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時光機回到了五○年代的海山磚仔窯的某一天…

約莫六、七歲的小魚兒打著赤腳走在石礫路上,亦步亦趨地跟在母親背後,

母親手裡拿著雲林舅舅寄來的一封信,要去請柑仔店阿祿伯的弟弟幫忙看。

住在海山磚仔窯這一帶的工人絕大部分都是文盲,阿祿伯的弟弟是讀書人,

很多人都會去請他幫忙寫信、看信。

 

這一次的記憶在我的心裡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痕,離鄉背景來到異地謀生,

家書是最大的安慰,卻礙於不識字,必須請別人幫忙才能知道親人捎來什麼

樣的信息。唸信是無償的,這點對我們非常重要,所以也讓我們非常的感恩。

後來我國中畢業到工廠上班後,就經常主動的幫工廠裡的歐巴桑寫信、唸信、

回信給她在軍中服役的兒子。歐巴桑總是用帶著感恩的眼神回餽我,就好像

當年我們對阿祿伯弟弟的那種欽佩、敬重的態度一樣。

 

記得這一天天氣非常晴朗,但不記得母親為什麼沒去上工。不知小魚兒是邊走

邊玩還是東張西望,突然一聲「唉喲~」不知是踢到什麼或是被什麼東西絆著,隨著那一聲「唉喲~」的同時,小魚兒已經摔了個狗吃屎。母親聽到叫聲回頭一望,提高嗓音問道,是按nwa

可能是因為害怕挨罵,小魚兒竟然沒哭,但這不是沒哭的主要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在小魚兒趴下的正前方有一個圓形的物體吸引住小魚兒的目光,那圓形體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光芒四射有些刺眼,但一點都不礙事,小魚兒喜孜孜地望著它,雖然尚未入學不識字,但是眼前這玩意兒小魚兒卻認識,且知道能拿它來換糖吃。金柑仔糖壹角會塞買幾粒,貳角會塞買幾粒,心裡一邊盤算著,一邊幻想著口裡吸吮著棒棒糖的美好滋味~滿足的影像已然浮現在眼前…

 

那時候我們最常見的新台幣面額是壹角和貳角,兩者都是鋁幣,正面是國父的側頭像,背面是臺灣省的圖像和字樣,貳角略大於壹角。當時小魚兒撿到的是貳角。


 

「阿母,阿母,你看,我撿到錢ㄚ,是貳角ね。」小魚兒得意洋洋的將那枚硬幣交到母親手裡。沒留意母親接到那貳角時嘴角是否上揚,也忘了母親的反應是什麼?只是很清楚的記得,因為心裡惦記著那枚硬幣,擔心媽媽拿它來當加菜金,所以也顧不得手、腳剛被石子磨破的地方還在流血,緊追在母親背後,口裡不停的嚷著:「阿母、阿母,那貳角是我拾得的,我麥買膨餅,麥買膨餅哦~」,一邊吞著口水一邊叫嚷著:「阿母,艾買膨餅哦~」阿母,阿母,我麥買膨餅…

 

後記:

此故事緣於日前Crystal問我,五○年代使用的幣值是多少?才將這段已經封存在記憶最底層的往事掘起…

 

為什麼心裡想著棒棒糖,口裡卻說要買膨餅呢?因為棒棒糖比較便宜,偶而有得吃,但是膨餅(正面鼓起的圓形餅,上頭撒著砂糖)平時絕對吃不到。

 

至於後來母親如何處理那枚貳角硬幣,小魚兒有沒有如願以償的吃到膨餅,記憶裡已搜尋不著。但如今想起那段艱辛的日子,想起母親一人帶著五個小蘿蔔頭,天未光就出門,直到月兒高掛天空才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家,回到家還得先將睡得東倒西歪的孩子一個個抱上床,才能清理自己。母親是如何咬牙渡過的呢?既心疼又不捨。每當小魚兒坐在門檻上等著未歸的媽媽時,望著天上的月亮,心裡總是想著,我一定要趕快長大幫忙賺錢來減輕母親的負擔。

上一篇:不要讓自己的心染塵 下一篇: 《溫暖別人,也溫暖自己》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