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手機裡台巴子吳憶樺跟記者喇雞的新聞,

我彷彿聽到了兩條舌頭叭滋叭滋的口水攪拌聲,

以及廣告裡必勝客的熱騰騰起司拉絲畫面~~

這聲音與畫面讓我聯想到2011年的時候幫作家吳億偉(看清楚,不是吳憶樺喔!)的文章畫了張圖,文章題目叫『鼻音』,

當時看到文章的第一時間我就直接罵幹了,

林老師咧鼻音是要怎樣畫!!

你們這些搞文字的光會寫,都沒有替我們這些窮畫畫的著想!

口哨打嗝甚至響屁這些實體音都不難表現,

但鼻音根本不是音呀!!

那就像是一種氣口,一種腔調,一種有故事有來由的特殊頻率呀!!怎麼畫?


當然,有錢能使鬼推磨,最後我還是在有限的時間內交差了

自認畫得不甚理想,但與文字的意涵搭配雖不中亦不遠矣,

結論就是,

鼻音,真的比舌頭的口水攪拌音要難表現多了!!

上一篇:第三百一十一發---幫幫他,讓他趕快回家! 下一篇: 第三百一十三發---馬戲


隨機文章


調整文字大小

使用最舒適的文字尺寸瀏覽文章內容

我知道了 繼續 
X
  • 歡迎來到隨意窩Xuite

    開啟選單瀏覽服務或以關鍵字搜尋。

     
  • 瀏覽更多精彩內容

    切換至格主其他頻道或直接搜尋。

     
  • 快速便利分享工具

    提供多種分享方式傳遞內容資訊。

     
  • 更多推薦APP

    隨意遊與隨食記app僅支援ios裝置。