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自由時報:


與洪蘭談亞美尼亞

■ 曾韋禎


非常有影響力的洪蘭教授,大嘆國內的研究生、醫學院學生「連亞美尼亞在哪
都不知道,嚴重缺乏歷史、地理常識,而且沒有國際觀」。讓她既是焦慮,又
是沉痛,進而痛批教育政策過於封閉,應該開放各國人才都來台灣念書。洪教
授這樣的推論,實在是缺乏邏輯!


美國夠開放了吧!可是美國學生的地理常識有因此更加豐富嗎?第一次波灣戰
爭,許多美國人連伊拉克在哪都不知道;之前美國總統小布希接見英國歌手夏
綠蒂時,還把威爾斯當成一座城市,小布希可是耶魯大學的!


洪蘭在其演講「新科技帶來的新知識」中提及:「我十八歲讀北一女的時候,
心比天還高,認為沒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亞歷山大曾說過:『我來,我見,
我征服!』」凱撒說的這句Veni, vidi, vici! 流傳二千餘年,什麼時候被亞
歷山大說走了?這樣算不算「缺乏歷史、地理常識,而且沒有國際觀」?


洪蘭在其著作《講理就好》提及「莫札特和舒伯特是差不多同一時期(莫札特
1756-1791,舒伯特1797-1828),作品風格都很相似,當學生聽莫札特有效應
,聽舒伯特沒有效應時,我們就應該對它存疑了。」一個是古典樂派,一個是
浪漫樂派,曲風迥異,怎麼會產生相同的效應?


當洪蘭動不動就批評台灣的學生如何、台灣的教育如何、台灣的政府如何之前
,是不是該先仔細審視一下自己「認知基礎」?


(作者為台師大歷史系研究生)


■ 張家偉


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標題為「國立醫科生:亞美尼亞在哪?」的新聞,提
到陽明大學教授洪蘭認為台灣頂尖大學醫學院或工學院的學生,專業知識都不
差,卻很缺乏歷史、地理常識,而且沒有國際觀。


不客氣地說,亞美尼亞在哪,很重要嗎?問問看美國境內的大學生,Taiwan在
哪?ROC跟PRC有何差別?我相信六十%以上的美國學生說不出來。


洪蘭女士沉重地說:台灣經常「自己關起門來當皇帝」,不知道自己的水準在
哪裡,台灣學生進了美國名校,在課堂上也無法侃侃而談,表達自己。請問:
「關門當皇帝」的根據、數據又是在哪裡?


不是說知道某某小國如何如何,就是有國際觀;醫科學生只因為這種小問題,
就被歸類成沒有競爭力,未免太好笑了!我寧願醫科學生把醫學本科的知識都
學好,終究濟世救人才是醫科學生的「本業」吧!


(作者為非醫科大學畢業生,現任海巡下士班長)


------------------------------------------------------------------------

有國際觀的人,「可能」會知道亞美尼亞在哪裡。(還只是可能而已)
不知道亞美尼亞在哪裡的人,並非就是沒有國際觀。

很簡單的邏輯吧

所以這位同學,以及這位弟兄,輕易的就把洪蘭教授給電掉了。


從以前到現在,比如說在大學時,身邊就經常會有這種裝老的人,老愛大嘆些
有的沒的,發些今不如昔之感,我覺得,以學生時代來講,基本上五歲之內都
不會有太大的精神層面上的差距,甚至有的年長五歲以上的人,其實心智幼稚
的很;反之,有些人雖然小自己五歲以上,對事情的看法卻令人相當折服。至
於進入社會之後,,我認為大概十歲以內都可以算是同一層精神年齡之內。


所以,明明年紀只比自己大一點,卻喜歡以長者口吻發表議論的人,我總覺得
,其實是因為自己的心靈跟不上時代,而只好回過頭向年紀較輕者,講些大道
理,來撫平自己的自卑吧。


同理,那些老愛喊說今天的年輕人是草莓族,說他們抗壓性差,說他們怎樣怎
樣的人,我覺得,其實是因為看到自己的日漸衰老,被迫逐漸從社會的舞台中
心退去,而產生的焦慮吧。這些「草莓族」真的會去理這些人嗎?我覺得不會
,會跟著附和著「對啊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抗壓性越來越差了唷」的人,多半是
些跟講者同類的人。這些位居M型的左邊的人,目前仍是佔據發言台的族群,
不過,過一段時間之後,等到現在的「草莓族」長大成為中堅份子之後,這些
人更老了,更被迫淡出舞台了,屆時,誰還會記得他們的話?


翻開歷史,反對改革,力求保守的力量總是存在的,也往往在時間的檢驗下,
被掃進歷史的餘燼中。


08/01/2007 Milstein




隨機文章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