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自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台灣割讓予日本的五十年中,本島建築至此邁入了非常多樣的發展。在式樣發展上有著西式、閩南式和傳統日式建築等系統並存;技術上,鋼筋與混泥土的廣泛使用,也取代了以木架構為主軸的傳統中式建築;而在思潮上,西方近代建築上的革命思想也從此時期由日本人引進至台灣,這也是台灣近代建築發展與西化接軌上的濫觴。在世界歷史的源由中,這期間也剛好是近代史中最為複雜的一段時期,在西方工業革命與藝術思潮下的重大變動,也間接影響此階段的建築風格,在初期剛開始毫無選擇的仿傚,到後來台灣本身文化的自省與調適,最後成為自身文化的一環,這也為與日本本土此時建築最大的分野。日本據台的五十年中,台灣社會也有著劇烈的變動,因為日人為了達成統治上的目的,分別也各種政治與軍事手段改變台灣的傳統樣貌,從初期的武力征服到內地延長政策,以至最後的皇民化運動及太平洋戰的影響,這些也涵蓋五十年中建築的發展,我們不難看出社會文化背景所反映在此時期建築上的變化,以輔圖片、探究根源,藉此探索出日治時期建築之式樣與源由。


一‧日治時期建築的主要特色

日人據台後,馬上有計劃的展開殖民建設,但有關日人治台之功過今日雖有不同的角度與看法,然而拋開被殖民者之心態檢視,日人對加速台灣之現代化確時有不可抹滅之功績,而建築物於此時期的現代化特色,整理後歸類如下:

1.兩大系統:日治時期的台灣建築,可區分為兩個重要的系統,第一是由西方人所主導的,如教會、領事館、學校及洋行等;第二為日人所移植的西方式樣建築。由西方人所主導的建築數量較少,但有較統一的元素及風格;後者由日人五十年的統治之下,跟隨西方之流派及本身日本的傳統建築風格,而較有多種樣貌與形式。但這些作品與日本本土上同時期建築相較,反而多了幾分殖民主義心態的氣焰,如台灣總督府﹝今總統府﹞所設之中央高塔,在早期設計者之設計圖中所見之有六層,之後卻增至九層,此舉無非是想展示日人在統治上的權威。

2.營造與設計的分開實行:在早期台灣傳統的建築設計與施工通常是不分家的,而日治建築則是以西方營造之方法,由專業訓練出的設計師來負責設計,施工則由另外的技師與地方政府的營繕課所實行,日治時期的官屬建築通常都案此法所築。而民間的私人建物則由本地人及工匠參與,所以常出現融合閩南方味的有趣作品。

3.新式材料的產生:由日人引進之西方新式建材的影響,也使此時期建築之質感更為豐富,如洗石子、RC構造﹝鋼筋混泥土﹞、面磚、鋼鐵等…。

4.新的建築法規與都市計劃的實施:日人初來時即制定許多新的建築法規,如亭仔腳﹝騎樓﹞的寬度與高度等…而此時所制定的尺寸,也則延用至今。而此為極具熱帶地區風土樣式的建築特色,以前日人據台時,日人還因為台灣這樣的特色,而大肆地研究了一番,甚至推廣。都市計劃方面則制定了市區改正的規範,是由日人認為傳統中式街屋環境衛生不甚理想,為了預防傳染病之流行等理由而大肆改建,許多清代著名之建築,也大多毀於此時。


二‧日治時期建築風貌及式樣

日治時期的建築風貌及式樣,在這五十年中有著非常多樣的發展,從早期日人初來的實驗性建築到後期宣揚帝國主義風格的作品,都代表了每個時期所流行的式樣及社會文化思潮上的反映。而從中整理共有以下六種較普遍可見的建築風格。

1.洋樓建築:此種建築形式又被稱為殖民地式樣,流行於東南亞的歐洲殖民地,施建者多為西方人。外部有寬廣的長廊做為休閒活動的空間是為其特色,此方法可減少室內得日曬,以適應殖民地炎熱的氣候,此風格出現較早,在東南亞的新加坡及印尼等地也可見到,在金門及廈門等大陸沿海等地之洋樓也屬此種風格。此風格之代表建築為第一期(1900年)的台北火車站。

2.日式和風建築:日治初期由日人所引進台灣的日本傳統式樣,總共有木結構與水泥仿木結構兩種。此風格系於漢文化系統的一支,但亦有其獨特之處,如日式黑瓦、不施彩繪、斗栱較為壯碩及屋脊較為平直等,整體顯得簡潔肅穆。此形式之建物多為日本神社、寺院、武德殿等,在後期日本軍國主義興盛時期盛為流行。代表建築為桃園神社。

3.和式與洋式混合建築:此式樣是在和風的基礎上,融入西方建築的特色,如壁面使用雨淋板和西式木屋架,地面則不使用日式傳統架高的榻榻米及木地板,但屋頂仍保留黑瓦或以簡化後之斗栱做裝飾。因結構簡化施工較快,在各個時期皆有採用。此風格較常出現於火車站及小型公共建築,如早期萬華及桃園火車站皆為代表。

4.式樣建築:式樣建築多出現於1920年代以前,主要模仿十九世紀歐美流行的文藝復興風格,其根源於歐洲長期發展的建築歷史,總體而論,典雅的氛圍及巴洛克的華麗裝飾為共同之特色。日據初期,許多接受西方建築訓練的設計師就把此種風格移植至台灣,且多為官署廳舍所採用,而很快的連民間的匠師也刻意仿傚,將其容入私人建物之中(如三峽及大溪老街則融入了閩南式建築的風格)。所以台灣的式樣建築受到殖民背景及地域的影響,反而較不純粹。此時期從建築外觀中較易辨別的風格共分五大類,古典風格、英國維多利亞式風格、法國曼薩爾式風格、仿歌德式風格、巴洛克式風格及異樣風格。而依上述風格排序所代表的建築分別為:國立台灣博物館、總統府、台中市政府、淡水長老教會、迪化街中段之街屋及台北土地銀行。

5.折衷主義建築:此類型指的是進入初期現代主義建築的過渡形式。西方的現代主義在此時也影響了當時的設計師,但是他們對早期古典主義式樣的風格仍有著一定的眷戀,所以從此風格之建築物中還可發覺一些古典風格的對稱形式、簡化的裝飾元素和帶有古典磚石美感的面磚等;而水平簡潔的設計及現代感,折衷的存在於此時期的建築中。此風格之代表為台北中山堂及台南火車站。

6.現代主義建築:1920年成熟於西方的現代主義建築思想,至三0年代後期也影響了台灣,其主要的觀念為反應新一代的精神、擺脫古典式樣矯飾的束縛、實用功能重於外觀形式,並積極採用新式建材,此風格又稱「國際式樣」。這些建築多半以官方建築為主,但民間也有些經濟條件較佳,能接受新觀念的知識份子所熱衷採用。其建築代表為高橋氏宅及行政院。

7.帝冠式建築:於1940年前後適逢二次大戰,日本軍國主義高漲,接連建築也受到重大影響,除了傳統日式風格的神社、武德殿大量增加外,到了大戰末期,更出現了有著濃厚東方味的帝冠式建築。此風格特色是在折衷式樣建築之屋身增設東方式的瓦帽,充滿著軍國主義的威權與氣燄。不過此建築以官方興建為主,並無影響民間。此時期以高雄火車站和高雄舊市府為代表。


三‧日治初期建築源由與舉例概觀﹝1895-1907年﹞

在日據以前,構成台灣社會的領導階層乃是由農村的士紳及民間的商賈結合而成,這股力量在割台時瓦解,所以日人在台灣的施政初期多得不到民間力量的支持,並經常有武裝抗日之活動,而日人為確保政權之穩固,最先在各地設立軍政部門。另一方面,有感於日人初來時水土不服,此時期也偏重了醫療院所的設置。當第一任總督樺山資紀宣佈始政之後也即刻進行日本語文之推展,其先在台北大稻埕設立學務部,後移往芝山巖,而上述即為初期日人所首重之建設。
當時日本因1868年明治維新改革的成功,擠身列強之林,而建築設計方面也全盤吸取西方經驗,所以在得到台灣後,這批接受西方思潮洗禮的建築師也將歐式風格引進台灣。從1895至1911年最初的這幾年中,官署建物多出自於他們的手筆,但因為是毫無選擇的移植及複製,所以除了西方人的殖民風格建築,日人所引進的傳統及洋式建築幾乎談不上與台灣本島有所配合,而遭受白蟻與颱風侵害甚為嚴重,爾後隨著大量的駐軍與移民,建築物也隨之增加,但此情形也不曾改善,日人也坦承為建築物的失敗時期,也為實驗時期。這時總督府方面即展開檢討,並於此時期的之後提出不少研究報告,期間也制定了磚的規格,而此規格的制定對台灣的建築發展而言為重要的改革,新的規格稱為機器磚,長、寬、高之比例為23:11:6,磚面印有S型印或網面凹紋,有些則留著水泥漿孔,而新的機器磚漸漸的取代了舊有的閩南紅磚,這也預告了紅磚建築的全盛期。
此期建築之代表為總督官邸(今台北賓館),日據初年的臨時官邸設於清末建物西學堂,到第四任總督時才建於東門內,並於1901年竣工。此建築風格為法國曼薩爾式,後來因屋頂部份遭白蟻侵蝕嚴重,所以於1912至1913年間做了重大的整修,主體結構並未改變,只是式樣修改的更為華麗,為今日所見之樣貌。在這段期間內,因統治之初,所以基礎設施不甚完整,所以這個時期建物之材料均運自日本本土,爾後也發現松木最忌白蟻,且風災多,使得這段期間建築壽命甚為短促。如上述總督官邸、第一期台北車站及許多醫院學校都有大幅改建之紀錄。蓋此時期之建築,多為實驗及應急之用,且較無統一之式樣。

四‧日治中期建築源由與舉例概觀﹝1907-1935年﹞

關於日治中期的文化背景,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及民政官後藤新平八年的任內,開始有計劃的建設,包括鐵路與基隆港的完成、公佈台灣地籍規劃、實施丈量、舊市區的整建計劃及地下水道的開通。同時政策方面逐步驅逐外商勢力,完成殖民地經濟建設初步階段,爾後繼任總督則因一次大戰結束,產業蓬勃,順勢帶動台灣經濟,因此奠定了台灣自給自足的經濟基礎。另外日本本土文化及政治亦見進步,文治勢力才逐漸抬頭,此時台灣才有文官總督的出現,取代了初期高壓軍政的統治手段,而採行較懷柔之政策。此時第一任文官總督田健治郎亦提倡內地延長政策,將台灣正式納入日本領土,是為第五大島,也於1920年改正地方官制,廢除原設之十廳,改制為五州(臺北、新竹、臺中、臺南及高雄)二廳(花蓮港、臺東),州下分市、郡。郡下分街、莊。廳下設街、區。同時大事更改原有地名,使之日本化,如打狗改高雄、打貓改民雄、阿猴改屏東、牛罵頭改清水、大嵙崁改大溪、鍚口改松山、葫蘆墩改豐原等,此舉也將日人治台的政權穩固性調至最高。
日人在台灣此階段的統治政權大抵穩固,建築方面也受到初期來台時失敗的教訓,而有了非常大規模的修正與檢討,從此階段早期結構上紅磚的廣泛使用,到後期鋼筋混泥土的普及,都說明日人對建築施工上有著嚴謹的態度。這段期間,如廳舍、公共、學校、醫院、商店、住宅等建築都於此期間完成,而此階段的作品可以觀察到古典式樣的風格,以及折衷主義風格兩者謂為主流,而古典式樣方面又有兩大系統為主要走向,一為歐系,其二為異樣風格。而歐系又分古典風格、英國維多利亞風格、法國曼薩爾風格、仿歌德風格、巴洛克式風格。
在古典風格建築方面,國立台灣博物館為此時期的代表作。1905年為表彰前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及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之功績而發起建造的。這座宏偉的建物是拆除清代天后宮,利用其址所築,其興工於1913年,採取多立克柱式的廊柱,正面入口有碩大的山牆,中央蓋以圓頂,內部甚為精緻講究,許多建材都由歐洲進口,與維多利亞風格的總統府比較起來反而散發著理性的美感,線條明暢簡潔,是一座非常成功的建築。維多利亞風格之代表為總統府,完工於1919年,共耗費十年,當時號稱東亞最大建築物。其內部設計精良,華麗且嚴謹,仿英式維多利亞時期紅磚建築,牆面以白色橫紋飾帶,形成紅白相間的視覺效果;而立面裝飾著巴洛克風格之原素,也深具浪漫的特質。現今我們較常見到的此時期日據建築多屬此類,如台大醫院舊館、公賣局及監察院,這顯示出此風格在這段時間受到歡迎。法國曼薩爾式也為較常見的一種,其代表為台中市政府,此類型的特色為法國建築師曼薩爾氏發明的上緩下陡之兩折式屋頂,而屋頂所佔的比例較大,配上老虎窗等裝飾則特別的搶眼。仿哥德風格以淡水長老教會為典範,其採用中世紀哥德式風格的簡化原素,特別是向上延伸的尖形構造與細部裝飾,謂為搶眼,此風格較常出現於教堂建築。
總體而論的上述四種式樣,為此時期較流行的建築形式。而另一個特殊的的系統為異樣風格,此式樣不依歸於任何流派,但還是以古典式樣作為基礎,此種建築形式與細節表現上,大量的運用中東、埃及、中南美及拜占庭等地區的建築原素,而展現有別於西方系統的趣味而自成一格,其中最佳的例子為台北及台南的土地銀行,這是歐系古典式樣建築在台灣發揮到極至後出現的新風格。這兩棟銀行主要是採取南美、埃及甚至日本傳統的裝飾原素為基調,如南美向內束縮的女兒牆、埃及風味的列柱、壁面仿石砌之效果,皆可看出其特殊之趣味。
在此時期的中期,約1920年左右,古典式樣的風格漸漸的式微,起因源自西方現代主義的建築形式被一些觀念較開放的設計師引進至台灣,而人們也對古典式樣之建築也慢慢的深感倦怠,而急於接受此新式樣。而本時期折衷建築所採用的是深色面磚,皆使用北投窯場出產的貼面磚,面磚的之質地與規格都與真的紅磚相仿。然而現代建築剛起步時,人們尚不能接受裸露之混泥土,而以洗石子仿石、以面磚仿磚(磚本身為已成為一種模距,視覺上的公分母)作為過渡時期的障眼法。而1926年重建的台北郵局、臺灣大學均是此時期之代表。而今所見之台北郵局,原為三層,國民政府來台時又增蓋第四層。其古典式樣的風格依舊濃厚,但立面裝飾因簡化之後更顯簡潔明朗。而連續拱圈開口、簡化山牆、為台灣大學文學院及舊圖書館之特色。本期也為折衷主義也為在台灣發展之初期。


五‧日治後期建築源由與概觀﹝1935-1945年﹞

918事變後,日本軍閥得權,軍國主義抬頭,台灣的總督因而再度由軍人擔任,期間並積極推動「皇民化運動」,鼓勵台灣人從日本姓及學習日本生活習慣與文化,並藉口以移風易俗之名,禁拜道教,希望將台灣之風俗徹底改變。此階段也為台灣傳統建築的浩劫,許多大量的廟宇遭到破壞及拆除的命運,尤其新竹一帶廟宇被毀數量竟達180座以上,著名的台南大天后宮亦被不肖份子勾結日人加以拍賣,但幸以台大教授宮本延人搶救才免於浩劫。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各類物資短缺,即所謂「非常時期」,許多官署建築之營建都暫告停頓。於此時,台灣建築即亮起紅燈。雖說物資缺乏,但高雄州廳及澎湖州聽卻也勉強完成。而此時期建築風格之主流,為「帝冠式」建築。其特色是於鋼筋混泥土之建物上加戴一層傳統日式瓦帽,但為了表現木結構建築特有之精神,而刻意以水泥去仿傚木材的紋理,圓柱及曲面之線角亦是特色。由上述綜合成一種具有特殊、誇大的古典情調之折衷式建築。而至今仍在使用之高雄火車站與90年代初期興建之台北火車站相較之下,兩者都為仿傳統瓦帽式之建築,但前者之視覺輕巧、比例適當;後者則顯笨重、比例畸形,且仿枓拱之部份甚為敗筆,讓人深覺日人對建築形式之態度,考究嚴謹。本時期也因軍國主義之興盛,全台各地相繼建築傳統日式神社、武德殿。蓋此時期官方建築,皆為軍國思想統治下之產物。相較於官署建築所表現的虛無,民間一些知識份子則熱衷於接受現代建築所強調的實用性與簡約。而不同於中期折衷建築所呈現的過度保守,此時期較為年輕的地方設計師,將其創意發揮,形式表現非常的自由大膽,有的可直追西方前衛的水準了。混泥土的塑性特點給這些年輕設計師有放任之表現,而再由雜誌之刊載,一種機能性的表現主義在此時甚盛為風行。日本人稱為分離派建築,在台灣並不多見,在後期則受到軍方思想壓制,後來也無疾而終了,這是個人思潮下的建築運動。在台灣現代建築之代表為台南鐵路醫院及高橋氏宅(拆於1973年)。高橋氏宅靈感來自四週環境,因為於河邊,所以使用船形做建築架構,以小圓窗列做為裝飾;半圓柱體為船頭象徵,此手法為La Corbusier在1920年提出。在此建築整體造型,方式類似荷蘭風格派,立面中水平線條的強調與弧線的使用又像德國表現主義,符合歐洲30年代之建築風格;而此建築豐富的造型原素,與活潑的美感,並不亞於當時歐洲之前衛建築。


結論

回顧日本統治台灣這50年中的建築,雖多為日本人移殖之作品,但這些作品都網羅了文藝復興建築以來的重要風格,這對身處於東亞的台灣,是非常深刻且珍貴的經驗。1923年,日本發生關東大地震,許多當時所建的華麗磚造式建築,都經不起考驗,緊接著二次大戰對日本本土所造成的破壞,許多著名的建築都毀於此時。直至今日,許多研究日本近代建築的學者,都不可避免的來到台灣進行考察,雖然它是移殖的,而非從鄉土所孕育出來的建築,但它卻屬於那個時代的記憶與歷史,這是接受日治建築所應有的態度,更何況它帶給後人一個比較與反省的機會。雖說其功過至今難有論斷,如形式風格上的引進是有所爭議的,但技術的傳承、建築法規的確立,都給予今日台灣有一定的貢獻。
在今日經濟掛帥之台灣,許多歷史建築正面臨拆除、改建之荼毒。如近日報章媒體所載道以列入歷史遺蹟之青田街日式宿舍群,也在短視近利之人仕下,而遭刻意破壞、毀損一棟,而日式宿舍群已在日本無法見到,日本學者稱能在台灣多處地方能保留下來,誠屬奇蹟。此事也應證文化教育之失敗;經濟掛帥之後果,所帶來挽不回的劫難,此為相關單位所需重視之課題。在我們熱切擁抱如101等超高摩天樓,及許多購物中心之際,我想許多關於台灣文化、歷史、人文的資產,是更能展現一個地區的文化性格。就以眷村為例,眷村乃為近代罕見之大批移民的文化見證,姑且不論其藝術價值,但它所代表的歷史意義,也卻是不容抹滅的。「歷史建築」及「文化資產」此為我們應該反省及好好正視的一環,以謀求台灣文化的接續發展。


參考書目

1.李乾朗,台灣建築史 雄獅圖書 1997
2.李乾朗,台灣近代建築 雄獅圖書 1980
3.李乾朗‧林怡萍,古蹟入門 遠流出版 2000
4.沈祉杏,日治時期台灣住宅發展 田園城市出版 2002
5.藤島亥治郎,台灣的建築 臺原出版社 1993
6.王詩琅,日本殖民地體制下的台灣  眾文圖書 1997
7.鄭樑生,日本通史 明文書局 1995
8.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台灣史 眾文圖書 1996
9.李長俊,西洋美術史綱要 雄獅圖書 1977




下一篇: x


隨機文章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