瑜珈似的全身變成軟趴趴。15分鐘後救護車來了,車上下來一個條子,他簡單的問了問我們事發狀況,並用手指在騎士的頸部動脈壓了壓,若無其事的說:『阿~這個人無效了,可能是被這些七辣嚇到才摔車的,伊全身骨頭都斷瞭瞭,幫我抬上去吧!』這條子既沒要我們做筆錄也沒要我們跟著去醫院,車門一關連警笛也沒響就走了(隔天報紙也只登了一小塊,大概就分類廣告中護膚指壓中心那樣大小的篇幅…)看著路邊那台報廢偉士牌及變形的丁小雨貼紙,這時我們才驚覺~天哪!原來我們載的生物是這麼的恐怖危險,就連只看了一眼的機車騎士都會送命,那我們呢?

為了保命,我們在石牌就將這票恐怖的少女丟下,並繞到萬華龍山寺燒香祈求平安。但是不知何故,佛祖的平安符並沒有發揮作用,接下來的日子便彷彿衰神上身,我連續被機車撞汽車撞還被賣臭豆腐的三輪車撞,不只我這樣,那天一同出遊的人也一樣不能倖免陸續發生車禍。這讓人不得不信邪…於是我咬著牙忍痛賤價賣了我那台已經被玷污的速克達,希望能藉此去除晦氣。唉~行筆至此,希望各位讀者能了解到,我之所以會對一台摩托車不仁不義其實都是阿萬害的…當然,還有他妹及那一票日本來的巨型爬蟲類…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8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