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進料雖然不是每天有進需要量測的外沖內折或完成品,但是每兩天一次爆量也夠嗆。就光是要量測的東西,就有各種奇形怪狀。有長得像手的板件,也有像麻花的圖案板件、有像衝鋒槍外形的鎖附支架,也有類似打掃用具的機架台因應不同的加工半成品或成品進料,而採取的各種包裝,小有如隨身碟的尺寸的包裝,不是用橡皮筋綁起來,再放入紙箱,就是直接用小型夾鏈袋裝起再裝箱。再來是大小跟鉛筆盒類似的鐵板下料件,也是直接裝箱。

      而我所講的外沖內折件,就是鐵板利用雷射切割成各種需要的外形,而裏面有各種大大小小的孔,以便將來廠內利用折床成型。就好像我們小時侯的剪貼一樣,將紙 用剪刀剪出外形及孔,只不過雷射切割是用於金屬上,而折床加工是利用機器強迫折出所需的形狀成品,就好像小時侯的折紙一樣。而它們的包裝方式又因形狀及大 小而不同。基本上外沖內折件,只是形狀改變的鐵板,側面來看只是1mm3mm之間的厚度,只適合堆疊方式,就好比一層層剪成心型的紙張,它要整理時一層層疊起來一樣。如果它要運輸就要放在棧板堆疊上,再打包帶固定在棧板上或直接用保鮮膜包覆在棧板上。

    再來一些折好的成品,如是像是長型的就必須以野戰包法,小的長型直接用塑膠袋裝起來,多層纏繞,然後用膠帶封住。大的長型就要用各種紙板隨機包裹,用膠帶 來無縫接軌,只為防止運輸的碰撞。另外像是門板狀的完成品,就要用十字包法,打橫打直多層的包裹,就要看東西的狀態而定了。

     而廠商要交貨時,不管是外沖內折件或長型、門型……各 種料件,都一定要放在放棧板上。這時你就會看到各種大大小小不同的箱子,各種不同形狀大小的成品或半成品,好幾個棧板,堆著跟山一樣高,感覺真是無言的山 丘,好像要把自己埋了。在所有進來的部品的明細,我們叫做進貨憑證單,印出來且找齊圖面後。一開始我會不知從何下手。因為一個棧板就可能有10幾 種東西,我到底是用圖面去找東西,還是用東西去找圖面,作這個工作感覺好像要翻山越嶺一樣,到處翻來覆去,才找到了東西檢驗。因為東西驗完後,又要找一個 棧板重新堆疊放置而移來移去,而移動的結果。常常會搞混,有檢查及未檢查的,迷失在進料裏,宛如一座小小的迷宮,而走不出去。

    而這堆東西我檢驗完畢之後,基本上我是印象深刻,因為東西找得辛苦,又要自己動手搬,尺寸規格又多,又要因應東西的大小形狀,找尋暫時的工作平台,不然蹲 在工件堆中,反而會更累。且棧板與棧板間沒有空隙,要走也不好走,好不容易挪出一條羊腸小徑,可讓自己進行作業,但感覺上還是綁手綁腳的。無奈這是我的戰場,我只有孤軍奮戰,因為沒有人會介入這場戰爭。
    一場戰役結束,我的工作卻還沒有結束。因為總是有一些同事來打擾我。就 因為我之前對這批料件有檢驗過,有一定的印象。所有不管是採購的、現場的每個都來問我為什麼這東西怎麼找不到,我有時很火大,我又不是廠長,什麼都來問我, 而且常常東西已經進料了一兩個月了,還跑來問我我有沒有印象,天啊我又不是記憶傳承人,這種千軍萬馬的記憶裂痕,我早就忘了。
    因為我說不知道,等於找東西的責任又打回給倉庫,而倉庫的小戴只好跟資材課長回報找不到,結果課長一出馬就找到了。讓課長很火大,為什麼你們製造課東西老是找不到,結果製造課長反嗆說,倉庫是你們在管,當然是找你們拿,那有我們自己去找的道理,雙方爭吵不休,還勞動經理來進行調解。沒想到找東西,居然也是吵架的導火線,只不過找我找東西,對我而言僅是幫忙性質,因為這是製造與資材間供料的責任歸屬問題,所以我常常看到這種場景。只因為我們的東西太多 了,場地又小,無法做多餘的空間規劃,東放西放,亂七八糟,每次又移來移去,簡直是移動迷宮。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