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副課跟東元,完完全全是不同性格的兩個人,一個拘謹過了頭,一板一眼。一個是常常嘻嘻哈哈,不拘小節的人。副課常說:一項一項來按步就班,最重要都要確實檢查,不能檢查的,也要去了解,一大堆單子的時侯, 還是要一筆筆的去消化 要分批丟單,不可累積一大疊?(這時我心裏很納悶,那我不是一直在品管與採購之間,跑來跑去那不很累嗎?) 而東元卻說:做事要講求方法,當你在列印時,你可以順便進行分類的動作,東西很多時,要抓重點,不用量的就當作合格,讓單子先出去。不然東西那麼多,真的要量也量不完。(這點倒是滿實在的)。

     可是當兩人意見相左時,我不知道要聽誰的,偏偏東元有一點不甩副課,且副課感覺駕馭不住東元。副課在我面前,就說東元太散漫,而東元有時也會講副課很會推責任。身為菜鳥的我,不便表示什麼,因為我不想捲入這場人事鬥爭。 但是我終究是副課同一間辦公室,我只得聽從副課的指示,從事一板一眼的作業流程。所幸他還會教導我一些進料的檢驗規範,比起以前在江申的長官好得太多了。 因為他們算是我是否能夠在工廠能否生存下來的領航者,目前在我的人生中,算是貴人,偶爾也是小人。因為工廠裏也是一種飢餓遊戲,唯也活下來的才不致失業, 喝西北風。



隨機文章

×
網友回饋 回應:0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